-

“此類人要行義,可作人證、或悄然留物證,或迅速擇一安全報官,之後的事情他也許管不了,但這亦是行義。”

“墨家倡導的兼愛和行義,並非是讓你們碰到需要施愛的人,哪怕自己身無分文也得施,也並非是讓你們碰到不義的人哪怕拚了小命也得把他誅殺!”

“這不是墨家對普通百姓的要求,讓我生氣的是一些顛倒黑白的受害者,以及那些麵對不義袖手旁觀,什麼都未做之人。”

唉……

聽到這裡,江逸才更加理解什麼叫做聖人之學,想的東西竟然如此全麵和通透。

觀眾們也發現,自己對墨家思想似乎一直陷入了一個誤區。

他們之前一直以為兼愛就是必須施愛,行義就是有義必行。

可從墨子現在的回答來看,無論是施愛還是行義,都應該量力而行。

現在想想可不是嘛!

墨家需要動武時,用的訓練有素的墨俠!

需要動嘴時,用的是能言善辯的墨辯!

無論是動用哪種手段,派出去的人那都是有點手段在身上的!

可現代世界是什麼情況?

一是學武的人少之又少,二也不是人人都服兵役,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都是生活在和平中的老百姓。

他們上有老,下有小,哪怕一天不工作,家裡本就微薄的收入就會大打折扣,給一整個家都帶來極大的負擔。

他們要施愛和行義,豈能不量力而行?

許多觀眾之前一直覺得,墨家思想不適合現代社會,但現在看來,這不過是自己瞭解的太過膚淺罷了。

聖人墨翟,諸子百家之墨家,都或多或少地為百姓拚過命。

可他們,從要求老百姓也要捨命啊!

想到這裡,一些觀眾再看向墨子時,眼神中的敬意更甚。

這纔是墨翟,這纔是真正的墨家!

就在這時,墨子嚥了口唾沫,似乎是有些口渴了。

江逸心念一動,一扇夠他手伸進去的小時空門出現。

他一手伸出,跨越古今給老祖宗拿了杯綠茶,並貼心地幫他打開瓶蓋。

觀眾們看得一愣一愣的,心想這居然也行?

這要是真是某種特殊能力的話,怕是都被江神給玩出花了吧!

“先祖請喝。”江逸雙手遞出瓶子。

墨子睜大眼睛仔細瞅了一眼,心道:這瓶子是如何製作的?

後世能有此特殊能力,是否也是因某種發明?

墨家應當細細研究……

他接過瓶子,喝了一口,發現味道對他來說怪怪的,好像有種說不出來的東西在裡麵。

“既然提到兼愛,那我便再將博愛和互愛之學,一併教與後世吧。”

墨子從江逸手裡要來瓶蓋,自己又給擰了上。

“晚輩,謹聽之。”江逸由衷回道。

“博愛指的是愛所有人,一視同仁地愛一切人。”

“這種愛不分你我,不分遠近,講究對所有人,都要一律同等愛護和幫助。”

“要想人與人之間少些爭端,非博愛之學不可。”

“試想,若一個人妄圖對他人試以拳腳時,能想到,那拳頭打在自己身上是否會痛?若捱打的是自己的子女或父母,自己會不會心如刀絞?”

“若一個人在處心積慮的設計他人時,能想到,若是自己被設計,是否會感到痛苦和憤怒?若是被設計的是自己的家人,會不會怒火三丈?”

“若是一個人對他人行不義時,從不去想這些,那往後將會發生他和他家人身上的一切,都是罪有應得。”

墨子微眯著眼,森冷的寒光閃爍,厲色道:

“一個人要是不尊重彆人的父母子女,彆人又怎麼可能尊重他的父母子女?”

“他讓一個家庭因為自己的殘暴受到莫名的苦難,那他的家庭為什麼就不能因為彆人師出有名的義戰付出代價?”

“他可以處心積慮的設計彆人,彆人為什麼就不能處心積慮的設計他?”

“因此,墨家提倡博愛,一個不尊重和愛護彆人的人,卻要求得到彆人的尊重和愛護,這何嘗不是強盜般的無恥行徑?”

“對付強盜,饒是我墨家也有誅字令,更何況是那芸芸眾生?!”

墨子一口氣說完,隨後不屑道:

“這也是我早年加入儒家,之後又棄儒而去的原因。”

“儒家重君權,講克己複禮,可禮樂之製是何等的複雜繁盛,勢必會涉及到諸多錢糧物的需求。”

“可作為享用禮樂主力的權貴們,幾乎不從事任何農產活動,那錢糧物等又從何來?”

江逸回道:“百姓。”

“冇錯,儒家不僅重禮,而且愛君更甚於愛百姓!”

“那些光鮮亮麗、盛大恢宏的禮樂儀式背後,哪一場不是由百姓的汗血鑄就?”

“多少權貴明麵上借祭祀先祖之名寧息戰事,實際上乾的卻是藉機斂財,禍害百姓之事!”

“禮樂,真得有利於百姓麼?百姓在意的是收成,和來年能不能有一口飽飯吃,他們哪裡來的心情去講究禮樂!”

墨子說著,內心像是憋著氣一般,說出了他曾經的疑惑:

“從那時起,我便懷疑那禮樂真的是治世良方嗎,還是隻是權貴魚肉百姓的藉口?”

“一場盛大禮樂耗費的錢糧,可以救助多少即將餓死的人?”

“一場禮樂下來,除去耗費了百姓上交國庫的大量錢糧,貴族得到了豐厚的油水之外,百姓究竟得到了什麼?”

“儒家思索治國之道,卻不兼愛於民,如此學術,我不屑為之!”

“非樂,節用,節葬或許還能為百姓,省下一些過冬的糧食,這纔是實打實的百姓所需!”

“禮樂不能讓百姓吃飽飯,但錢糧可以!”

話到此時,墨子長舒了口氣,呼吸聲中像是帶著無儘的壓力。

“雖說墨家隻到西漢就滅亡了,但我始終認為,要強民,必須以博愛之心!”

“國家愛百姓、百姓才能愛國家,一昧的講究禦民遲早會有民怨沸騰的一天!”

“是的,也正因此,後世之華夏,纔講究博愛。”

“哦?後世也講博愛?”墨子眼前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