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砰砰砰!”

狙擊彈朝江逸這邊幾乎同時射來,彈彈皆衝著始皇帝的眉心,始皇帝絲毫無懼,隻悍然拉滿弓,箭上的火在空氣中熊熊燃燒。

黑眸深凝,瞳孔中十幾顆子彈似乎就要射在他的身上,在眼前不斷變大。

始皇帝神色未改,微微調動射箭的方向,果斷鬆開利箭!

“咻!”的一聲,燃火之箭驟然向前,在不遠處穿過十幾顆子彈的間隙,直奔和撞滿煤氣罐的勞斯萊斯車相撞的越野車輪胎。

“不好!”

諸位先祖見始皇帝避無可避,當即抬槍朝始皇帝身前幾米處一頓狂射,試圖能誤打誤撞擊落幾顆子彈和乾擾狙擊手的視線。

始皇帝腳踏在越野車上,威風凜凜,漠視著麵前的槍林彈雨。

就在子彈要射中他時,身旁,一個青年揮舞著上帝之鞭一躍而下,擋在越野車前!

青年緊縮劍眉,子彈的軌跡浮現在瞳孔之中,上帝之鞭在其手中三百六十度飛速旋轉,激盪成一個氣圈,層層勁氣在身前形成無形氣盾。

一層疊一層,不斷加深的裂縫,隨著鞭子的揮舞浮現而出,塵土從地麵崩裂而起,濺起的沙石蕩起滾滾煙塵。

數顆子彈擊打在上帝之鞭上,就好似滴水遇汪洋、小石撞大山,頃刻間喪失衝擊力!ia

還有幾顆被上帝之鞭擊中邊沿,直接在二者觸碰的瞬間粉碎。

狙擊手見狀瞪大了眼睛,好似看到了魔鬼一樣。

“這怎麼可能?!”

“那是人能做出來的力量嘛?”

來不及過多猶疑,他們還想再次朝始皇帝射出幾槍,卻對著狙擊鏡看到,始皇帝發出的燃火箭精準命中和那輛裝滿煤氣罐的車相撞的越野車。

燃火箭“咻”的一聲紮爆輪胎,劇烈的爆炸很快使得油箱爆炸,繼而整個車身都燃起熊熊烈火!

烈火不斷加高另一輛車的溫度,很快另一輛車也出現胎爆!

大火驟然波及後備箱,煤氣罐溫度不斷升高,“劈裡啪啦”的聲音時不時從罐體傳出……

無比巨大的能量好似在罐體內升騰,終於在達到臨界點時迸發出沖天烈火。

“轟隆!”

“轟隆!!!”

殺手們在車爆胎的時候就已經在四散奔逃,可他們又能在這片刻之間跑出多遠?

沖天熱浪和氣勁將附近的車輛全部燃燒炸裂,不少車都震盪得飛起,重重地砸在逃命殺手身上,瞬間就將他們的身體全部點燃,燒成焦炭。

源源不斷的爆炸聲震顫天地之間,聲音像是要把所有人的鼓膜都給震碎,爆炸範圍從最初的一輛車,到十幾輛車,從最初的幾米,到幾十米,幾百米!

熱浪和火星所過之處,冇有一個殺手得以倖存。

與此同時,江逸冇有去看爆炸,而是在擋下子彈的瞬間就一躍跳上越野車,順著後座鑽回主駕駛,“轟”的一聲加足馬力,狂衝出可能波及的最大範圍。

烈火,在他離開最大範圍的那一瞬間衝到了他們剛纔所在的地方,綠坪頃刻間化作焦土。

始皇帝和漢武帝正對著火焰,觀賞著這沖天巨浪,心頭隻覺暢快。

嗯……真男人從不回頭看爆炸,老祖宗這是直接正對著看,也很合理。

江逸雖然在開車,但眼珠子也一直撇著後視鏡,輕哼起了國際歌。

“起來,饑寒交迫的奴隸!”

“起來,全世界受苦的人!”

“不要說我們一無所有,我們要做天下的主人!”

“轟!轟轟!”

爆炸聲層層疊疊地響徹耳邊,巧妙地成為了江逸的伴奏。

隻是,這對他來說,還不是最後的鬥爭。

……

莊園內,約爾傑和長子見此神色大變。

尤其是長子,他終於明白,為什麼爸爸不一下子把所有人派出去了,光就這鞭子就能給衝出去的人造成致命一擊!

而且看這範圍,還是屬於群攻的那種,真要一起上那就是集體送人頭!

“爸爸,不可能的,怎麼能有東西具備這麼強大的力量?”

長子下意識後退幾步,活了這麼久,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離奇的事情。

約爾傑緊盯著上帝之鞭,沉默一會,說道:“江逸身上有太多的謎團。”

“他都能跨越古今,去見到華夏先祖……在那五千年的文明國度中,獲得蘊含華夏文明之力的武器,並非不可能。”

長子一聽這話,心緒頓時跌落穀底:“那現在怎麼辦?他現在已經用出了那鞭子,我們再派多少輛車都冇什麼用了!”

約爾傑麵色一沉,心頭雖然感到十分棘手,但表麵依然風平浪靜。

眼看相對安全了,江逸直接在大綠坪上來了一手漂移,車子很快完成一百八十度轉彎,正對著火焰,秦皇漢武也跟著轉個身看了起來。

太宗皇帝和朱老祖等人隔著老遠相視一笑,朱老祖在耳麥說道:“這是咱這輩子看過的最好的焰火。”

“這火,應該燒的更旺,更廣一些。”太宗皇帝雙手叉腰。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若是後世騰飛,華夏之火終將燃遍世界。”

江逸謹言道。

先祖們細細咀嚼著前八個字,相視一笑。

火焰阻擋了狙擊手的視線,江逸暫時不擔心自己會被狙殺。

小哼了一會之後,他從車上撇到一個被推下敵人的耳麥,趕緊彎腰撿起。

鼓搗了一下,發現好像有點壞了,但又好像能用?

江逸右手拿著它,往方向盤上狠敲了幾下,忽然,“滋滋滋”的聲音充斥在長子戴著的耳麥上。

長子怒道:“是誰?!”

江逸當即捕捉到這細微的聲音,聽這語氣像是個老頭,應該是查理家族裡比較有身份的人。

便把耳麥戴在另一隻耳朵,說道:“江逸。”

長子一開始還冇聽懂,聽到是中文後,他切換了下語種才反應過來。

下意識脫口而出道:“江逸?!”

約爾傑立即和他對視,一把扯下長子的耳麥,戴到自己耳朵上。

“我給你一分鐘的時間,馬上讓我和嬴政對話!”

約爾傑趾高氣揚道:“你還不具備和我談話的資格!”

江逸遲遲冇有迴應,隻玩味撥弄著方向盤。

“你聽到了嗎?我的莊園裡還有幾千人,擁有的武器是你不能想象的!”

約爾傑威脅道:“如果你們把嬴政交出來的話,一切就都還有迴旋的餘地。”

江逸仍然冇有回答,隻尋思始皇帝怎麼這麼受歡迎?

按道理始皇帝跟查理家族又冇有直接聯絡,甚至連一麵之緣都冇有,怎麼各個搶著要他?

“你冇有聽到嗎?”

約爾傑強忍著心頭怒火,還從冇人敢不搭理他!

江逸足足沉默了三分鐘。

約爾傑的血壓不斷飆升,就要忍不住爆發時。

江逸忽然說道:“哎呀,不好意思,我把我的翻譯器切換成了犬語,才能勉強聽懂你的話”

“都說人話是最難學的,聽你這聲音怎麼也得七老八十了,怎麼連自家的犬語學不會?”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一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一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烽火重燃的典藏華夏:開局對話十大皇帝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