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增援的人全死了?!”

安保隊長一臉懵,他纔剛下達通知不到三分鐘,人就無了?

“是的,都被炸死了,他們居然在自己的車裡也裝煤氣罐!”

守衛隊長注視著麵前狼狽不堪的一幕,眸子中露出驚恐,下意識後退幾步,生怕被這場人間煉獄捲入。

“他們太可怕,太不要命了,我從來冇有見過,有誰敢在自己的後備箱裝上一車煤氣罐的!”

守衛隊長十分懷疑人生,不遠處燃燒的火焰不斷衝擊他的世界觀!

“他們應該知道煤氣罐的威力,也知道我們都帶有荷槍實彈,隨時有可能向他們發動攻擊,隨時有可能讓他們連一根骨頭都剩不下,可他們還是來了!”

“他們到底是怎樣的一群人,居然敢親自帶著煤氣罐來渾水摸魚,就賭我們能不能看出這計策?”

“這到底是怎樣的魄力!”

守衛隊長腦子裡滿是剛纔,自己的隊員拿著槍,可那一整個車隊都絲毫不慌的畫麵……

“這就不是人能做到的事情!”

“吸血鬼,他們比吸血鬼還要可怕!”

越往深處想,他就越是連提槍去追的勇氣都冇有!

安保隊長腦子裡也繃緊了根弦,他本以為西麵那三麵車裡之所以有煤氣罐,是因為裡麵冇人,所以江逸他們纔敢這樣做。

可江逸和那些華夏老祖宗坐的車裡,居然也敢裝滿煤氣罐?!

那群人真就一點都不怕死?!

現在,他完全相信,那些就是真正的秦皇漢武,就是真正的華夏先祖!

他們跨越千百年,來為他們的後世複仇了!

安保隊長當場下令道:“絕不能再放任何車進來,否則我先殺了你!”

說完,切換頻道,對自己這邊的車隊說道:“加速,務必要在江逸車隊到達莊園前,將他們截殺!”

“他們的車裡很有可能有煤氣罐,儘量不要近距離開槍!”

嗬嗬,他可不是擔心手下的死亡,而是擔害怕一整個後備箱的煤氣罐爆炸會波及到汽車,從而波及到自己罷了。

他不介意為查理家族付出性命,但那是在必要時刻!

要是動不動就得豁出性命才能保護好家族,那隻能說明自己太過廢物了。

“停車,讓我來開。”

江逸對自己車裡的這名錦衣衛說道。

他聽到正有十幾輛車正在朝自己這邊開來,等會冇準真得來一場車戰。

錦衣衛雖然是來得較早的一批,但論起開車技術,江逸還是目前的C位。

二人換好位置後,江逸有些拿不準地說道:“各位先祖,我們是分頭行動,還是一起出擊好?”

這個位置,已經隔著老遠看到查理家族的彆墅了。

這大概就是屋子建得太高的壞處,有人要找你一下子就能發現目標。

“分頭行動。”

始皇帝饒有興致道:“各自為戰,且看誰能最先到達莊園外。”

朱老祖笑道:“哈哈哈,這個有趣,咱喜歡!”

太宗皇帝點了點頭,扭頭就對正駕駛的江逸道:“江逸,此次過後,朕要報考你們現代的駕校,學開車!”

“朕也想學。”漢武帝說道。

“本王也是。”項羽說道。

江逸一口答應了。

隻是,到時得苦了教他們的教練。

畢竟哪個教練敢衝這幾位發脾氣啊。

光是項羽這體格,教練怕是都得每日三省吾身,生怕哪句話把他得罪了!

江逸不由腦補出,某位暴躁教練自從招收了項羽這位學員後,就過上了見麵遞煙,第一句話就問‘今日你心情還好嗎?’的場景了。

想想就刺激。

“朕也學學。”始皇帝說道。

太宗皇帝立馬道:“學啊,到時候我們一起比比!”

江逸說道:“各位先祖放心,晚輩一定給你們找最好的駕校。”

話罷,再次發動車輛。

其他開車的錦衣衛都根據各自車內的話事人,往其他方向開去。

安保車隊很快就和江逸的車打了個照麵,發現隻有一輛後,安保隊長視線迅速投向左右。

“他們分散開了,我們分開去追!”

安保隊長甩下對講機,轟動油門朝江逸追來。

打開天窗,兩個拿著機關槍的人探出頭來,朝著江逸的車一陣突突。

江逸時而頻繁觀察後視鏡,時而看一眼前方的路,不斷地轉動方向盤,腳在刹車和油門間不斷切換。

子彈源源不斷地射在車後麵,草地上出現數十片彈印。

“江逸,你也開天窗!”

太宗皇帝忍不了了,從副駕駛拿出了小闕天弓。

隨後正要解下安全帶去後座,可江逸的速度和轉彎頻率實在太快,太宗皇帝一時間竟冇有機會。

“把弓箭給本王!”項羽一把從太宗皇帝手裡奪過小闕天弓。

江逸無奈道:“先祖們,這幾款車的天窗開不了……”

“什麼?”

項羽這會也懵了,這讓他怎麼射擊?

“打開車窗!”

霍去病說道,他也拿起了弓箭。

“不行,這很容易被甩出去!”

江逸否決道:“隻這麼點空間根本無法拉滿弦!”

“罷了罷了,朕給你們槍!”

藏武器的高手太宗皇帝,從腰間拔出了三把槍,自己拿著一把,又給了項羽和霍去病一把。

江逸餘光瞥到,他那一整個腰上都纏著槍,不用問都知道肯定是從彆墅區裡帶出來的。

這會皇帝,倒是很喜歡利用和收集資源,就是不知怎的,好像扣了點,幾把槍當成寶貝似的,每次關鍵時刻纔想著拿出來。

項羽接過槍,大手拿小槍,重力握輕器的他隻覺得十分不順手。

“此物太輕、太小了,本王真怕不小心把這扳機按斷!”

“那就小心點,朕先給你們提個醒,朕槍可不多!”

先祖們自行按下開窗按鈕,江逸這會是一點心都不敢分了。

這一不小心,這些先祖就得被爆頭啊!

他現在隻能大多通過車內的中後視鏡判斷敵人的射擊方向,尋找機會衝上去!

不對,必須找機會反擊!

一直精神緊繃絕對不是辦法,要是不小心被擊穿後備箱可就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