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像,像!哈哈哈——”

漢武帝忍不住笑了起來,一看到這開心果就十分暢快。

江逸神色凝重,從保鏢分部的密度來看,要想在敵人不知道的前提下奪車太難了。

要是有任何一個漏網之魚,車被奪走的訊息都會被查理家族知道。

現在最困難的就是,用什麼樣的方法全殲這些保鏢,才能確保查理家族和上麵正在談判的人不會得到訊息?

“思濤,毒藥夠用麼?”

江逸在耳麥說道。

一輛平平無奇的車內,高思濤正帶著四個封狼騎嚴陣以待。

他當即聽懂了江逸的言外之意,說道:“夠,我已經調配出來了無色無味的毒藥,隻要吸入就能他們死。”

“會立馬死麼?”

江逸不希望保鏢能有報信的機會,最好在他們察覺到的瞬間就會死去。

如果不會的話,他打算建議高思濤等人加大劑量。

“會,這是我根據古方和一些現代方結合做出來的,可以滿足各種作戰需求。”

高思濤十分自信:“我會根據風速等條件,預算好每個人能吸入的劑量,儘量讓他們的死亡時間相同。”

“服解藥,動手!”

江逸一聲令下,所有先祖立即服下解藥,他自己也拿出顆藥丸吞了進去。

高思濤等人分開四麵行動,這些保鏢的到來,反而讓周圍的群眾少了些,這就避免了他們濫殺無辜。

點燃一根菸,放在嘴邊緩緩地吸著,時不時吐出白煙,時不時又放在褲兜邊上假意甩甩菸灰,高思濤等人以此來掩蓋從褲兜裡發出的淡淡白煙。

這些白煙一和外界的空氣接觸就消失不見,順著空氣鑽入附近每一個人的鼻尖,這些保鏢壓根不知道等待他們的是什麼。

“殯儀館派人來了麼?”江逸看向司機。

司機笑道:“那個叫陳送仁的殯儀館長有點東西。”

“我跟他聯絡過了,他說哪裡可能有屍體,哪裡就會有他的人,讓我們隻負責殺就行。”

“那就好。”

對陳送仁的職業水平,江逸還是頗為放心。

這個早就不差錢的人,乾殯儀館這行冇準還真就是滿足於收屍的樂趣。

“攝像頭破壞得怎麼樣了?”江逸在耳麥裡問。

幾位拆攝像頭的錦衣衛回道:“已經完成!”

“好。”

接下來唯一的麻煩,就是得想辦法讓群眾們躲開點,給殯儀館的人創造收屍的時間。

要是讓群眾看到這些人忽然倒地,肯定會引起懷疑。

這也是不少先祖直到現在還疑惑的點。

江逸到底憑什麼能夠讓那些群眾不去看?

不一會後,殯儀車開到了黃金勞斯旁邊,踩下刹車。

見這輛滿是“晦氣”的車居然停在自己老闆麵前,白色橫幅寫的還是讓自己看著就不爽還看不懂的中文,幾個保鏢氣勢洶洶地衝了過來。

與此同時,車門打開。

霍小將軍非要幫江逸拎著兩個箱子,這就導致年輕扮相的江逸兩手空空,老年霍去病反而拎著個大箱子,莫名地像是“孝子賢孫。”

“Fuck-華夏豬,這是你們能停殯儀車的地方嗎?”

“送你特麼的祖宗呢,快給我們開走!”

“你們怎麼不去華夏死啊,死在我們這占用土地嗎?”

一群亂七八糟的英文響起。

江逸生怕霍去病再在這耽擱了,馬上帶著他邊上走去,並用英文對這些保鏢說道:“我們馬上走。”

“快滾!”

江逸不予理睬,帶著霍去病走到街道的人群之中。

霍去病最終,還是忍不住看向江逸,問道:“他們剛纔說了些什麼?”

“不好說。”江逸搖了搖頭。

“你儘管說!”

霍去病還冇聽就怒了。

“他們在問候武帝祖宗。”

“什麼?!”

霍去病握緊拳頭,拳骨發出哢嚓的脆響!

一定要親自擰斷他們的脖子!

霍去病雙目如炬,咬牙切齒,乾脆也不要箱子了,直接扔給江逸,凶神惡煞地朝那幾個衝車內叫囂的保鏢衝去!

江逸也無所謂了,反正他的計劃隻差這最後一步。

霍去病衝到車門口,也不在外麵發生衝突,一把將人推到了車裡,讓司機把門關上。

五個爆粗口的人進來後絲毫不慌,包括外麵的保鏢也覺得不值得大驚小怪。

開玩笑,一群荷槍實彈、訓練有素的人還會怕一群殯儀館的?

更重要的是,這些保鏢很快就聽到了車內傳出槍聲,辨彆處這是自己同伴的槍,而且還冇有聽到其他武器的槍響。

這就意味著車裡那群挑事的人冇有武器,有槍的就更不用怕一群冇槍的了!

這會,那些進車的人冇準看上了哪個華夏美女,辦起事來了呢。

反正就算他們求救也跟自己冇多大關係,這不在自己的任務範圍之內。

救他們,除了多幾個分獎金的人外冇有絲毫好處。

但若是因為自己擅離職守失職的話,查理家族的家法會讓他們全家遭殃。

可他們哪裡知道,這槍不過是霍去病故意用他們的槍打出來的,目的就是為了掩人耳目。

這會,被推進來的五人已經被先祖們牢牢地控製了住,嘴也被用殯儀館車上的白布給堵了上。

他們一看到這些人的相貌,心都沉到了穀底啊。

項羽!帝辛!成吉思汗!

朱元璋!嬴政!李世民!曹操!

媽呀上帝啊,他們上輩子到底是造了什麼孽,這輩子纔會迎來這樣的死法?

冇有任何多餘的話,大家一掌接一掌,‘劈裡啪啦’地狠抽著他們的臉!

“好痛!”

太宗皇帝假裝自己正在捱打:“求求你們,不要打我啊!”

“啪!”

太宗皇帝一邊說,一邊把對麵往死裡抽。

對麵五人頓時欲哭無淚,明明捱打的是他們,是他們啊!

霍去病見這招還挺好玩,當即說道:“不要過來啊,你們為什麼要打我!”

話罷,握起拳頭就往他們臉上狠捶,內心怒吼道:讓你罵陛下,讓你罵陛下,捶死你!

另一邊,聽到耳麥聲音的江逸笑著想道:裝,繼續裝!

進了那輛車,就算西方真有上帝,也得磕幾個響頭剖腹自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