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在約爾傑看到爆炸場麵時,江逸等人已經驅車來到了東麵。

東麵隧道的守衛看似加強了不少,實則至多百人左右,還有不少人正漫山遍野地搜尋羅剛和毛文澤等人的蹤跡。

軍犬的吠叫聲時不時從山間傳出,偶爾還有幾聲槍響和迴音。

樹林間,百鳥驚飛。

守衛們這會還不知道莫提車隊被劫的事情,見到那熟悉的車隊和黃金勞斯萊斯,他們下意識以為是莫提完成談判,回來一起保衛莊園來了。

以至於,眾人並冇有第一時間朝車隊發起進攻,反而對周圍潛在的危險更加警惕,生怕那批人會對車裡的“莫提”先生下手。

雖然談判可能已經破裂,江逸派人對查理家族下手了,但這絲毫不會影響這位先生在查理家族的地位。

“保護莫提先生!”

守衛隊長一聲令下,數十個守衛來到車隊兩邊。

他湊過來,對著第一輛車,用英語問:“莫提先生可回來了?”

隔著窗戶,他看不到車裡人的相貌,可這會,看不到相貌纔是好事!

那些人的箭法非同小可,萬一傷了莫提先生怎麼辦!

死幾個守衛,自己還能吃罪得起,但要是讓家族裡的談判大師死在眼前,那性質就完全不一樣了!

“還需要問?”

江逸用英語大罵道:“有人正在後麵追殺莫提先生,出了問題你們擔待得起麼?!”

“還不快開杆,等莫提先生親自出麵,然後被刺殺你們就高興了?!”

憤怒的語氣如同重錘擊打在守衛隊長的心上,守衛隊長冇有聽過江逸的聲音,覺得十分陌生。

可話說回來,平常莫提先生出行的時候,杆子大多都是直接開的,根本不需要盤查。

更何況家族那麼多人,自己有幾個聽不出來的不是很正常麼?

眼下最重要的,是保證莫提先生的安全!

“快開杆!”守衛隊長朝守衛亭揮了揮手。

欄杆逐漸抬起,江逸微微一笑,冇想到計劃一改,反而讓一切順利起來。

錦衣衛踩下油門,車隊徐徐往前,擺出一副正常行駛的模樣,逐漸提速。

在黃金勞斯萊斯路過時,各大守衛成員還微微低頭以示尊敬。

始皇帝滿臉嫌棄,隻覺這是一群廢物。

要是大秦守長城的是這些廢物,匈奴人早就打進來了!

車隊緩緩進入隧道,江逸授意各大錦衣衛馬上加快速度。

在隧道裡終究太危險!

十分鐘後。

僅有微弱燈光照亮的隧道口外,一陣明亮的光照漸漸射進來。

眼看距離出口不遠了,大家猛踩油門,讓車隊迅速脫離了最危險的地方。

果然,這裡的防守最為薄弱,看似有不少車輛,實則裡麵就隻有一個司機。

“要停下滅了他們麼?”錦衣衛問道。

江逸回道:“不要在這耽誤功夫,直接去莊園送大禮。”

車隊再次提速,很快過了查理派來佯守的車隊。

江逸尋思,這會西麵那三輛車應該已經引起了查理家族的警惕,自己這邊肯定是要暴露了,稍有不慎就容易被包餃子。

雖然後麪人少,但是車多還有機關槍啊,要是來一波賽車戰,萬一不小心被敵人打中煤氣罐還得了。

“最後一輛車掉頭後停下,設置自動駕駛,讓它往隧道口裡去。”

江逸當機立斷。

最後一輛車裡的成吉思汗和朱老祖等人,趕忙下車,錦衣衛掉頭設置好後,緊隨其後,換到了其他幾輛車上。

最後一輛車,再次往隧道口裡去。

江逸的車隊繼續往前,把油門踩到了底。

隧道口附近,敵人的車隊發現有輛車又開出去了,心中雖然詫異,但也並冇有阻攔。

冇準是莫提先生派人出去有事情,到時候守衛會問的,用不著自己操心!

但讓他們奇怪的是,車冇有進入隧道口,反而在那裡停了下來。

這是怎麼回事?

幾個司機湊上前去。

“哥們,再往前開點,眼下是特殊時期,不要在這擋著,否則有事我們不好增援!”

“怎麼不說話?就算是莫提先生的手下也得給我們點麵子吧,這可是為了公事!”

司機們詫異。

就在這時,守衛處隊長聽到了安保隊長的聲音:

“不要放莫提先生的車進來,我正在親自趕忙支援,你們要想儘一切辦法攔住他們!”

守衛隊長一下子就懵住了,瞪起如死魚般的眼睛,迷糊地眨了眨。

莫提先生的車居然也會被劫持?!

上帝啊,你這是在跟我開玩笑嘛,他可是帶了不少精英安保成員出去的!

完蛋了,我一定會受到家法製裁的,該怎麼辦啊!

拿著對講機的手劇烈顫抖著,好不容易纔強壓住內心驚慌,戰戰兢兢道:“對,對不起,他們已經進去了!”

“什麼?!你們為什麼不盤查一下!”安保隊長怒不可遏。

守衛隊長伸出手,讓對講機儘量離自己遠一些,這樣就算捱罵,耳朵也能稍微清淨些。

他解釋道:“因為兩邊山上都有敵人,我生怕莫提先生露頭會被刺殺,這才……這才……”

“不要再說了,馬上封鎖出口,我們要來個甕中捉鱉!”

“讓那些增援的人開車去撞江逸的車,不惜一切代價要讓他們死在裡麵!”

“是!”

守衛隊長立即用對講機告訴了增援車隊的意思。

正在觀望勞斯萊斯的司機們頓時警惕起來!

“車裡會不會有人?!”

“快下車,放下武器,放下武器!!!”

司機們拿著衝鋒槍將這輛車包圍!

眼看敵人還冇有動靜,他們不斷地朝這輛車開起了槍!

眾人隔開一段安全距離,朝著輪胎和油箱打去,經過一番突突,終於將這輛車引爆,可這爆炸卻出乎了他們所有人的意料!

先是車傳來一陣爆炸,再是一整個後備箱的煤氣罐引發劇烈爆炸,衝擊波和碎片化作充滿殺傷力的利器,將附近百米內的人和車都給震爆!

劇烈的氣流和燃燒的火焰將其他車輛也都引燃,陣陣爆炸聲好似放鞭炮一樣響徹不絕。

很多藏得老遠的人,這會也都被燒得隻剩下焦炭般的身體!

一場大戰,在這悅耳的“爆竹”和哀嚎聲中,徹底拉開序幕。

所幸隧道口附近隻是一輛車,讓它還能撐得住,否則陳送仁的殯儀隊要想收屍,怕是得從其他方向,正麵硬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