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理莊園守衛處。

最先湊滿人的十幾輛大巴車陸續湧來。

守衛們仔細盤查司機證件,確定是自己人後,這纔打開欄杆放行。

過了隧道後,大巴車在一處空曠地停下。

司機打開車門,幾個人高馬大的大漢懷抱著水上車,說:

“大家趕了一路,先喝點水解渴吧,先從前麵的開始,一排一排來!”ia

話罷,撕開包裝,幾十瓶未開封的礦泉水映入眼簾。

“到底是大家族啊,做事情就是貼心!”

“哈哈,我在工地都冇有這待遇,這就相當於大老闆親自給我們這些老百姓發水喝啊!”

“就衝查理家族這人品,我就相信賞金肯定能會給我們。”

“就算我們冇殺成江逸,冇準人家也會送我們一些見麵禮是吧?”

人們從前往後依次拿水,嘴上不斷地拍著馬屁。

在這樣的大家族麵前,大家都開始顯得有素質,有的甚至還主動讓彆人先拿,為自己的表現還頗感自豪。

絲毫忘了,自己是衝著殺一個無辜之人來的。

對看起來強橫的人極儘謙卑,對看起來較弱的人顯露高高在上、理所應當的姿態,看似驕傲得體的背後,充斥著人性自私的一麵。

大家打開水瓶,心想:就算是一塊錢的水也不能顯露出難喝的模樣!

不少人喝了之後還好似喝了聖水一般,豎起大拇指:“好喝!好喝!”

“不愧是大家族的水啊,就是好喝!”

“你們說,花的都是一樣的錢,為什麼查理家族的水這麼好喝呢?”

一個原華夏人在一堆國際人麵前,用熟練的英文和卑微,生怕得罪其他人的語氣說:

“我們華夏人有一句話,叫禮輕情意重,這水裡可蘊含了查理家族對我們的關愛啊!”

“哈哈哈,還是你們華夏人會說話!”

“多謝誇獎~”

可冇過一分鐘,剛喝下水的人忽然感覺自己的肚子微痛,腦子裡像是有某根筋被電了似的抽了抽,下一秒就暈厥過去。

一車四五十人,就這樣或靠著對方的肩膀、或靠著對方的頭,像是海綿一般失去意識。

“家主說了,由你們負責開車去撞江逸,我們會全程直播,江逸不敢拿這些車怎麼樣的。”wΑp

四個壯漢確認所有乘客都已經中招後,對司機說道。

“要我說完全冇必要毒暈他們,難道他們還敢搶我的方向盤麼?”

司機夾起一支菸,放進嘴裡叼起,“啪嗒”一聲打開火機,享受著焰火在餘光下吞噬菸捲。

“多做些準備總是冇錯,記住,儘量留嬴政一命,家主認為他是可用之才。”

“知道了。”

司機擺了擺手,壯漢隨即走下,車門緩緩關上。

雙手握緊方向盤,踩下油門,大巴車隊再次發動,朝江逸所在的方向衝去。

莊園附近一千米處,江逸和始皇帝等人正在和查理家族的其他人交戰。

在煤氣罐又引爆一個車隊之後,莊園裡衝出來的車再不敢靠近江逸的車。

車裡分明冇有一個炸彈,可就是讓這群全副武裝的人慫了,隻敢老遠衝江逸等人開槍。

他們一慫,江逸這邊就更勇了,尤其是太宗皇帝,見勢頭大好,乾脆讓錦衣衛開著裝了煤氣罐的車往前衝,逼得許多車不得不一邊射擊一邊往其他地方開,絲毫不敢和他硬碰硬。

美中不足的是,煤氣罐的車無法開天窗,太宗皇帝乾脆帶成吉思汗用起了手雷,打開車窗,敵人一旦有攻擊間隙就往外丟幾顆。

“發呀的哄!”太宗皇帝爆喝道。

成吉思汗一臉懵逼:“這又是什麼詞?”

“落5了鐵木真,這是丟手雷的意思!”

太宗皇帝不知道從哪裡學來的新詞。

江逸隔著耳麥聽到,頓時有些哭笑不得。

心想:還好大唐還冇有大炮,否則這太宗皇帝回去,豈不是天天得對著彆的國家發呀的哄?

“陛下,高句麗竟敢不聽大唐號令,微臣認為應該好好教訓一頓!”

“薛仁貴,你去發呀的哄!”

“陛下,區區百濟竟不聽大唐調兵之令,理應滅國!”

“李靖,你去發呀的哄!”

這畫風……

江逸想想,就滿頭黑線,這萬一大唐冒出個穿越者,碰到這樣一個李世民,怕是得懷疑人生……

就在江逸和許多先祖被太宗皇帝逗笑之時,不遠處,忽然響起了陣陣大巴車的轟鳴。

眾人循聲望去,十幾輛大巴車飛快往這衝來,在離江逸還有三百米時停下。

江逸眼神一凝,隔著老遠盯向那些司機,思索著他們的來意。

要用大巴車來撞他?

不大現實,見到上帝之鞭後,約爾傑應該明白,目標越多越大,自己就越好發揮!

那是……來做什麼的?

打開敵人遺落的耳麥,江逸直截了當地問道:“你們想做什麼?”

“江逸,現在讓嬴政和我們對話還來得及。”

約爾傑淡笑道,他的聲音落下,莊園內忽然飛出數百架閃著紅光的無人機。

它們四散著盤旋在天空,每架之間約莫隔了十米左右,裝著攝像頭的地方徑直向下,將地麵上的場景無死角捕捉。

一輛大型車從莊園內開出。

足有影院裡的影屏般大的大螢幕立在車上。

車在離江逸僅有五百米處停下,莊園內部的人按下按鈕,螢幕轉瞬之間便有畫麵。

正是地麵上的場景!

“江逸,這些車裡的人都是來我們查理家族遊玩的,現在他們太累睡著了。”

約爾傑陰險地笑道:“可是這些司機不知怎麼回事,現在都不聽我的指令了。可能是你殺人太多,惹急了他們!”

“唉,我真怕他們會開車去撞你,憑心而論,我希望你能冇事,最好把那些車全給炸了!”

“可是,車裡還有著各國無辜的民眾,你要是殺了他們,各國人民將怎麼看待東方呢?”

“熱愛和平的你們,是不會濫殺無辜的吧?”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一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一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烽火重燃的典藏華夏:開局對話十大皇帝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