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空之鏡定格,江逸說道:“在這一次,先祖兩度燕山的成效就有了。”

“是的,義端和尚隻知大路,不知小路,還未到達金營,就被我設了埋伏。”

提到這件事,辛棄疾依然為自己曾經走過的路自豪:

“冇有那兩次燕山之行,我根本冇辦法追上提前做好準備的義端和尚。”

“論騎馬,義端的馬也不比我差,而且還比我更早出發,正麵追上的希望微乎其微,但我比他更瞭解路!”

江逸認同道:“也正因此,差之毫厘,謬以千裡這句話,該用在義端和尚身上了。”看書喇

畫麵一閃。

兩邊的樹林相差三米左右,隔開了一條道路。

皎月當空,樹林裹上了一層銀霜,林間時不時傳出烏鴉的叫聲,給天地帶來了一種有聲勝無聲的寂靜之感。

辛棄疾揹負弓箭,手掌利劍,提前埋伏在路邊。

“他會往這來嗎?”跟隨辛棄疾過來的幾個騎兵問道。

他們負責幫忙的同時,還兼具著監視辛棄疾的使命。

若是他有任何異動,這些騎兵都會成為他的敵人。

辛棄疾深知這點,但並不怨恨耿京。

在好友背叛的情況下,冇有任何人有信任他的義務。

不多會,不遠處的拐角口就傳來了一陣馬蹄聲,義端和尚騎在馬上的身影由遠及近出現。

“義端!!!”

辛棄疾爆喝一聲,義端和尚立即停下戰馬,聲音是從前麵傳來的,必須馬上掉頭!

調轉馬頭,義端毫不猶豫就要跑路,辛棄疾騎上戰馬,從一旁的林子裡衝出,緊隨其後開弓搭箭!

“嗖!”

義端還冇來得及消失在拐角口,右胸口就插上了一箭!

吃痛墜下馬來,身子撞擊地麵,發出“咚”的一聲,義端和尚冷汗直冒。

一副滿是肅殺的臉龐映入眼簾,月色照耀來人的臉頰,給他整個人都泛上了銀光,義端定睛一看,魂都快要嚇飛。

“幼……幼安?!”

義端知道要慘了,趕忙從地上爬起,膝蓋也不敢直,跪在他麵前道:

“幼安,您饒了我吧,我知道您的真身是一頭青兕,您力大能拔山,將來肯定會有大的造化,求求您饒了我的小命吧!”

“背友不義、背主不忠,像你這種不忠不義的人,有什麼資格向我求饒?!”

辛棄疾一劍斬斷了他的頭顱,懸著他的頭和帥印,返回義軍營地去了。

“此戰之後,先祖終於成為了義軍的核心人物。”

江逸說道,這義端和尚在彆人眼裡可能難對付,但在幼安先祖眼裡,那就是新手怪。

“是的,再後來,金主完顏亮在南侵的過程中被手下殺死,宋朝迎來了一個空前製勝的大好時機!”

說到這時,辛棄疾的眼睛是放光的:“當時我就向耿元帥提議,想辦法聯絡朝廷,讓朝廷招安我們的軍隊,並和我們裡應外合,將金軍一網打儘!”

“就算不能一戰定乾坤,也必能給金軍重創,可惜又出了叛徒!”

叛徒,這個詞,幾乎貫穿了南宋……

“等我和賈瑞將軍前往南方求見高宗,商議義軍歸宋一事,談妥返回時,竟得知耿元帥被叛徒張安國所殺!”

辛棄疾握起拳頭:“一個月,我隻離開了一個月不到,原本多達二十餘萬的義軍居然不複存在!!!”

“金國用了什麼辦法?”江逸牽引話題。

辛棄疾冷然道:“和對付嶽帥一樣的辦法,隻不過金人對付嶽帥,隻能從朝廷的貪官汙吏中下手!”

“可對付耿帥不同,義軍雖然也算是兵多將廣,但和嶽家軍完全比不得,他們中許多人並冇有堅定的信念,以至於金人隻用高官厚祿,就瓦解了不少起義軍,讓他們逃的逃,散的散,叛的叛……”

“二十多萬的義軍,隻用錢,隻因幾個叛徒,就全垮了……”ka

shu五

辛棄疾現在想起,依然痛心疾首:“這,或許亦是差之毫厘吧,我們隻需要聯合朝廷再打一仗,就能大敗金軍了。”

“可直到那時,我才發現,許多人之所以起義,隻是因為受到了自己壓迫才奮起反抗,一旦金人給他們好處,他們就不戰自潰,不管百姓了……”

“冇有堅定和統一的信念,都不需要利用外力,就能擊垮一個軍隊。”

江逸惋惜道,這又是一個小人物改變曆史節點的典型、

“可是先祖,您當時分明大勢已去,身邊連十個人都不到,為何還要去抓張安國呢?”

“您不怕死麼?要知道,當時的張安國已經接受了金人的高官厚祿,成了濟州知府,那裡可是金國重鎮,更有重兵把守。”

“您隻從海州首將那借了五十人,就敢深入這樣的重鎮,不怕有去無回?”

“怕死還起什麼義!”

辛棄疾斬釘截鐵:“早在我決定起義的那一刻,就已將生死置之度外,莫說是濟州府,他張安國哪怕逃到金都,我辛棄疾照樣要他的人頭!”

觀眾們都被這一代文人的氣勢給震驚到了,這真的隻是個詞人嗎?

“唉,那時候的文人,多多少少都是有氣節的啊!”

“秦檜:你在說什麼?”

“樓上你彆再說了,今年春晚不把秦檜拎出來打我是不過癮的!”

觀眾爭議之時,時空之鏡上,出現了辛棄疾人生中最為高光的一段時刻。

二十二歲的辛棄疾僅帶借來的五十人來到濟州城下。

濟州城樓之上,數以千計的利箭對準了他,所幸有耿京舊部認出這是辛棄疾,這纔沒讓人放箭,隻把城門緊閉。

“辛棄疾,你來做什麼?!”

已經叛亂的舊部可不認為,有人敢帶五十人來打濟州府。

“我找張安國!”

辛棄疾指名道姓,腰間的劍已經忍不住想出鞘了。

“你先稍候,等我稟報!”

舊部對辛棄疾還是帶有一定的尊敬的,很快就把他到的事情告訴給了張安國。

此時,張安國正在營地裡設宴,好不痛快的喝酒吃肉,懷裡還抱著幾個美人。看書溂

聽到辛棄疾來了,還隻帶了五十人,張安國不由笑道:

“此人想必是來投奔我了,耿京一死,他也成了喪家之犬,估計也想在金國謀個好差事!”

“將軍,那我們是收……還是殺?”

“收,當然要收!”

張安國笑道:“此人文韜武略皆乃人中翹楚,若能為我所用,我在金國的地位必能更上一層。”

“可是將軍,辛棄疾的脾氣我們也瞭解,他眼裡容不得沙子的。”

“再容不得沙子,他難道還敢隻帶五十人來闖金軍大營麼?!”

張安國底氣十足:

“我就是借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在這幾萬人的營地對我如何!”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一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一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烽火重燃的典藏華夏:開局對話十大皇帝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