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一波接駁車從各大街道駛出,一些潛伏的記者混在殺手坐著的幾輛車裡,悄悄打開錄音設備。

微型攝像頭藏在袖子裡,手腕袖子上約莫一厘米處露出一個小洞,閃爍出極其微弱的紅光。

車內畫麵通過特定網絡傳輸到華夏台在牛約的記者分部,記者們抬起手腕,用手掌撐著腦袋,佯裝成睡覺的模樣。

上一波的人走後,其他接駁車立馬上前,停在剛纔的位置,等待下一批人質。

正午的牛約城迎來了一陣下班熱潮,烈日灑下發燙的光輝,曝曬萬千高樓大廈。

大都市的女白領們塗著防曬霜,踩著高跟鞋從寫字樓裡邁著窈窕的步伐走出。

熱風拂過臉頰,髮絲飄蕩在額前擋住視線,身姿曼妙的女人時不時撥弄自己的秀髮,露出精緻的容顏。

男人們頂著烈日依舊穿著西裝,夾著公文包,任憑冷汗不斷從額頭上冒出,時不時用手一擦。

俯瞰牛約城下的人頭湧動,有人朝著飯店走去,有人仍然為業務奔忙,工人們藏在建築工地裡歇涼,大家都在儘力活著。

但這看似祥和的一幕並冇有持久。

距離下班時間僅過了五分鐘,各條車水馬龍的街道口上,大巴車很快又座無虛席。

“終於下班了,還好江逸還冇死,否則光靠工資我們怎麼活嘛!”

“就是,就算是要死,他也該死在我們糙米人手中,為我們糙米人做貢獻嘛!”

“華夏人總說我們利己,嗬嗬,他們是不知道利己有多快樂!”

“隻要是有利於我們的,那就是上帝恩賜的機會啊,隻要能夠抓住,死幾個人算什麼!”

不少糙米人坐在大巴上笑著交流道:“我想江逸肯定冇多少體力了,現在去是最好的時機!”

大巴司機嫌在車上待久了無聊,推門走出主駕駛,走到上客的車門口,掏出打火機點燃一支菸,一邊抽,一邊輕佻地對路過的美女吹口哨。

偶爾遭到白眼,他也絲毫不介意,出現在自己眼前的美麗那就是上帝的恩賜,自己隻需要好好享受這些就行了。

這太陽可真是討厭,他纔剛出來幾分鐘就冒汗了,可那些美女也在流汗呢,瞧,汗水順著她們的臉頰流下,多有一番彆樣的風光。

就在他肆無忌憚地看著這些時。

一個穿著環衛工人服飾的婦人走到這邊,手裡還拎著個大袋子。

看起來像是些破銅爛鐵。

司機想著,對她不以為意。

她緩緩靠近,看了這車一眼,駐足在旁邊猶豫了一會,抬腳就要上去。

司機忍不住笑了起來,“咳咳”兩聲,差點被煙嗆著:

“哈哈,這年頭環衛工都想分一口蛋糕?”

“那個……不行嗎?”婦人唯唯諾諾道。

“行了行了,你快上去吧!”

司機擺了擺手,才懶得跟她多說,省得耽誤自己看美人。

“謝,謝謝……”

婦人抱著袋子,低頭上車,露出怯意和自卑。

坐著的人隻微微抬頭看了一眼,就像是碰見瘟神似的滿臉嫌棄。

些許汙垢掛在她的臉上,眾人看她的手臟臟的,衣服更是破舊不堪。

也不知道在上車前摸了些什麼東西,更不知道這些衣服都接觸過些什麼,還有那袋子裡,不會裝了啥惡臭垃圾吧,想想就噁心!

目光,越發的鄙夷。

尤其是當他們看到,這居然是張華夏臉之後,更加心生厭惡。

“喂!你要去殺江逸,好歹也換件乾淨點的衣服吧?!”

“就是,你一上車,我們這都發臭了,快把你的垃圾袋丟掉!”

“晦氣的死窮鬼,就你還想拿賞金,乖乖出去撿垃圾吧,我們可都是坐寫字樓的,一個月好幾千米元!”

不少人用英語怒罵道。看書溂

一些華夏人也是唯恐避之不及。

見婦人朝這邊靠近,生怕她坐或站到自己邊上,乾脆就把身子往外挪了挪,還伸出腿,用淩厲和排內的眼神死盯著她,發出嚴厲的警告。

這些人,你讓他們對外,他們可能唯唯諾諾,要麼當聖母,要麼當舔狗。ka

shu五

但要讓他們對內,他們能比誰都囂張跋扈。

“老太婆,下去吧,不要丟了我們華夏人的臉!”

“就是,我特麼都出國了,還得看你們這些又臟又差的人?”

擋住額頭和眼睛的雜亂長髮之間,一雙眸子死死盯了這些人一眼,隨即賠笑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哎,這就對了,要孝順好糙米人,爭取多交點稅你知不知道?”

“我就是孝順的好,交的稅多,你看我現在多風光!”

“就是,快滾下去吧!”

車上的人紛紛排斥道,揮手就要趕人。

眼看冇有一個人對她抱以善意,婦人像是確定了什麼似的,心頭大定。

隨即,她露出十分無奈的神色,看了看車門口的司機一眼。

高個司機見狀也是一臉晦氣,更懶得多說,往外不耐煩地招了招手。

婦人踉踉蹌蹌地往外走去,眼角流下淚來。

就在邁下車梯時,她“啊”的一聲,一腳踩空,一不小心摔了下去,下意識撲倒了司機,壓在了他身上。

麻袋在地麵上滾了幾圈,落到車底,但這會冇人注意這些。

“**!你知道我這件衣服值多少錢嗎?!”

司機倒在地上,意識到衣服可能臟了的他怒不可遏。

可下一秒,婦人用右手從上身袋子裡抽出一根長約食指長的銀針,左手捂住司機的嘴巴,一把將銀針插進他的心臟!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說著,又對著心臟插了幾下,假裝隻是因為摔倒而道歉。

那銀針多次刺在同一處,在最後一下時,婦人將整根針都留在了裡麵,導致鮮血外流的極慢。

等她再起身時,司機已經冇了氣息……

假裝因為撞倒了人而慌忙跑開,每跑出幾米,她就回頭對著那司機說:

“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應該撞倒你,願上帝能給你帶來好運!”

一邊說,心裡卻是想著:老孃的任務,就是送你去見上帝!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一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一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烽火重燃的典藏華夏:開局對話十大皇帝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