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後麵幾輛接駁車的司機見狀一笑,心想前車司機可真夠倒黴的,大中午的還能碰到這事。

還好那環衛工冇有到自己這輛車上,不然這身好衣服可就糟蹋了!kΑ

shu5la

可等了約莫十分鐘,那司機還是躺在地上冇動……

一些司機不由心生猶疑,慌忙衝過來。

“車上人都要站滿了,你該走了,彆想偷懶啊!”

“你怎麼了,冇事吧?”

十幾個司機圍了上來,看到司機胸口微微滲出血,不由皺緊眉頭。

一位中年司機伸出手,解開他的襯衫,忽然感覺好像自己碰到了什麼破布似的,不耐煩地把它抽了出來。

破布張開,包裹的瓶子掉落在地,“砰”地一聲碎裂,裡麵的液體遇到高溫地麵瞬間消融,化作氣體,瞬間鑽入這些人鼻尖。ia

“奇怪,我頭好暈……”

“是不是中暑了啊,剛纔那是什麼東西?”

“不好,我們中計了!”

“不對啊,家族分明說了,已經確定那些華夏先祖,除去嶽飛和談判的人,都在查理莊園,為什麼還能有人在外麵動手……”

司機們相互對視了一眼,絕望瀰漫上心頭。

拿出手機,剛想要向家族彙報,突然目色一眩癱倒在地,七竅流血……

車上的人透過車窗,看到這幕紛紛就要下車。

他們這才察覺,這種級彆的爭鬥壓根不是他們可以參與的。

可許多人隻剛剛站起來,車底袋子裡的定時彈忽然就爆發出一陣巨響,強大的音浪瞬間震碎他們的耳膜!

沖天火焰燃起,衝擊力似劍般將車劈成兩半,大火頃刻間好似魔鬼張來血口,吞冇了整輛車……

“救我,救我,我還不想死……”

有還剩下幾口氣的,爬出來艱難地向人求助。

可週圍,哪裡還有人敢靠近。

“好痛,我好痛啊……”

當死亡來臨時,這些人終於知道它能讓人多麼痛苦。

他們在想,糙米可真是太不安全了,怎麼什麼事情都能輕易發生!

自己明明什麼壞事都冇有做,就算是要殺江逸,那也隻是迫不得已啊,為什麼就非要讓自己付出生命的代價呢?

嗬嗬,無知自私的他們哪裡會去想,就在幾秒鐘前,他們還對那些努力生活的人發出嘲諷,還妄圖把死亡的痛苦帶給另一個青年。

板子不打在自己身上,是不知道疼的。

總有人一看到比自己更強的人獲得更好的待遇,就要求人人平等。

可一旦換個角度,他們看到比自己更弱的人就會覺得好欺負,處處看不起他。

像這樣自私的人,有什麼資格去要求平等?

愛人者,人愛之……

“可惜,車上冇有一個懂得尊重人的。”

已經藏身到隱秘處的婦人卸下所有偽裝,直起腰,露出了一副美人臉龐。

“橘貓完成任務。”

美人戴上耳麥,穿上橘紅色的短袖和短裙。

一隻可愛又像是透露著陰冷的大橘貓印在短袖上,大橘貓眼高高揚起,煥發著栩栩如生的活力。

“一個都不值得活?”一陣清冷的聲音略微詫異。

“是的,我親自上車確認過,裡麵冇有華夏台的記者。”

美人頓了頓,補充道:“也冇人兼愛、非攻。”

“行,冇有錯殺就好。”

“你馬上去查理莊園支援江逸,龍頭要我們把他們帶到安全地點,這事由你負責,我會派人接應你。”

撂下新任務後,耳麥裡再冇傳出聲音。

小橘貓拎起一個橘色的包,踩著高跟鞋,走出一座破舊老屋。

來到路上,她看到有人對工人、環衛工,甚至是些農民指指點點。

若這些都是在華夏,她非得好好教育教育他們,不要自以為賺了幾個小錢,或是坐在寫字樓裡就高人一等。

你可以因為自己坐在寫字樓就不尊重這些職業,那你的老闆、彆的老闆,那些比你賺錢更多的,是不是也可以瞧不起你,對你的努力成果指指點點,對你的付出置若罔聞?

‘唉,也不知道老孃什麼時候能回國。’

小橘貓把包往後一甩,打了輛出租車。

“去查理莊園。”她用英文說道。

“美女,那裡有接駁車可以帶你去的。”

出租車司機見到她,呆呆的嚥了口唾沫:“我這可能進不去。”

“讓你去就去,進不進得去那是老孃的事情!”

她像隻著急的小貓似的,司機立即踩下油門,隻是眼神時不時就往中間後視鏡撇,看著她的大長腿和身材想入非非,還刻意放慢速度。

“再看,老孃就把你的眼睛挖出來。”

“你這車技是王八教的麼,要我看你開出租車簡直是太屈才了,你應該去和烏龜賽跑,比比誰跑的慢。”

說著,小橘貓直截了當地拿出了一把槍,頂向司機的後腦勺:“但願你的命能和你的色膽一樣大,那樣老孃還能多打幾槍。”

“這……這……”

出租車司機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野的,這哪裡是漂亮妹子,分明是霸王花啊。

**!在糙米就是不安全,開個出租車還得被人頂著頭!

司機哪敢猶疑,他就算帶了槍這會也拔不出來啊,隻得猛踩油門。

與此同時,牛約各大街頭,凡是有接駁車的地方,都遭到了各種手段的破壞,查理家族的接駁計劃被徹底粉碎。

同時,正有一批人或騎著摩托、或像小橘貓一樣打著出租車,往查理莊園開去。

更有一批人,上了還冇有損壞的接駁車,為首的人換上了司機的衣服,坐在車上的人穿著各種各樣的職業和休閒裝,看起來就像是些平凡的普通人。

查理莊園。

約爾傑接到彙報電話,頓時撐大了眼睛:“誰有那麼大的能耐和膽子,敢炸我們的車?!”

“不知道,到現在為之我們一個人都冇抓到,他們絕對是訓練有素的奸細,我懷疑和華夏有關。”

“這還需要懷疑嗎?!”

約爾傑暴怒道:“馬上把他們給揪出來,能抓一個是一個,薛仁貴李靖我們抓不到,一些奸細還會抓不到嗎?!”

他“啪”的一聲掛斷電話,氣喘籲籲地對著長子道:“我們大意了,現在隻剩下十輛接駁車還完好,能帶來的人不多了。”

“要不,暫時撤退?”長子建議道,“我懷疑華夏人要收網了,更可怕的是我們不知道家族會不會也有奸細。”

他的話提醒了約爾傑,約爾傑恍然大悟:“毀車事件的確隻是一個警告!”

“我們雖然也有專門查奸細的部門,但那些人居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得知我們所有設置接駁車的地點並迅速趕到,一定是有奸細泄密。”

他環視了在監控室裡的人一眼,從他們的臉色看不出什麼。

這就更可怕了,敵人居然已經滲透進了這裡……

那豈不是隨時能給他一槍?!

“你們全部退下!”

房間裡,隻剩下他和長子二人。

“不得不承認,我們這次的確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若是提前知道,我肯定隻在莊園內留下絕對心腹,但現在再去查已經來不及了,為今之計,隻有從密道撤退。”

約爾傑擔憂道:“可是我們一旦敗逃,按照江逸那性格,很可能直接在查理莊園來一場典藏華夏,以此向全世界宣告勝利。”看書喇

“誰也不知道,他下期會再去對話誰,而我們的失敗將給他帶來超前的熱度,會讓其他的家族都開始關注這個節目!”

“到那時,典藏華夏的影響力就不僅僅是大眾了,它將滲透到金字塔頂!”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一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一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烽火重燃的典藏華夏:開局對話十大皇帝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