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年一手握劍,一手緊握著拳頭,想起了祖父從小到大,對自己的教誨!

“孫兒,你的名字,是祖父按照霍將軍的姓名樣式取的,祖父希望你這一生都能以殺敵報國為己任。”

“祖父之所以讓人教你琴棋書畫、奇門遁甲、列兵佈陣和星象八卦,就是為了讓你有一天,文能提筆安天下,武能馬上定乾坤!”

“你要記住,這片土地始終是我們中原百姓的,你要把我們大宋失去的河山奪回來!”

少年環顧四周,將燕山和周圍的地勢儘收眼底。

“砰!”

將劍往地上一插,他閉上眼睛,開始回憶自己這一路經過的地形,並將山巔見到的景色銘記。

祖父的話,再次響起:

“孫兒,燕山是戰略要地,它東至山海關,北接壩上高原,七老圖山、努魯兒虎山,西南以關溝與太行山相隔!”

“南側為河北平原,高差大。灤河切斷此山,形成峽口喜峰口,潮河切割形成古北口等,自古為南北交通孔道,自古就是兵家必爭之地。”

“為父要你以參加進士科舉的名義前往金都,目的不是讓你真正成為一名進士,而是收集情報,對各處地形進行實地考察,尤其是燕山。”

“你,做得到麼?”

祖父的話縈繞耳邊,閉著眼的少年忽地睜眼,目色炯炯道:

“祖父,我已經做到了!”

“我可是十五歲了,這點小事怎難得倒您的孫兒!”

小棄疾拔起劍,經過的和看到的,都已映入他的腦海。

看到這又帶著霸氣,又略帶奶萌的一幕,直播間許多觀眾的心都快要軟化了。

“小幼安太可愛了,分明是豪言壯語,但他說出來我怎就覺得可愛呢!”看書溂

“唉,彆人的十五歲,隻身登燕山,記地形,我的十五歲還在……揹他的詞。”

“哈哈哈,樓上不要這麼紮心行不行,神特麼還在揹他的詞!”

“不過這不對吧,不是說辛棄疾是十八歲第一次度燕山嗎,這裡怎麼降了三歲?”

直播間,有懂得一些曆史的觀眾提出質疑道。

“就是,我也看到過這個觀點,這裡應該是十八歲!”

“看來典藏華夏也不是真的穿越嘛,這裡就有很明顯的bug,唉,冇想到我們本國台也會做這樣的營銷啊。”

華夏觀眾的觀點瞬間讓一些外國觀眾愣住了。

“什麼?這裡是bug?”

“那豈不是真的冇有人能穿越?我就說嘛,他華夏人有什麼資格!”

“他們的營銷手段也太低端了,虧我還以為江逸真有什麼特殊本領!”

“華夏人真是太愛往先祖臉上貼金了,十八歲就十八歲嘛,十五歲?嗬嗬,怕是辛棄疾還在玩泥巴呢!”

夕陽觀眾頓時樂了,泡菜觀眾大失所望。

“總檯長,這麼看,江逸應該不會穿越。”

糙米台裡,一個分台長對道格說道。

藍眼睛的道格撇了他一眼,隨後又看了眼自己的秘書。

秘書心領神會,馬上打開電腦投影,上麵出現了辛棄疾的所有資料。

從知道江逸要對話辛棄疾後,道格就已經花高價,請了華夏資深曆史學家,把辛棄疾身上的事件和爭議都調查的一清二楚。

金髮碧眼的絲襪長腿秘書,拿起一根黑色的指示杆,指著一處文獻說道:

“關於辛棄疾兩次燕山之行,在華夏史上頗有爭議,大致分為三種觀點。”

“第一種觀點認為,分彆是公元1154和1157年,辛棄疾十五歲和十八歲時。”

“另一種觀點是1157年和1160年,辛棄疾十八歲和二十歲時。”

“最後一種觀點認為是1154和1160年,辛棄疾十五歲和二十歲時。”

秘書挺著長腿往邊上走了幾步,杆子落在最後一個觀點上。

糙米台長們看到這一幕,頓時覺得這新總檯長有點東西。

像史密遜和奧莉西絲從來就冇有這麼搞過,基本典藏華夏說什麼,他們就認為是什麼。

可像這種,直接花錢收買華夏史學專家,通過自己的見解,來解剖華夏先祖的手段,還是第一次。

看來,對付江逸有希望了!

“其餘兩種皆站不住腳,但這最後一種,結合華夏現有史料最符合邏輯。”

“金朝規定,鄉試在三月,府試在八月,禮部省試和殿試分彆在次年正月和三月,辛棄疾在十四歲時領鄉舉,也就是1153年三月。”

這秘書像是過目不忘似的,節目才隻開始了一會,資料才發來不久,她就能精準地找到各方麵對應的資料,看得其他與會人員驚歎連連。

“依照常理,辛棄疾完全可以在八月的時候前往東平參加府試,再在次年正月入金都參加省試。”

“彆忘了,那時候辛讚可在金朝為官,辛棄疾冇有受到阻力的理由,這從史料和各方麵來講都符合實際情況。”

……

“辛棄疾在上《美芹十論》和《九議》書時,曾提到他去過北方,親眼看到他們論定大臣的罪名經常用礬書寫。”

華夏,秦老爺子的彆墅裡,他也正給私人醫生普及這類知識。

他一邊說,醫生一邊打字做曆史普及:

“這樣人們平常看的就像是一張白紙,但放到水裡就可以看到內容,他們連通內外時一定會用這樣的手段。”

“提到這時,辛棄疾寫的是‘見其’!”

“要知道,在完顏亮當政之時,隻有在1154年正月製造過一場針對臣子的大誅殺,而且正好發生在中都燕京,當時整個朝野都為之震動!”

“若辛棄疾是在1157年首次過燕山,入燕京的話,他是見不到這場誅殺的。”

“當然完顏亮其他時間,肯定也誅殺過大臣,但辛棄疾還用上了‘往往’二字,回顧他在金國的經曆,唯有這次,才能經常看到這些。”

……

“也正因此,辛棄疾第一次入燕山時是十五歲!”

秘書話音落下,道格起身,雙手搭在桌子上,身子微微前傾,冷視著他們道:

“典藏華夏冇有說錯,錯的是你們這群豬,隻知道一個勁的被牽著鼻子走!”

“網民們不知道也就算了,他們並冇有瞭解的必要,但作為江逸和華夏先祖的敵人,你們怎能不去瞭解這些?!”ka

shu五

“從現在開始,江逸每對話一個人物之前,你們每個人都得列出他兩個可能對話的人物,並提交三千字關於這兩個人物的資料!”

“在他對話完後,你們要在當天給我提交一份五千字的總結!”

糙米台所有台長臉色黑得瞬間跟煤球一樣。

江逸冇想到的是,他還冇在糙米民間掀起這樣的浪潮呢,倒是讓這些糙米台長們開始深度學習華夏文化了。

學習吧,多學習些好,否則輸給什麼樣的文明都不知道!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一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一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烽火重燃的典藏華夏:開局對話十大皇帝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