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看車裡那個包裡有什麼?”

太宗皇帝鑽進車裡,也不著急開槍了。

他和成吉思汗一起低頭,儘力蜷縮著身子,錦衣衛見狀也往戰場外圍開,儘量避免他們遭到射擊。看書溂

好在這會敵人都衝著秦皇漢武和三百五十億米金的江逸去了,太宗皇帝見這邊火力這麼低,心底還真是不爽。

想在大唐,多少國家的國君見到自己都不敢喘大氣,區區一個小家族,居然絲毫不把朕放在眼中!

太宗皇帝越想越氣,徑直把自己從原先車上背下來的包打開,幾十枚從彆墅大戰中帶來的手榴彈映入他和成吉思汗眼簾。

“你還搜颳了此物?”成吉思汗可見識過這玩意的威力。

太宗皇帝白了他一眼:“何為搜刮?朕這是現代人所說的廢物利用,我們直接丟手雷去幫助江逸!”

“本汗覺得不用幫。”成吉思汗露出雙眼,觀望了會外麵的形勢後,又立刻把頭縮了回來。

太宗皇帝跟著看了一眼,發現十幾輛車正在追趕江逸,要不是江逸這會開的越野,怕是真就被追上了,可就算是這樣,敵人也快要形成包圍圈。

由於敵人火力太猛,始皇帝和漢武帝都躲進了車裡,現在全看遠處射箭的霍去病,和江逸的車技了。

可從江逸的行車軌跡來看,太宗皇帝發現了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情。

雖然在眾多車流之間兜兜轉轉,但江逸好似有意要把那些越野車聚集到一起,江逸一車當先,其他車都緊隨其後。

而江逸行駛的方向,正是其中一輛裝滿煤氣罐的車。

“這是要聚而殲之?”太宗皇帝很快反應過來。

成吉思汗讚歎道:“到底是秦皇漢武,居然敢和自己的後世這麼玩。”

“朕也敢,要是朕在那車上,這會追江逸的車隻會更多。”

太宗皇帝撇了眼成吉思汗說道。

“可有一個問題。”成吉思汗皺緊眉頭。

“什麼?”

“那些煤氣罐一旦爆炸,所造成的衝擊力雖然可以毀掉那十幾輛車的敵人,但江逸如何能在短時間內開出爆炸範圍呢?”

這是個很嚴肅的問題,成吉思汗和太宗皇帝怎麼想都冇有得到答案。

他們這會也不敢再丟手雷,生怕爆炸把煤氣罐給引爆了,隻得提槍為江逸等人打起了掩護。

朱老祖和帝辛等人也都這麼做了,大家都冇有仔細商量過戰術,可就是這樣一群人聚集在一起,都不需要多說,就能依靠彼此的智慧打一場配合戰。

要是冇有他們在旁邊用槍對槍,對開火最猛的敵人造成火力打擊,任憑江逸把車技秀到天上,都不可能保證後麵兩位大佬安然無恙。

可他,到底要怎樣避開爆炸範圍?

朱老祖等先祖始終想不明白。

江逸全神貫注地開著車,眼看距離煤氣罐的車還有兩三百米,咬緊牙根不斷突進!

一輛車從右邊小山丘上猛衝下來,試圖從側麵撞翻江逸,江逸轉動方向盤往右一偏,兩輛車在山丘附近打了個照麵,並同時往對方的方向轉動方向盤,兩車側麵相撞,硬是擦著車拚了一把!

敵車裡,一個敵人探出頭來正要近距離爆江逸的頭,始皇帝猛抬手槍,扣動扳機,“砰”地一下率先打破了那人的腦袋!

江逸從山丘上繞了一道弧線,子彈源源不斷地擊打在他後麵。

這會,車玻璃和車身都已經遭受到了嚴重的損壞,為了不被爆胎,江逸不得不讓車身做出些犧牲,這才撐到了這裡。

帝辛、白起、朱老祖、太宗皇帝等先祖靠在老遠不斷地打援,很快又有車朝他們發起進攻,每兩位先祖都抽出一人專門負責幫助江逸這邊。

隻剩五十米了!

“先祖!”江逸喝道!

這話本來隻是說給秦皇漢武的,為了節省說話的時間,江逸才省去了前綴,可在場所有先祖一聽到這話,立刻以為後生是在向自己求救,馬上讓錦衣衛把車往這開!

“給朕撞死他們!”太宗皇帝一聲令下!

“保護咱的後世!”朱老祖怒目橫眉!

霍去病直接拉滿三支箭!

其他先祖紛紛響應,一個勁地想往江逸這衝,錦衣衛已經做好了和敵人一起翻車的準備!

看到這幕,江逸心頭湧上一股說不出的暖意。

這些先祖哪個不是自己時代的梟雄,哪個不是誰看誰也不服,真要處在同一個時代,那肯定也是水火不容。

可就是這樣一群猛虎,隻要得知後世有難,就會毫不猶豫地出手!

“不要過來,晚輩這冇事!”

江逸決定,以後還是不省前綴了。

始皇帝也說道:“無需多慮,後生無恙!”

漢武帝肅然道:“爾等這是瞧不起朕麼?有朕在,能讓後世出問題?!”

話罷,兩位皇帝打開一個黑袋子,銀光閃閃的釘子在太陽下綻放出璀璨光輝,他們二話不說就往後潑了出去!

窮追不捨,已經把速度加大極致的司機壓根反應不過來,刹那間大部分車輛都分彆被十幾枚釘子或直、或偏地紮破了輪胎。

“嗤嗤嗤”

一些被紮過多的車輛頓時打滑,不少車輛徑直側翻,還有的車撞在了煤氣罐車上!

江逸趁著這個間隙加足馬力,把油門踩到了底!

一往無前的曠野上,一輛越野車極其彪悍地往前衝著,周圍幾米處的草都被掀起的風吹動。

許多殺手從車裡爬出,太宗皇帝目測江逸開車的距離差不多了,可是他的手雷丟不到那麼遠啊,要是靠近丟的話自己肯定逃不掉。

就在這時,江逸踩下刹車,把手放進了腰間,去到後麵的位置。wΑp

一支燃火箭從江逸車內緩緩冒出,一位身穿黑龍袍的帝皇從越野車後冒出頭來。

綠野上的狂風揚起他的黑龍袍,微白的鬢髮隨風而動,帝皇腰板筆挺,傲世獨立,隻往這一站,便讓這天地的色彩更加明亮。

“不好,快阻止他,快讓手下們跑!”

約爾傑見到那人、那箭,心緒頓時沉到了穀底!

“狙擊手馬上乾掉他,乾掉他!”

莊園內的十大狙擊手齊齊將槍口對準嬴政!

越野車內,一直綁在江逸腰間的東西,緩緩解開……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一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一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烽火重燃的典藏華夏:開局對話十大皇帝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