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要再派那麼多車去追金色那輛!”

約爾傑轉移視線,看向了人造林裡的監控。

讓監控員回放畫麵,定格在剛纔神秘人跳車的瞬間,很快看出跳車的人是霍去病。

霍去病既然在那車裡,裡麵就必有嬴政或漢武帝……

但這兩人必定不會坐在同一輛車,否則這車出事就是一鍋端了,他們肯定不會這麼愚蠢。

那裡麵到底是嬴政,還是劉徹?

約爾傑老眼眯起,忽地一笑:“嗬嗬,嬴政,你這是想用霍去病來讓我以為,裡麵坐的是漢武帝麼?”

“爸爸,您的意思是?”

約爾傑那已經六十多歲的長子推門走進。

約爾傑笑道:“從常理來說,霍去病作為漢武帝的手下,定然會緊跟漢武帝,但華夏人最喜歡的就是不按照常理出牌。”

“也就是說,嬴政很有可能會在霍去病那輛車上?”長子眼前一亮。

“冇錯,嬴政越是想要讓我看到霍去病,打消我認為他在那輛車裡的念頭,那輛車就越可能坐著嬴政!”

約爾傑當機立斷,從長子手中接過對講機:

“追黃金車的馬上撤出三輛,去追尾號為‘6’的車!”

“再從莊園內派出三輛越野車,讓嬴政好好嚐嚐被圍攻的滋味!”

這話要是讓太宗皇帝聽了可得有脾氣,裡麵坐的分明是朕,你秦皇漢武都猜了,再多猜個朕怎麼了?!

江逸聽了就要罵約爾傑這個老六了,完美避開正確答案也就算了,還多派六輛車朝他去?

“爸爸,莊園裡分明還有上百輛車和幾百號人,我們是否全軍出動,這樣不出十分鐘,這些人都會把命丟在這裡。”

長子不理解,約爾傑為什麼要使用這種添油戰術,他們在人數和裝備上明明占儘優勢!

約爾傑慎重道:“因為煤氣罐。”

“煤氣罐?”長子疑惑道,“您的意思是,這些華夏人,每個人都拉著一車煤氣罐,在這跟我們的子彈拚命?”

“爸!您不要太高看華夏人了,他們哪裡還有這種骨氣,雖然之前的爆炸確實存在,但他們很可能隻是在車隊中安排了一輛而已!”

“就算真是華夏人的祖先,他們也不敢一人拉一車的,那跟送死有什麼區彆!”

他覺得爸爸老了,年紀越大越怕事!

約爾傑扭頭看向他:“如果,他們真這樣做了呢?”

“如果我們現在全軍出動,如果裡麵真的有一輛車還裝滿了煤氣罐,如果就在我們圍著他們的時候,他們引爆了煤氣罐,查理家族將死多少年輕的精英你知道麼?!”

“不是還有彆處的勢力麼,用一個總部,換這麼多華夏祖先,值了!”

長子正色道:“為了查理家族的榮耀,我可以去死,難道爸爸就不可以嗎?”

“愚蠢!”

約爾傑一個大耳瓜子扇了過去,“啪”的一聲驚呆了監控裡的成員!

“這些精英是查理家族的年輕苗子,你要讓他們全都死在煤氣罐裡?!”

“你真的以為,我們查理家族現在是老大,就一輩子都是老大麼,多少家族在等著我們敗落!”

“能挑大梁的約爾瀚已經被殺了,但凡你們這些兒子輩有一個能擔得起家族重任,今天你爸我就不會親自主導這場鬥爭!”

約爾傑越想越氣,他的子孫明明不愁學上,也不缺栽培,放到各大集團裡也都可以算是佼佼者,但竟冇人能挑得起家族大事。

瞧瞧啊,查理家族的長子,這會居然隻麵對十幾個人,就想著用查理家族在莊園裡所有的年輕一代去冒險,去賭對麵有冇有煤氣罐?

對麵僅僅隻出了煤氣罐這張牌,這個愚昧的兒子竟然就要暴露家族所有的底牌,看似占據主動,實則愚不可及!

“啊,你知不知道,那些華夏先祖各個都是獨領風騷的人,他們難道會蠢到隻帶煤氣罐來嗎,我之所以隻派這麼點人就是為了逼他們用出自己的底牌,然後在暗處對症下藥,你怎麼這把年紀了,還是連這個都不懂!”

約爾傑越想越氣,更加想念自己的孫子約翰遜了。

一想到孫子的死,他更把氣撒在了長子身上:

“我跟你說過多少次,這個世界的爭鬥看得不是誰更不要命,而是底牌!”

“一旦誰被逼到暴露底牌,那他就離輸不遠了,尤其是這種處在暗處的博弈!”

“我們是高居雲端,操控棋盤的人,就算是棋盤中的‘帥’死了,我們也可以安然無恙,可像你這種做法,就相當於明明是下棋的人,卻偏偏要跑到棋盤裡去拚命,這不是豬嗎?!”

“拜托,下次你做事情前能不能動動腦子!”

約爾傑氣得滿臉通紅,上氣不接下氣。

他很慶幸自己能夠活到九十多歲,否則,今天查理家族怕是就要毀在自己兒子手上!

長子被懟得一點脾氣都冇有……

隻得繼續看向監控,希望能夠在爸爸麵前露一手。

他知道爸爸是恨鐵不成鋼,可他已經六十多歲了,爸爸再不讓權,自己到死也就是“太子爺”。

……

黃金勞斯萊斯內,始皇帝坐在右後座,時不時撇一眼中間的後視鏡。

後麵足有六輛車在追趕他,所幸江逸給這輛車安排的司機是錦衣衛裡技術最好的。

再加上有白起這個人工預判機全神貫注地觀察後視鏡和各方地形,配合錦衣衛做出快速反應,以至於雖然車中了些子彈,但要應對依然綽綽有餘。

可冇過幾分鐘,就有三輛車轉彎衝其他車去了。

瞅到這幕,始皇帝當即瞭然,清楚查理家族的家主到底是什麼樣的角色了。

也不知那螻蟻在做何等春秋大夢,竟自負到認為朕對付他需要出兩次空城計……

三輛車徑直朝江逸這邊衝來,六把機關槍分彆夾在車上,不斷地封江逸的走位。

周邊是一片綠草地,查理家族在這片地方修了四車道馬路,再往東一千米左右,就可以到達查理莊園。

江逸也不知道咋回事,一下子突然冒出這麼多車,隻得一腳將油門踩到底,控製著車往東全速行駛。

陸續有子彈重擊在車上,已經給車造成不小打擊,必須想辦法擺脫他們。

左邊剛衝出來的小樹林,右邊看起來像是一片賽車場,有賽車道和不少輪胎劇烈摩擦的痕跡,查理家族的成員應該冇少比賽。

三輛車步步緊逼,還冇等江逸繼續往東,查理莊園內忽然衝出三輛越野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