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概,隻有讓他泄憤吧……

江逸心念一動,一道足夠利劍出入的時空門出現。

右手探入,往外一拉,一把永樂劍,出現在他的手中。

一道時空之鏡彙聚成人臉模樣,將江逸的頭覆蓋。

此時的他,臉變成了這個時期的金人相貌。

他朝辛棄疾迎了上去,辛棄疾見到他頓時怒髮衝冠,劍劍衝著他的要害刺來!

江逸隻擋不攻,經常還讓他砍幾下。

辛棄疾砍了一會之後,氣喘籲籲,有些累的停止下來。ia

他像是冷靜了些,說道:“收起來吧。”

時空之鏡收起,江逸恢複原樣。

“你到底,不是真正的賊。”

“我也終究,過了能殺敵的年紀,往後就是遇見賊人,也隻有魚死網破之功,再無衝陣之力了。”

辛棄疾雖然無奈,但總算是平靜下來,否則江逸真怕他這個年紀了,承受不住血壓飆升的後果。

他再起揚起劍,在月色下舞動起來,這一次,依然沉重,隻是不再瘋狂。

江逸在一旁靜靜的看著,心知現在不是對話的好時機。

本想直接去到半個時辰後,忽聽他問道:“後生,你為何而來?”

為何而來?

江逸再次思考起這個問題,這幾乎是中期每個先祖都會問自己的一件事。

是啊,為何而來?

還冇等他解釋直播的事情,辛棄疾收緩劍勢,問道:“你有如此能力,何不去秦、漢、唐,一睹我華夏輝煌硬氣之時?”

“你亦可以在那裡,以後輩的身份,受到秦皇漢武等先祖的庇佑,擁有享之不儘的榮華富貴,又為何來對話我這老朽?”

他這一問,現代世界無數的觀眾也開始思考起來。

“是啊,我要是擁有這樣的能力,肯定藏著掖著,到時候想去哪就去哪,還不用擔心那些殺手針對!”

“就是,我肯定會利用後世的身份,去大唐做一個逍遙散人!”

“太宗皇帝雖然傲嬌了點,但幾個土豆就能收買了,混個小爵位三妻四妾多香啊。”

江逸略微遲疑,冇想到先祖居然想到這麼深遠的一層,大概是對宋朝真的太失望了……

是啊,在漢唐盛世之下,他完全可以一個人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儘長安花,可為什麼選擇一次又一次直麵危險去對話。

大概,是執念?

他最開始,隻是接受台裡的任務,主持了一個節目。

可當一個人親身瞭解到秦皇漢武等人的雄心,體會到先輩之苦,他還能什麼也不做,安安心心的獨自逍遙嗎?

江逸鄭重看向辛棄疾,道:“晚輩是為對話古今而來。”

“現如今,華夏後世崇洋媚外者、卑躬屈膝者眾,對自身承載的文明知之甚少,以至於心無底氣,身無骨節。

“一路行來,我曾和華夏後世們一起讀過秦皇漢武,對過唐宗明祖,也曾於烏江江畔話項羽,風波庭裡見嶽飛,狼居胥上見軍侯,天樞之下會女帝……

雖,或有瑕疵之處,但已儘心而為,鞠躬儘瘁。

恨晚輩冇什麼才能,無法進行完美的對話,以至於未能將每一期最優化,唯有不斷摸索、精進。

至於先祖所說的,到任意一個厲害的朝代去享受榮華富貴,晚輩不是聖人,並非冇有想過……

可在這變化無常的生命中,總有一些事情和人,值得我們以命相搏。

就像先祖可以為了後世以命相搏一樣。

守祖宗之業,奠後世之基,是每一代華夏兒女的使命。

華夏民族是憑此走到今天,更將憑此執掌未來。”

江逸的聲音震顫古今,辛棄疾收起劍,認真聆聽著他的一字一句。

“守祖宗之業,奠後世之基,好句,好句!”

辛棄疾目色炯炯,彷彿從江逸身上看到了希望。

江逸的眼眸深邃而透亮,好似黑洞中閃耀著一道恒光。

辛棄疾越看這後世越喜歡,胸中一股熱血升騰:

“若後世都能你這般想,大宋之弱將不複存在!”

“對了,你見過嶽霍二位將軍了?”

剛纔,聽到嶽飛和霍去病的時候,他的眼裡充滿了光。

江逸點頭道:“見過了。”

“那你為何還來見我?”

辛棄疾歎氣道:“我一冇有嶽霍那般才能,二冇有他們那樣的不世之功,不過是個終身不得誌的老頭罷了。”

“先祖,您何需妄自菲薄?”

江逸言辭懇切中帶著堅定:

“後世可一直稱您為詞中之龍,並牢記著您的功勳!”

“我們可都認為,您是一個二度燕山,二十一歲斬義端,二十二歲敢率五十騎,去挑人家五萬大營,於萬軍叢中活捉叛徒的英雄!”

“您雖然因為朝廷原因,未能在沙場上建立更大的功勳,但僅此二事就足以證明您的文韜武略,過錯並不在您!”

聽到五十騎挑五萬大營,一直古井無波的霍去病眼神忽地明亮起來。

眼神一眯一鬆之間,像是鎖定了美味薯條似的。

他豎起耳朵,不想再錯過後麵的每一個字。

“那算得什麼功勞……”辛棄疾搖了搖頭。

“怎能不算?!”

江逸一劍刺出,淩空虛畫一圈,一麵時空之鏡驟然浮現。

“辛棄疾,你竟敢丟失帥印,該當何罪?!”

軍帳之內,義軍首領耿京怒斥辛棄疾道!

事情既然已經出了,就必須得找個人背鍋立威,更何況盜印的義端和尚還是辛棄疾推薦來的。

“來人,把他拖出去斬了!”

耿京正要軍法從事,二十一歲的辛棄疾眉頭未皺一下,隻道:kΑ

shu5la

“元帥隻需給我三天時間,三天之內,若我無法抓回義端,自當讓人提著我的頭顱覆命!”

三天?

耿京詫異道,在辛棄疾剛帶領兩千人馬來投奔自己時,自己也隻認為眼前這人不過隻是個秀才罷了!

可後來辛棄疾就在軍中嶄露出頭角!

在和金軍的作戰中連翻勝利,他甚至還立下了幾千打敗近萬的戰績,這在當時的背景下已經是了不得。

再加上自己的隊5就缺辛棄疾這般能文能武的人,於是就命他為掌書記,執掌軍中帥印和文書。

可這次的事情並不一樣,義端和尚雖然看似遊手好閒,可在投奔自己之前,好歹也能帶一千多人馬的小頭領,更何況已熟悉軍中不少事務。

此次盜走帥印,便是他蓄謀已久的事情,必定想好了撤退的路。

要想在三天內奪回帥印基本不可能,明眼人都知道,他肯定是投奔軍營去了!

可耿京又不想輕易處死辛棄疾……

想了想,最終還是點頭,給了他一個機會。

但為了說服軍中其他將領,他讓辛棄疾立下了軍令狀。

軍令狀一立,辛棄疾二話不說,提劍上馬!

馬蹄朝前抬起,辛棄疾“駕”的一聲驅馬奔出,戰馬跨過柵欄,直奔金營。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一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一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烽火重燃的典藏華夏:開局對話十大皇帝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