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先祖可想知道,後人敬您為何聖?”江逸問道。

墨子微微思忖,剛纔說了些墨辯的事情,這會後生突然這麼問,那這個聖應當與辯有關。

他心頭一定,回道:“辯聖?”

江逸搖頭:“雖然墨辯名傳千古,但讓後世最崇拜的,還是您那遠超於時代的科學思想和技術,後世敬您為——‘科聖’!”

“科聖?”

墨子搖頭,擺了擺手:“我何德何能,竟能當得了此等聖人?”

“先祖謙虛了,您和弟子們所著作的《墨經》,是世界上最早的幾何光學著作。”

江逸心念一動,二人麵前,浮現出一道時空之鏡彙聚的墨經竹簡。

“您還是曆史上第一位在力的作用、槓桿原理、光線直射、光影關係、小孔成像、點線麵體圓概念等諸多領域都有精深造詣的人。”

江逸這一連串的話說出,聽得不少觀眾一愣一愣!

“現在就是有人告訴我墨翟先祖是穿越者,我都敢信!”

“唉,說實話,這裡麵很多東西我都還冇學懂呢!”

“老師,原來我們華夏還有這麼厲害的先祖!”

一個在教室裡看節目的初中女孩忍不住驚歎道。

敦厚的男老師坐在兩列座位之間的一條過道上,起身問道:“有哪些同學之前就知道墨翟先祖是科聖的?”

教室裡,百分之六十的學生舉起了手。

“那……有哪些同學先前就知道,墨翟先祖為什麼被稱呼為科聖的呢?”

這會,剛纔舉手的人裡,縮回了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手。

敦厚男老師默默歎了口氣,尋思這方麵還是普及的太少了。

這個問題哪怕是放到大學裡去問,怕是能知道的也不多。

知先人名卻不知其賢於何處,人們又如何能真正學習到先人精神和智慧?

長此以往,還有多少人能擁有發自內心的民族自豪感,擁有去捍衛自己文明的自信和使命感?

許多秉懷教育心的老師不由思考起這些問題,華夏兒女要人人如龍,要聚是天上龍,散是滿天星的話,就必須擁有這些。

否則,很容易成為一盤散沙。

墨子聽到江逸的那些後世詞彙,思索著自己曾經研究過的一些對應理論,很快就對號入座,知道江逸說的大概都是哪些。

他歎了口氣,說道:“隻是如此,還遠遠不夠。”

“我雖然能發明出各種守城器械,卻發明不出一種能讓人兼相愛,能讓強者去幫助弱者,而不去欺負他們的東西。”

“我認為世界之外還有世界,它們是一個連續的整體,一切空間,時間、乃至於空間,都是連續不間斷的。”

“我想以此去推翻命由天定一說!”

“儒家認為人有天命,各有貴賤,借天命之言為自己和統治者的行為進行理論庇護,讓百姓認為很多事情都由天定,複禮是天意!”

墨子再次對儒家思想進行了抨擊。

這一刻,他彷彿回到了那個年輕時,投身儒家,卻又憤然離開儒家的狀態。

“這在孔子看來也許是對的,他當年在世時維持了一定的平衡,但此思想卻有致命的弊端!”

“一旦被後世儒者,以此理論過分的強調天命,讓百姓受天命愚弄,讓君王濫用天命,將剝奪百姓的意誌和精神自由,從根本上取消人們的責任意識!”

“若如此往複,華夏之民必將陷於惡性循環之中不能自拔,他們將何以自強而強華夏!”

江逸在一旁沉默無語,靜靜地聽著墨子的話。

他毫不懷疑,哪天把墨子和孔子帶到現代,這兩人能拄著柺杖大乾一場。

墨子憤然道:“什麼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天命何曾在意過那些身處貧苦之中的百姓?”

“諸國征戰,濫殺不休,難道是百姓們想打麼?”

“百姓們何嘗不是逃過、抗議過,他們儘了人事,可天命如何待他們?”

“想跑跑不掉,想死可家裡還有需要照顧之人,他們要做的隻能是不惜一切代價的去拚命活著。”

江逸心念一動,時空之鏡浮現出了墨子此刻腦海中所想的畫麵。

那些,大概都是這位先祖,親身見過的吧……

“丫丫,快跑,敵人就要殺過來了!”

一個老人護著自己的孫女逃亡,他們用儘全力奔跑,可很快就被戰馬追上!

一柄長戈刺破孫女的腹部,老人隻能眼睜睜看著她死去。

他衝上去,和那士兵拚命,不到片刻便就倒在了血泊之中。

“唉,為什麼還在打仗,家裡都冇有多少糧食了,月月上交那麼多,該怎麼生活啊。”

“冇辦法,這都是天命,活該我們吃苦啊,這是無法改變的,該交就交吧!”

一對年邁的,住在茅草屋裡的夫婦看著米缸裡僅剩不多的糧食犯了愁。

諸如此類的情形層出不窮,看來即便是春秋時代,人們也因此產生了一定的消極,更彆提後世某些腐儒造成的影響了。

“先祖,晚輩認為,儒學的天命思想,其實是有一定積極意義的,關鍵在於一個人怎麼去理解它。”

江逸提出自己的想法,即便是聖人思想也未必全麵,孔子如此,墨子也是如此,任何人的都有一定的侷限性。

包括江逸,他也覺得自己很多時候受了太多的侷限。

但,也正因此,對話古今纔有意義啊。

如果隻是一昧的吹捧和迎合,那觀眾們還看個啥,直接翻史書,網上一搜,然後一個勁的說牛逼就好了。

墨子眼睛微瞪,驚詫地撇了他一眼。

眼神彷彿是在說:你小子到底是哪邊的?

難不成,我剛教了你點墨辯,你就要來跟先祖辯一下?

還是代表我看不慣的老對頭?

江逸儘量不看先祖的眼神,眼神微微側向一邊,把觀眾們看得憋不住笑出聲來。

這可是墨家總部啊,雖說他不會受傷,但那些潛藏的墨家機關要是招呼過來,雖然傷害性不大,但侮辱性可是極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