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輩記得,當時年過八旬的陸遊先祖,也曾親自趕到行都,為韓侂冑獻計獻策,想要實現報國之夙願。”

江逸依據自己看到過的典籍,謹言道:

“可他剛跟韓侂冑提到北伐,韓侂冑就對他說:馬上殺敵乃武夫之事。先生文采蓋世,自當重用,豈可屈尊至此!日後大軍凱旋,請先生多寫些頌歌吧!”

“可即便如此,陸遊先祖仍然為北伐一事殫精竭慮。”

“韓侂冑用人失察,西線將軍吳曦外通金朝時,就是陸遊先祖多次催促吳曦,但吳曦最終還是叛變了。”

“西線叛變,東線主和,不久後韓侂冑也被禮部侍郎史彌遠殺害,使得北伐徹底失敗……”

“而後,陸遊先祖也憂憤成疾,鬱鬱而終了。”

“他臨終前,留下了絕筆《示兒》作為遺囑。”

江逸氣憤起身,悲傷的情緒好似泉水般湧上心頭,沉吟道:

“死去元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

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

觀眾們不見陸遊,可當聽到這首詩的時候,就彷彿看到了陸遊一般。

一個八旬多,瘦骨嶙峋的老人躺在床上,乾澀的眼角含著生命最後的幾滴淚水,幻想著有一天,王師北定中原日……

幻想著有一天,家祭聽得凱旋音……

可惜,這一切最終都隻成為了空想。

南宋,嗬嗬,多少有骨節的人,最後都被逼成了詩詞人?

要麼是君主冇長眼睛,要麼是掌權者冇長眼睛。

真有才華,忠於大宋的人往往不得重用,不忠的反而大多委以重任,明明有很多就發生在前幾任皇帝身上的前車之鑒,但就是不長教訓。

這樣的朝代不亡纔是見鬼。

隻是可惜了,那麼多立誌報國的文武誌士!

“務觀竟是這樣的下場?!”

辛棄疾頓時眼含熱淚,他已經有些相信,眼前這真的是自己的後世了。

剛纔那首詞,很像自己會寫出來的風格。

而這首詩,更是自己的好友務觀能寫出來的啊!

務觀,你,也和我一樣無奈嗎?

“是的。”看書喇

江逸不得不點頭道。

務觀是陸遊先祖的字,他和辛棄疾是好友。

前幾年辛棄疾去找韓侂冑的時候,陸遊先祖還給他作詩送彆,勉勵他為國效命,協助韓侂冑謹慎用兵,實現北伐大計。

在辛棄疾先祖去後不久,年過八旬的陸遊也走向了,他走過的路……

或許,陸遊先祖在臨逝世前,也很想見一見,已故的老朋友吧?

可是,他會跟他說什麼呢?

一念及此,江逸不禁抬起頭。

正見到,涼亭之外,那點點星空。

祥和、寧靜,一看到它們,心就會止不住地靜下來,就會不自禁地去幻想美好、和平的景象。

他想,陸遊先祖,和辛棄疾先祖,應該,無數次仰望過這樣的星空吧?

他緩緩的,往外走去。

微雨落下,點綴星辰,雨點浸濕他的頭髮和衣襟,時不時輕落在他的臉上。

這樣的雨,我們的先祖不知淋過多少次。

不知何時,辛棄疾走到了他邊上,和他一同仰望著這片星辰。

江逸隻手一揮,一麵時空之鏡驟然浮現在二人麵前。

辛棄疾還以為是碰到什麼敵人,立即把劍換到不習慣用的左手,右手伸出搭上江逸的肩膀,把江逸往後一推,牢牢護在身後。ia

“不要怕。”

辛棄疾左手提劍,直指那未知之物,聲音聽得人充滿安全感。

就像是一個威嚴肅穆的爺爺,在護著自己可能遭遇危險的孫兒一樣。

江逸心頭一暖,趕忙回道:“先祖,這是晚輩的特殊能力之一,這裡可以看到古今各個時段發生的事情。”

“您也很想,陸遊先祖吧?”

時空之鏡上,浮現出了陸遊先祖,去祭拜辛棄疾的一幕。

他已頭髮花白,皺紋密密麻麻地布在臉上,眼睛都已有些睜不開了。

像是,皺紋過多,又像是,哭紅了眼。

“唉,幼安啊,北伐,徹底失敗了……”

“史彌遠殺了韓侂冑,還把他的頭送到了金國,朝廷和金人達成了嘉定和議,我們又被金人降了一格。”

“嗬嗬,可笑吧,一個權相,居然被一個禮部侍郎斬了頭顱。”

“一個禮部侍郎,居然絲毫不顧國家的體麵和尊嚴,以“函首之恥”的代價,向金朝示好求和!!!”

“咳咳……”

陸遊劇烈地咳嗽了幾聲,趕忙伸出手捂住嘴角。

撤下手時,一口鮮血,沾滿了手掌。

“老朋友啊,你在下麵,給我留個位置。”

“我也病了,要不了多久就能去陪你了,朝廷昏庸到這個地步,我也冇辦法再做些什麼了,死,反而是個解脫吧……”

“你知道那協議的內容是什麼嗎?”

陸遊顧不得身上的疼痛,猛地激動起來:

“金人要我們認他們為伯父,每年要增加歲幣三十萬兩銀,三十萬匹絹!”

“除此之外,我們還要賠給金軍三百萬兩!”

“明知賠款隻能帶來短暫的和平,還動不動就賠,分明是我們捱打,卻還要給敵人賠錢,你說可笑不可笑!!!”

“你說這樣的朝廷,還能有什麼用?!”

“噗哇!!!”

陸遊先祖胸腔一陣劇痛,一口老血禁不住傾吐在了地上,身子一軟,不得不坐了下去,渾身像是失去了勁頭。

“對……對不起啊,幼安。”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一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一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烽火重燃的典藏華夏:開局對話十大皇帝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