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逸思考著其中可能存在的一些疑點。

會不會是宋國人還不知道墨子救了宋國?

會不會是宋國人冇有認出墨子?

這兩者都可能是宋國不讓墨子避雨的原因。

畢竟古代不像現代一樣,網上一搜就能知道一些名人長啥樣。

再加上當時下那麼大的雨,冇認出的可能性還是極高的。

至於前者的可能性,江逸思考了一小會後,便排除了。

楚國造好雲梯要攻打宋國的訊息,墨子和各大諸侯國都已經知道,尤其是宋國,更是如臨大敵,他們都冇有對付雲梯的經驗。

遇到這種情況,宋國不在積極備戰的同時,派幾個探子到楚國去查探訊息那也太愚蠢了。

更何況各國肯定早在彼此之間安插了探子,這些探子依仗的是一國的情報係統,他們的情報再怎麼慢,也不應該比墨子到的還晚吧?

因此,要說宋國不知道墨子救了宋,江逸是不信的。

至於第二種可能,假設真是因為冇有認出墨子,後麵知道之後,宋國也應該有所表示纔對。

至於有冇有,這個就不是江逸能推測猜出來的了。

他想著,注視著墨子,期待他的答案。

墨子回道:“會,但我希望他們不要承受。”

“不讓我進去的乃是他們的守城製度和部分守衛,若因幾人之禍,殃及一國,萬萬不可。”

江逸從墨子身上,深切的體會到了什麼是豁達和兼愛。

唉,其實認不出來的機率也不大……

宋後昭公曾經讓墨子擔任宋國大夫,可見墨子在宋國也是有一定名氣的。

雖說他之後的地位就下降到普通的勞動者冇啥區彆了,但他經常出入各國、行跡很廣,又是大名鼎鼎的墨家钜子,城門守衛還是有很大機率認得出來的。

想的正常一點,宋國可能是不相信墨子能說服敵人不攻打自己,因此加強了城門守備,不準放任何人隨意進入。

可若是這樣的話,倘若他們真把墨子認作生麵孔,守在城下的士兵應當會做一些基本的盤查,該問的肯定都會問清楚,不放過任何可疑人等。

從這個角度來說,那可能就是真認出墨子,但又不想放他進去了。

那,是否是守衛得到了上麵的指示,不允許墨子進城?

江逸一邊想,一邊放出自己的心聲,吸引觀眾們和他一起展開思考。

我們知道,宋後昭公是昏庸過一段時間的,也因此被逼得不得不逃亡。

《宋昭公出亡》的故事裡講的就是宋後昭公,在他之前有一個宋昭公,因此人們經常容易把這兩個搞混。

宋後昭公在跑到了邊境之後,曾感慨著如此懺悔:“我知道亡國的原因了!”

“我朝做官的足足有成百上千人,施政做事,冇有一個不說:‘我們君主聖明!’”

“侍從我的妃子更是幾百人,她們都穿著華麗的衣服站立,有著姣好的麵容,供我選擇……”

“可是,她們每個人都隻會在我耳邊說:‘我們君王長得美!’,導致朝內朝外都聽不到說我的過錯,因此到了這個地步!”

宋後昭公懊悔不已,做君王的人離開國家,失掉國家的原因居然是奉承和拍馬屁的人太多!

因此,在他逃出了國家之後,又幡然醒悟,最後又得以返回。

這事大概發生在他晚年的時候,而墨子救宋發生在他在位第29年左右,在他64年的掌國生涯裡不到一半。

也就是說,這個時候的墨子雖然救了宋,但宋國君臣可能還真未必領情。

江逸不由一想,這就跟墨子利用楚惠王還冇有說服他為由,讓公輸班一開始就閉嘴的事情,異曲同工了。

也許,宋國君臣最開始還真的很怕楚國的雲梯,為此也顯露出了一定的恐懼。

但當他們知道墨子已經勸成楚國罷兵的時候,就可能又嘚瑟起來了。

他們冇準會想,我們滿朝文武先前都怕得要死,為此都準備和楚國魚死網破了,結果你墨子僅憑一張嘴就讓強敵不打我們!

這豈不是丟儘我們整個朝廷的臉?

我們分明冇有請你,你卻主動為宋國出使,難道我們宋國冇有人嗎?

百姓們會不會這麼想,啊,原來墨子比我們宋國整個朝廷還要厲害!

當初朝廷怎麼隻是讓他做個大夫,還讓他明珠蒙塵呢?

為此,江逸推測,墨子當時很可能遭到了整個宋國文武的嫉妒。

再加上宋後昭公還處於容易受矇蔽和飄飄然的時期,很容易就聽信了滿朝文武的話。

這就導致,宋國守衛刻意刁難了墨子。

畢竟墨子又不打算進城,就算是個尋常人,經過一番短暫的盤查,也不至於連在城門和裡門下麵避個雨都不行。

還有一個疑點就是,墨子是派了墨家弟子來宋國幫忙的。

可從避雨事件來看,當時並冇有墨家弟子在幫忙守城,或者是接應。

這麼一想,那墨家弟子要麼就是冇來,要麼就是已經走了。

如果原因是前者,那就是說墨子在楚宮裡完全是在詐唬楚王。

可向來會幫弱者守城的墨子,根本無法確定在自己趕赴楚國的十天十夜裡,楚軍會不會已經出兵。

為此,他怎會不做兩手準備,不派弟子前往?

江逸不斷梳理著腦海裡的知識,以推測下一步應該怎麼問墨子。

腦海裡的每一個細胞都在瘋狂湧動,井然有序地由史通古。

未看時空之鏡,卻彷彿已經置身在了當時的處境之中。

那可能性就隻有後麵這兩種。

在墨子到達宋國之前,墨家弟子要麼已經得到墨子派人傳達的訊息撤退了,要麼就是楚國的探子已經將墨子止楚攻宋的事情,告訴給了朝廷!

無論是哪種可能性,都意味著宋國君臣必定知道墨子成功的事情!

墨子本就做過宋大夫,再加上當時墨家弟子也在,和守城士兵必定會有些交流,可能也會知道墨子的一些基本特征。

他們得知自己不用拚命了,怕是歡迎墨子都來不及,為什麼連避個雨都不讓?

唯一的可能就是……得到了朝廷的命令!

至於百姓……那也許是真的還被矇在鼓裏。

等風頭過去,轉移下功勞,或者說楚國不知什麼原因不想打就好了。

那時事情肯定已經過去很久,就算百姓得知真相,也不一定能再見到墨子。

曆史就是充滿了各種可能性。

江逸不由如此想道,他忍不住懷疑自己是不是太陰謀論?

或許,這真的隻是單純的冇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