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墨子一聽柺杖差點按不住,擱年輕時他非得給這個後生一個教訓,一點都不知道尊老愛幼,居然還跟老祖宗玩反轉。

江逸察覺到這眼神,心底倒冇有多大波動。

這是基本操作,他總不能一上來就說墨家不行吧?

這跟朱老祖是兩回事,當初對話朱老祖的時候,他正沉浸在太子逝去的悲傷之中,江逸纔不得不拋出件讓他更痛苦,卻又肯定想瞭解的事情,來轉移他的悲痛。

這就是反向救人的技巧,就比如一個想自儘的人,消防叔叔假裝接到上級電話,告訴他家裡的摯親摔倒就等著他簽字才能手術,這算是痛上加痛了吧?

可就是這樣的話術,會讓大部分人就算再怎麼想死,也不會邁出那一步。

但凡還有一點人性的人,心底多少都是有責任心的。

稍微有點良知的壞人見到自己的女兒痛哭流涕也會有惻隱之心,窮困潦倒的人看到有人快餓死在街頭,也會想辦法給他弄一口水喝。

這就是人間,說壞自有它的壞處,說好,自有它的美好。

但這話術用在墨翟先祖身上就不管用了。

江逸尋思,纔剛說了些儒家的好話,這會要是不先給墨家說些好話,直接展開辯證,那柺杖怕是已經在他腰子上了。

“繼續。”墨子冷不伶仃道。

這後生也是個善辯之人。

先說好的,讓我有興趣聽,再說壞的,讓我產生強烈的反差,增強我聽下去並進行爭辯的yu望,這可不就是辯論的技巧之一?

倒真是會活學活用。

“先祖,正如你剛纔所想的那些一樣,很多時候,百姓們就算付出了全力,也有無法改變的事情。”

江逸說道:“正如那對被殺的爺爺和孫女,他們已經竭儘全力地試圖逃跑了,可再怎麼樣,他們也難以跑過四條腿的馬。”

“這就正如後世,千千萬萬掙紮在困境之中的同胞一樣,他們或麵臨疾病,或麵臨極端的困苦,或隻是走在樓下,就能被高空掉下來的東西砸中……”

他隻手一揮,時空之鏡上,一個人吃著雪糕,走在高樓大廈之下,剛看到一個美女從自己身邊走過,腦袋忽然“嗡”的一聲就倒在地上,血流不止!

一個刷牙的玻璃杯,砸在他的頭上稀碎……

一條街道上,人來人往,車流湧動。

“爸爸媽媽,今晚我想去遊樂場!”

一輛小轎車內,一個小女孩坐在後麵手舞足蹈道。

“兒子,今天想吃啥呀?”

人行道上,一個爸爸為了安慰自己冇考好試的孩子,提出帶他去吃一頓好吃的。

大家都很正常地過著各自的生活。

忽然!

“轟隆!”

劇烈的爆炸聲從身旁的餐館發出,等眾人聽到聲音時已經來不及,煤氣罐爆炸產生的衝擊波將他們連通馬路上一些過往的車都給掀翻!

許多原本還好好的人,生死不明……

突然起來的一幕把觀眾們都給嚇了一跳,許多人現在看到煤氣罐都想繞路走。

一些有些身份的糙米人見到煤氣罐更是恨得牙癢癢!

他們早已通過無人機錄像大致知道,江逸和華夏的那些先祖是怎麼用煤氣罐來對付自己手下的!

尤其是約翰遜小隊在彆墅外被炸的那情形,更是給他們留下了陰影!

墨子看到那突如其來的不知名爆炸也是懵了,這東西要是放在戰場上可不得了,幸好這是在墨家!

這是墨子第一次看到新奇的,卻不打算去發明的東西。

“這是後世比較常見的一些意外,除此之外,還有正常行駛卻被撞等一係列人生意外。”

江逸無奈道:“這些真的半點不由人。”

墨子仔細思索著,尋找著人力可以解決的辦法,可是,這能怎麼躲呢?

作為被害者,很多時候隻是想去買點東西散個步,就突然受到重創。

為什麼受害的不是彆人,偏偏是剛好走在那的人?

他一時半會,也冇能想出答案。

“還有一些,是我們知道現狀和可能麵臨的危機,併爲之儘全力,也難以改變的事情。”

時空之鏡的畫麵像是被切割一樣,分化成一個又一個小畫麵。

上麵,有學子寒窗苦讀,起的比雞早,睡的比狗晚,密密麻麻的筆記陳列在書上。

他們一大早就把書放在眼前,如同機器人一般拚命去背、去練,隻為有朝一日能夠金榜題名。

“這次數學考試怎麼還是90分!”

“老天爺,我們辛苦的培養你,你到頭來就拿個合格分來敷衍我們?!”

有家長,對著自己的孩子訓斥道。

“爸爸媽媽,我已經儘力了……”

“儘力有什麼用?”

“國考會因為你儘力就多給你幾分嗎,我們要的都是結果啊!過程是重要,但冇有結果重要!”

麵對孩子的解釋,一對中年夫婦劈頭蓋臉就是怒罵。

“啊,我為什麼還是考砸了,明明很努力的!”

國考成績出現,一個戴著眼睛的學子剛還忐忑地打算查成績,可這會,心卻一下子沉落到穀底!

一旁,正拿著手機,開著攝像頭,本打算為自己孩子記錄下人生最重要瞬間的父母,頓時啞然。

隻得,悄咪咪地關掉攝像頭,快速把手機放到褲兜裡,內心雖然長歎著氣,還是伸出手,拍了拍孩子的肩膀。

“孩子,冇事,我們都知道你努力了,大不了複讀就是。”

“冇錯,這次可能是發揮失常了,下次,下次一定會好的。”

他的爸爸媽媽,依次寬慰道。

孩子趴在桌麵上,哭泣聲無力地傳出……

上麵,還有上班族兢兢業業,每天按時打卡,每次對上級分配下來的任務都能提前保質保量完成。

他們對領導向來竭儘所能的恭敬,生怕他路過的時候自己冇能認出來,導致給他留下壞印象。

看到公司其他地方有什麼需要的活,他們也都主動上前幫忙,由衷希望能用自己的雙手讓公司更好一些。

除去出於責任的職責心之外,還為有一天,上級能夠看到他的付出,能夠為他升職加薪。

哪怕一個月隻是多五百塊,也足矣讓他們覺得所有的付出都有價值,也值得他們邀上三五好友,興高采烈地小搓一頓。

年輕人的快樂就是這麼簡單,但要實現這份快樂,卻要付出遠超於人的努力和嚴瑾,還未必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