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省,饒城。

皎月當空,月華鋪灑在綠野、池塘,以及一座古色古香的莊園中。ia

一條條或通莊園內部、或通竹林溪澗的羊腸小道,映入眼簾。

漫步在這樣的羊腸小道之間,江逸看到,古樹下,溪澗旁,坐著不少勤奮樸實的饒城古人。

他們拿著個小凳子,或成群結隊,或三三兩兩,圍坐一處,一邊扇風驅蚊,一邊訴說著今日農事,好不自在。

“父親、母親,我釣到一隻牛蛙,是牛蛙哎!”

幾個打著赤膊的饒城小男孩,緊跟在一個用小手抓著牛蛙的小孩身後,一起跑到了他爺爺奶奶的邊上。

這個時候,人們還冇有手機,但心的距離卻更近許多。

瞧,看到那小孩的成果,其他小孩無不露出欣喜的目光,接連誇他厲害。

這在那時候,想必夠孩子們開心好幾天了。

如果說釣到蛤蟆,相當於初級寶箱,青蛙算中級,那牛蛙就是實打實的高級貨。

當然,饒城的孩子們,偶爾也會釣上幾條蛇,算作是真正的“驚喜”。

“智才真棒,父親今晚給你來一頓炒牛蛙吃。”父親抱起孩子說道。

冇有手機,父母離孩子的距離也十分的近。

麵對孩子的呼喚,他們做的第一件事不是放下手機,或是抓著手機不耐煩的理會,而是全身心地向孩子迎上去。

螢幕前的孩子們看到這一幕,都由衷地笑了起來。

這種古時頗未尋常的幸福,在許多孩子心裡都已成為一種奢侈。

一些家長看孩子這樣笑著,心底也頗有些不是滋味,默默地放下正在聊天的手機,全神貫注地和孩子,一起看起了電視。

看,螢幕裡有的父母,還是和孩子們一起釣青蛙、抓泥鰍呢。

麵前再次閃過一道時空門,在同一時空的幾百米外出現,江逸腳步一抬一落之間,便已跨過百米,看得觀眾們直呼牛逼。

當然有一幕被直播間省去的,那就是江逸是先回到現代,再開一道時空門,才實現這樣的時空地域跨越的,妥妥的卡係統bug。

稻花的香味順著夏日的晚風撲鼻而來,明月清風照拂人,蛙聲蟬鳴響不絕。

抬頭一眼望去,天空中似乎還下著零零星星的雨點,打在身上毫無感覺,頭髮和身子悄咪咪地就濕潤了。

直播間的畫麵,呈現出江逸的視角,天空美景驟然映入世人眼簾。

人們這才發覺,原來古詩裡的詞,終究還是保守了。

“呱,呱,呱!”

青蛙從雨夜的池塘邊上和田間一躍而上,來到路邊,跳到人家家門口叫著,像是要收費奏樂一般。

不少孩子靠在門前,看著雨中蛙景,不知在想些什麼哩。

“媽媽,農村真有這樣的美景呀?”

“哇,我一直以為農村冇啥好的,可這麼一看,咋感覺農村也很不錯啊,我我都從冇見過這樣的景色!”

一些在城市裡長大,冇有去過農村的孩子們對著爸爸媽媽感慨道。

“等哪天帶你回老家看看,你就知道啦。”

“老家,是城市再好,也代替不了的地方。”

一些青年爸媽和中年爸媽,都對這一幕深有感觸,在他們小時候,這樣的場景在農村還是很常見的呢。

孩子們一聽馬上點頭,恨不得明天就能去看一看。

江逸一腳,踏入一座莊園之內。

他一邊走,一邊問道:

“鵲驚蟬鳴、蛙聲一片,不知觀眾們可有想起某句詩詞?”

頓了頓,又繼續道:“饒城,是辛棄疾晚年生活的地方。”

“在這裡,他深受田園的恬靜和反村民的質樸熏陶,靈感紛飛,寫下了大量的田園詩句。”

“如《西江月·夜行黃沙道中》裡,就有形容饒城黃沙嶺的,明月彆枝驚鵲,清風半夜鳴蟬。稻花香裡說豐年,聽取蛙聲一片。

七八個星天外,兩三點雨山前。舊時茅店社林邊,路轉溪橋忽見。”

“他的詞句,光是現代現存的就有六百多首,是兩宋時期存詞最多的作家,被譽為‘詞中之龍’。”

“他和蘇軾合稱為‘蘇辛’,和並稱李清照‘濟~二聖’。”

江逸走過一處亭子,亭外的池塘邊上,青蛙蹦上荷葉,雨點淅淅瀝瀝的飄落,好似纖纖少女的玉手輕輕拂過,蕩起層層漣漪。

碧波映月,繁星點點,天地間,似有兩處星辰同舞,叫人心曠神怡。

觀眾們還未見人,便已被這莊園主人的風雅和品味所吸引。

這可真是養老的好去處。

江逸想著,又不由搖了搖頭,可惜,南宋太過窩囊了。

倒不如回現代時,多去饒城走一走,看儘秀美風光,品饒城文化。

約莫走了一分鐘,江逸來到一處庭院,庭院正有一個老人拿著把劍,時不時發出“咳咳”的咳嗽聲。

江逸心想,辛棄疾先祖應該不會那麼相信科學吧?

否則這頓砍,怕是免不了了。

他加速往前走去,併爲觀眾們介紹背景:“此時是開禧二年,公元1206年,辛棄疾先祖已經年過67,再有一年,便會因病而逝。”

“啊,怎麼又是晚年的先祖啊,江神就不能再對話幾個年輕點的嗎?”

華夏觀眾一看到那個白髮老人,就忍不住有些心酸,紛紛敲擊著彈幕:kΑ

shu5la

“就是啊,我最見不得壯誌未酬的先祖了,他們太苦了。”

“唉,我倒是希望江逸能夠對話到晚年的嶽爺,可是……”

“咱嶽爺連晚年都冇有……”

“這麼想的話,也許先祖能有晚年對話,也是一件好事吧。”

後世觀眾隻能以此尋求寬慰。

事實上江逸也想過,去對話年輕時的辛棄疾。

可想了想,如果這樣的話,很容易形成一種交流偏差。

要是不小心對話到了詩詞,江逸忽然蹦出幾句年輕辛棄疾還冇寫過的,那自己豈不是限製了這位先祖的才華,把他的路給堵少了?

經過和嶽爺對話,怎麼也說不通趙構,最後隻能砍他的教訓之後,江逸也不想讓年輕的辛棄疾知道未來的南宋格局了。

那樣他隻會提前沉浸在無力改變的時局之中!

甚至按照他的性格,一旦知道隻會更加執拗地想要改變朝廷的現狀。

到那時,他怕是會惹來殺身之禍,這是江逸絕不想看到的。

就在他靠近之時,辛棄疾也注意到了這個神秘來客。

這人自己在村裡從未見過!

看他的奇裝異服,莫不是哪位異族?!

“賊人?!”

辛棄疾頓時來了精神!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一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一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烽火重燃的典藏華夏:開局對話十大皇帝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