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是仔細剖析的話,似乎這一切都很符合人性和當時宋廷的國情。

從邏輯上來說,宋國不知道墨子成功的概率,太低太低了。

運用神機,默默處事的人,眾人往往不知道他的功勞。

而於明處爭辯不休的人,眾人卻知道他。

倘若墨子像後者一樣高調點,宋國就是想把他攔外麵,怕是百姓也不答應。

那今天的後世,也就不用對此有這麼多難以斷定的猜測了。

觀眾們聽到這些想法也都忍不住跟著好奇。

“我覺得江神想得很有道理啊,擁有國家力量的探子難道跑不過一個墨子?”

“更何況這還涉及到整個國家的生死存亡!”

“這麼一想,會不會是宋國真的在裝傻?”

“我想墨翟先祖肯定也是知道他們想法的,隻是他並冇有記錄下來,或者是記錄了的典籍已經失傳了!”

就在江逸和眾人疑惑的時候。

墨子忽然說道:“後生不用猜測,他們的確是如此做的。”

他笑著看向江逸,笑道:“後世都如你這般學典籍的麼?”

江逸回過神來,回道:“後世因為許多典籍失傳,所以隻能通過一些殘存的東西,來辯證思考曆史的可能性。”

“很多事情雖然典籍上未曾說明,但若是細細推敲,我們卻也能揣摩出些新奇的想法。”

“我們推測出來的東西,也許不是曆史上真實發生過的事情,但依然開拓了我們對先人的發散性思維。”

“發散性思維?”

墨子細細咀嚼這幾個字,不一會兒,笑著說道:“好詞。”

江逸這會冇有心思和先祖介紹這個詞彙,而是充滿好奇的問道:“先祖,您既然知道,為什麼您的弟子冇有在公輸篇記載下來呢?”

“後世在看到‘子墨子歸,過宋。天雨,庇其閭中,守閭者不內也。’之後,隻有:治於神者,眾人不知其功。爭於明者,眾人知之’。”

“我還以為,您真的冇有像晚輩一樣想過。”

江逸不止一次這樣懷疑過,這也是他不確定的原因,因為就連《公輸》也冇有提到。

但現在想想,先祖怎麼可能想不到呢?

他可是華夏古代邏輯思想體係的重要開拓者之一!

墨子笑道:“當我冇看到墨家弟子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他們知道了。”

“既然宋國知道了,還是不讓我躲個雨,那我再多說些什麼,又有何用呢?”

“隻要宋國百姓得以安生,其他人是感恩還是記恨,都不重要。”

“至於最後那一句話,你是從何處看到的?公輸?”

墨子不由想起已經故去的公輸班,這個自己生前不知一次對論過的名匠。

江逸回道:“先祖逝去後,墨家弟子根據您生平事蹟的史料,收集其語錄,編成了《墨子》一書,是您的弟子及其再傳弟子對您言行的記錄。”

“這話,便是出自《墨子·公輸》。”

“原來如此。”墨子點頭道,“看來,他們當時也在為我抱不平啊。”

“隻是記錄這點的弟子們冇去想更深一層,一個國家都為之忌憚的大戰,怎能因為一個被自己棄而不用的人解決呢?”

“他們不是不知道,隻是裝作不知,他們也知道我能知道,但他們還是選擇繼續裝。”

墨子帶著江逸,往竹林深處踱步。

越發清晰的空氣撲麵而來,順著竹林裡的清風鑽入鼻尖,沁人心鼻。

江逸感覺自己全身上下的筋脈都彷彿得到了治癒,好像有陣陣清泉湧動,洗儘塵垢。

生活在這樣的地方,怕是不想長壽都難啊。

江逸如此想著,悄悄地多呼吸了幾口。

“要想實現自己的目的,有時候不得不裝傻,該展現能力時要果斷展現,該謙卑時,也當謙卑。”

墨子教導江逸道:“墨辯的精髓就在於,讓彆人分彆吃了虧,還覺得你有道理。”

“當你說服了彆人,甚至還損傷了他的某種利益,卻還是讓他想謝謝你的時候,那你就可以算作是一個墨辯小成者了。”

這還隻是小成?

江逸不由問道:“那,何為大成?”

觀眾們這會也好奇起來,這不就相當把彆人說到被賣了,還在幫自己數錢嗎?

這在現代怎麼也得算是個大師了,在先祖那隻能算是小成?

就在大家以為先祖會說大成的時候,先祖忽然糾正道:

“還有中成。”

“???”

江逸投去一個疑問的眼神。

墨子說道:“能辯到一個人心甘情願為一個群體、或是為你而死,就是中成。”

“……”江逸。

現代觀眾不由瞪大了眼睛,好有道理!

“那……何為大成?”

“辨到一個,乃至一群人,隻為你而死。”

無形中帶有肅殺的聲音響起,刹那之間全場寂靜,就連彈幕都少了許多。

一陣狂風呼嘯,“沙沙沙”的聲音伴隨著竹葉的激盪搖擺,墨子的衣袖隨風轟然飄起,整個竹林都瀰漫出一股超然的霸氣。

觀眾們看到墨子拄著柺杖的背影,瞬間覺得這位先祖變得無比高大,瞠目結舌呆了一小會之後,立即激動地敲起了鍵盤!

“先祖牛逼!”

“6啊6啊,我本以為墨翟先祖會是個儒雅的人呢,現在看來是我膚淺了啊,竟以普通人的目光揣測聖人!”

“我已經說不出來的崇拜了,怪不得能成為聖人,這和孔聖的以德服人簡直異曲同工!”

墨子繼續道:“我希望有一天,可以看到你做到這點。”

“是。”江逸表麪點頭,心底想著,這對他來說可能不太現實。

畢竟他和霍去病、項羽一樣,喜歡以德服人。

但這會在先祖麵前,肯定不能丟了咱後世的臉麵,反正先答應著就對了。

“等你哪天做到了,記得用剛纔那種能力給我看看。”

“……”

我的腳,忽然有點痛是怎麼回事?

江逸啞巴吃黃連,隻得點頭。

他忽然明白,為什麼墨辯能夠和古阿三的因明學、古希臘邏輯學並稱世界三大邏輯學了……

這邏輯,誰敢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