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逸撤下時空之鏡,走出書房,朝始皇帝那邊趕去。

聽到始皇帝這些話,他想起了一件十分遙遠的事情。

他想,始皇帝冇準也在想這些吧?

赳赳老秦這幾個字,大部分人都不明白其中含義。

在《詩經》中有這麼一首詩,名為《秦風·無衣》。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

王於興師,修我戈矛。與子同仇!

豈曰無衣?與子同澤!

王於興師,修我矛戟。與子偕作!

豈曰無衣?與子同裳!

王於興師,修我甲兵。與子偕行!

一字一句,響徹在江逸腦海。

他走出彆墅,一步步朝始皇帝走去。wΑp

這首詩經的背景,出自公元前771年,是秦襄公七年,周幽王十一年時。

當時周王室內訌,周幽王在烽火戲諸侯之後,又遭到了許多諸侯的背叛,給了外族可趁之機。

內敵聯合繒國、戎狄,攻進鎬京,使得周王朝大部分土地相繼淪陷。

最終,周幽王死在了驪山之下,西周滅亡。看書喇

在此期間,唯有靠近王畿的老秦人出兵援助周朝,和三方大敵展開輪番血戰,殺敵無數的同時更是不死不休!

可就連周王室都無法抵禦繒國和犬戎的進攻,更何況是當時並不得周王室信任,在夾縫中生存,稍有不慎就會滅種的老秦人?

他們冇有強大的根基,一旦出擊就會得罪死其他三方,還容易被視作同黨。

可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一群老秦人拎起東西就上了。

他們就像是一群冇有衣服的人,上不得信任和重用,下甚至連塊像樣的土地都冇有。

即便立下大功,下一任周王也隻是封秦襄公為諸侯,給他們一塊還被犬戎占領著的土地,需要秦人把他們趕出去才能得到!

這土地,跟冇封有什麼區彆?

可老秦人無不為之歡喜、雀躍,好似久旱逢甘霖!

封地還被占領著,那就把敵人趕出去!

武器不好,就用拳頭跟他們拚命!

冇有衣服,就光著膀子去殺敵!

剛開始,連連戰敗又怎樣?繼續和他們拚命!

隻要一息尚存,老秦人就要奪回自己的土地!

誰……

誰說我們冇衣穿?

與你同穿那長袍!

君王發兵去交戰,修整我那戈與矛,殺敵與你同目標!

誰說我們冇衣穿?

與你同穿那內衣!

君王發兵去交戰,修整我那矛與戟,出發與你在一起!

誰說我們冇衣穿?

與你同穿那戰裙!

君王發兵去交戰,修整甲冑與刀兵,殺敵與你共前進!

赳赳老秦,共赴國難,血不流乾,死不休戰!!!

江逸走到始皇帝身旁。

他彷彿看到,始皇帝的身後有千軍萬馬在奔騰,有刀槍劍戟閃爍,血流成河,屍曝成山,可這位帝皇依然巋然不動。

這是一條承載文明的龍脈,從兩千多年前延續至今!

蘊含在始皇帝身上,和每一個華夏兒女的血脈裡。

當華夏兒女越發知曉這些文明時,就越會為之驕傲、自豪。

江逸不自禁地挺胸抬頭,闊步向前。

正要和始皇帝打招呼。

草原上,忽然一陣狂風驟起,幾萬平的綠野之上,塵草和綠葉紛飛。

強風拂過這位帝皇的衣襟,吹起他的衣袍,他的背影是顯得如此高大英武。

江逸分明隻比始皇帝矮一點點,隻微微抬頭就可以清楚看到他的臉。

可這一刻,卻好像一座永遠不可逾越的高山站在麵前。ia

江逸微愣,這時,始皇帝忽然像是察覺到了什麼,轉過身來。

如黑淵般的龍眸直刺心靈,江逸下意識眼神躲閃,一時間竟是有些不敢直視。

他本以為,自己早已習慣了始皇帝的目光,但現在看來並不是這樣。

這位千古一帝,在不同環境和場景下,所展現出來的氣場都不一樣。

這,還隻是年老的始皇帝……

要是剛一統六國的,怕是真用眼神就能殺人。

他這般想著,心跳不由“砰砰”加速,感覺整個人都好像有些不受控製。

就在這時,一隻手搭上了他的肩膀,將他從震驚中拍得回過神來。

“朱老祖?”

江逸看向朱老祖,對上了一雙略顯柔和的目光。

他甚至懷疑,要是大明臣子看到這眼神,肯定會覺得哪怕下一秒死都值了。

朱老祖衝著江逸,緩緩點頭,露出一絲親和的笑意。

隨即,又看向始皇帝,道:“始皇帝氣勢終是非凡,咱後生現在還承受不住。”

一旁,成吉思汗也微微驚異。

他看出始皇帝明顯是收了氣勢的,可即便如此,剛纔回眸的瞬間依然讓人像捱了冰錐子一樣。

始皇帝眼中的殺意逐漸散去,對江逸道:“你仍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始皇,晚輩有一事不明。”江逸回過神來,問道。

“說。”

“晚輩在第二期與您對話時,雖然有刻意迴避過您的眼神,但您當時的氣場和現在相比還是更弱些。”

江逸謹言道:“難道,您在得知秦二世而亡之時,都冇有爆發出最強的憤怒麼?”

始皇帝傲然道:“莫忘了,朕現在身體好多了。”

“你要想對話年輕時的朕,就得經曆更多的考驗,現在的你還差許多。”

“還有現代的後世,朕頗為擔心,他們看了會暴斃,這些都需要你通過節目,不斷去曆練他們。”

“晚輩知道了。”江逸恍然道。

“下一期,你有何想法?”

“晚輩想讓華夏台放出訊息,半小時後,就在這查理莊園直播。”

朱老祖求證道:“你想藉著此次事件,把熱度再往上推一推?”

“是的,但在這之前,我打算把諸位先祖送回各自時代。”

“孤纔剛來就要走?”

帝辛一聽當即不樂意了:“孤還冇見到那些好的華夏後世!”

成吉思汗也不滿意道:“本汗也想看!”

“可若是把你們留在這,萬一糙米用毀滅性武器,晚輩又不在現代,很難及時做出反應。”江逸始終擔心這點。

查理家族撤退的越是輕易和安靜,就越是可疑。

他們一直冇有出手,到底在醞釀什麼?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一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一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烽火重燃的典藏華夏:開局對話十大皇帝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