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思考再三,江逸還是決定先去看看墨翟先祖到底想說些什麼。

嗯,絕對不是因為可能有秘密武器。

走到房間邊上,抱起兩個大西瓜,心念一動,時空門浮現在身前。

一隻腳踏入其中,隨後身形全部進入,伴隨著一道金光閃爍,江逸再次出現在墨家機關城。

“晚輩,見過先祖。”

江逸抱著西瓜微微俯身。

“還有人能見到我們麼?”

墨子轉過身,目光定定的在西瓜上瞅了會,還以為這圓咕隆咚的東西是啥秘密武器。

江逸搖頭:“冇有了。”

“先祖,我們邊吃瓜邊聊,這可是後生的美味。”

江逸走到一塊剛纔站過的空地上,這裡相對來說比較安全。

放下西瓜,左右手接連抬起,同時朝它們狠劈而下,西瓜“咚”的一聲炸得四分五裂,七零八落地四散在地上!

看來是熟透了。

墨子好奇地走過來,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奇特的東西。

拿起一小塊,仔細端詳了一會,感覺瓜皮還是挺硬的,理應不能吃……

就對著那紅色的看起來像是果實一樣的部位咬上一口。

忽覺一股清涼之意鑽入舌尖,味蕾上傳來陣陣甘甜之意,順著喉嚨直入五臟,好似清泉湧過肺腑,好似夏日沐浴朝露,令人回味無窮。

強忍著想要大口吃的yu望,墨子忍不住再來了幾口,連同西瓜子一同吃了進去。

江逸本想提醒的,可看先祖吃得這麼起勁,也不好打斷,畢竟西瓜子也是可以益智健腦、健胃通便、降血壓、促進骨骼癒合的。

當然,吃多了也不好,但先祖這會吃的量可以說是不值一提。

“好吃,好吃!”

墨子忍不住問道:“後生,此乃何物?”

江逸剛想回答,誰知先祖又立即補充道:“若是夏季的百姓在田間勞作辛苦之餘,能吃上此物一口,必能解渴提神,緩解他們的疲勞。”

“先祖,這是西瓜。”江逸心生感觸,鄭重回道。

“西瓜?”

墨子在心底重複幾遍,把這個名字牢牢記下。

可之後,他就捨不得吃了,想著是否能給外界的百姓嘗上幾口。

可這數量實在太少,分給百姓也是杯水車薪……

這,該如何是好?

見他看那西瓜滿是猶豫的眼神,江逸說道:

“先祖無憂,西瓜隻需要用那紅色果肉上的黑色西瓜子,就可以播種了。”

“什麼?”墨子忽然有些後悔。

自己剛纔為什麼要吃那些西瓜子!

這得少了多少個種子!

江逸伸出右手,朝著墨子麵前一揮,一道時空之鏡浮現在二人麵前,上麵出現了幾個瓜農種植西瓜的畫麵。

他一邊放,一邊說道:“隻需要選擇顆粒飽滿、色澤鮮豔的西瓜種子,經過晾曬、清水浸泡等方式催芽後,移栽播種到土壤裡就可以了。”

“但是一定要選擇鬆軟、排水灌溉方便的腐殖或沙質壤土,種植的地方要保證日曬足,且要翻耕和清除雜草。”

江逸把種植西瓜的一些方法詳細說了一遍,先祖聽得十分仔細,並把疑惑逐一說出,江逸都耐心解答。

他相信,以古人的技術,都不需要他多說其他的,隻要有種子,就一定能用最好的方法培育出最好的果實。

華夏民族正是因此,才得以生生不息,他始終認為,華夏兒女最應該尊重的群體,就是農民。

“我都記下了,可惜這西瓜子還是少了些,可否再抱幾個過來?”

墨子問道。

江逸回憶了下,彆墅裡的西瓜好像都被吃完了,估計得過段時間,就說道:“等晚輩處理完後世的事情後,一定搞幾百個過來。”

“好,在此期間,我會讓墨家子弟按照你和這鏡中所用的辦法,培育出更多的西瓜,一旦有了經驗,就讓他們下山去教給百姓。”

墨子起身,還是捨不得吃地上那些西瓜。

江逸也不嘴饞,和先祖共同站起。

“那柺杖上內含有九九八十一根機關針,可以連續發出,一針便可置人於死地。”

“關鍵時刻,你隻需按動那紋路上的機關,就可以救你一命。”

墨子帶江逸往機關城深處走去。

江逸踩在他踩過的地方,尋思,墨家果然處處是機關,就連老祖宗的柺杖都暗藏玄機。

這要是誰敢把先祖當成一個普通老頭,那可真是柺杖教做人。

隻是,係統強化後的柺杖會多出啥功能?

江逸邊走邊想,早知道該把柺杖帶過來了。

“針用完了可以來找我,但不要輕易使用。”

墨子帶江逸,來到了一座鐵索橋上。

往下看去,是一片深不見底的深淵,光是站在邊上,就好似裡麵有無數雙眼睛在盯著自己,隨時要把自己吞冇。

江逸往橋中間挪了挪,這要是掉下去,就算不死也得被嚇死。

他不由想,自己是不會在古代受到物理傷害,可要是被嚇到,會不會死?

應該不會吧?

江逸徹底挪到了橋中間。

見墨子踏上了上去,他小心翼翼地走在他後麵,始終盯著他的腳後跟,一點也不敢鬆懈。

“機關城是墨家在危機時刻最後的隱蔽所,就算是百萬大軍也攻不進來。”

“若是他們挖山呢?”江逸問道。

墨子傲然一笑:“也是死。”

“既然如此,為什麼墨家最後還是走向滅亡?”

江逸詫異:“墨家子弟在遭受到朝廷屠殺的時候,完全可以躲進機關城暫避鋒芒,以待時變。”

墨子搖頭:“機關城隻有在墨家總部遭受進攻的時候,纔會發揮它的作用。”

“一是很多在外麵宣揚墨學的墨者,無法在被追殺時及時趕回總部,二是墨者不會有因為朝廷針對墨家,就不去幫助百姓。”

“朝廷越是針對墨家,就說明他們的殺戮之心越重,這個時候就更需要墨者為百姓們做事,所以他們不會苟且山中。”

“墨俠被殺絕,還有墨辯,墨辯被殺絕,還有钜子。墨家子弟隻要還有一人尚在,就一定會為百姓伸張正義。”

說著,墨子忽然搖頭,歎氣道:“想來,這也是墨家會徹底滅絕的原因。”

“所幸我們給後世留下兼愛、非攻之念。”

“隻要你們有這樣的信念,墨家的血就冇有白流。”

“後生,先祖再贈你一份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