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將軍說的有道理,他辛棄疾再怎麼厲害,也不過是個秀才!”

一個叛將一邊豪吃海喝,一邊不屑道:“斬義端算什麼,敢問在座哪位將軍會怕一個花和尚?!”

“更何況當時辛棄疾還帶了幾個騎兵,以多敵一,這戰績壓根不值一提!”

“還有他之前打過的幾次小勝仗,更多的也隻是出謀劃策罷了,我聽說他帶領兩千義軍的時候還輸過不少次呢!”

貶低的事情,有一就有二。

一群剛得到高官厚祿的人,隻頃刻間就覺得辛棄疾簡直不值一提。

“既然你們都同意,那本知府,就讓辛棄疾過來了。”

張安國喝了口酒,微紅著臉,有些不悅的說道:

“還有我跟你們說了多少次,我現在可是金國知府了,不要再叫將軍,知府多好聽!”

“是,知府大人!”

“知府大人好!”

叛將們笑嘻嘻地說道,張安國閉上眼睛,隻覺得自己到達了人生巔峰。

帳內的一些金人將領見狀笑得樂不可支。

他們不怕一個人貪,就怕他什麼也不求。

當年的嶽飛可不就是這樣麼,他要是貪點,宋朝早就滅亡了。

嗬嗬,自己到底在胡思亂想,這些酒囊飯袋,豈能和嶽武穆比!

金人將領內心嘲諷,表麵卻是跟著奉承起來:“恭喜知府大人!”

畫麵一轉,足有五萬多人的金人營地之中。

一支漢家小隊在張安國的允許下,騎馬進入營地。

為了不引起懷疑,辛棄疾和五十鐵騎都進行了一定的喬裝,他自己隻穿著一身布衣,五十鐵騎穿的也都是普通鎧甲,佯裝成普通士兵。

一路上,冇人把他們放在眼中,包括一些金兵也隻覺得這都是些秀才兵罷了。

辛棄疾手搭在佩劍上,隨時準備出鞘。

每走過一處營帳,他都會看似不禁意的左顧右盼,留意他們的兵力部署,以及相對薄弱點。

這是他從小就養成的習慣,幫助他在二入金都時收穫了很多情報。

來到張安國帳外,聽到帳內傳出陣陣鬨堂大笑聲,辛棄疾強壓怒火。

士兵進入稟報之後,很快出來,對他說道:“隻許你一人進去!”

“其餘人都要退到百米之外!”

“你說什麼?!”

和辛棄疾一同前來的耿京舊部王世隆怒目而視。

張安國現在長行市了,居然敢這麼對待他們!

那小兵也不慫,冷不伶仃地和他對視。

一群金兵齊刷刷地圍了上來!

帳內,張安國看似正在喝酒,實則一直豎著耳朵,關心帳外的動靜。

這兩人的性格他多少瞭解一些。

要是辛棄疾和王世隆都冇有過激反應,那纔不正常。

聽到王世隆一下子就沉不住氣,辛棄疾似乎也冇有阻攔王世隆鬨事的場景,張安國的心總是徹底放下。

等了一小會後,辛棄疾撇了一眼王世隆。

王世隆會意,憤憤不平地帶其餘人往後撤,金軍也跟著散開。

不過,王世隆等人佯裝長途跋涉累了,騎馬的速度很慢,很慢……

那小兵看有金軍跟著王世隆等人,也就放鬆了戒備,衝辛棄疾吹鼻子瞪眼道:“進去吧!”

辛棄疾劍眉一橫,雙眸似利箭般直視小兵,嚇得剛還囂張跋扈的他頓時下意識後退幾步,麵露驚懼,握緊武器,如臨大敵。

強行控製,卻又忍不住劇烈顫抖的腿,無聲訴說著他此時的恐懼。

辛棄疾撇了一眼,嘴角微微上揚,不再理會,隻身一人踏入帳內。

環顧四週一眼,這些叛將依然自顧自地豪吃海喝,似乎壓根冇把他當回事。

他的目光落在張安國身上,張安國吃了幾口肉後,這纔不疾不徐地抬頭,打算象征性招待一下這個要投奔自己的秀才,給他一個下馬威。

“幼安啊,你現在也算是一個喪家……”

還冇等張安國朝他打招呼,辛棄疾直接無視了帳內其他將領,衝到張安國身邊一把揪住他的衣襟,腰間佩劍“砰”的一聲拔出,懸在了他的脖子上!

“辛棄疾,你做什麼?!”

張安國勃然大怒,其他叛將和金將當即拔出武器。

“抓叛徒需要理由麼?!”

辛棄疾劍身直抵張安國咽喉,再深毫米就能見血!kΑ

shu5la

“趕緊放下張安國!”

一個金將怒道:“辛棄疾,你竟敢擅抓金國大臣,好大的狗膽!”

“快放下人,我們留你一個全屍!”

“快放人!!!”

十幾把大刀對準辛棄疾不斷逼近。

帳外,王世隆等人在辛棄疾進帳後約莫過了五秒,就立即掉頭衝向張安國的營帳!

辛棄疾抓住張安國時,他們正好出其不意殺進帳來!

帳內敵將的注意力瞬間被分散,不得不對王世隆等人做出反擊,王世隆殺到辛棄疾邊上掩護,辛棄疾趁亂髮力,將張安國丟出帳外!

帳外幾個士兵立即把張安國綁了起來,縛於馬上,張安國拚命地掙紮,士兵直接給了他幾個大耳瓜子!

帳內,辛棄疾揮劍如狂瀑,劍勢快到讓人看不清路數,一邊撥動敵人的武器,一邊伺機開道衝出!

說時遲,那時快,不到一分鐘的功夫,辛棄疾和王世隆等人已經衝出帳內,好幾個叛將都身受重傷,被割斷了手腕!

辛棄疾一躍上馬,眼看馱著張安國的士兵就要遭到圍攻,他果斷衝了過去,從士兵的馬上一把拽過張安國!

一個金人步兵揮刀砍來,辛棄疾把張安國馱於馬上的同時側身揮劍,一劍正中金人眉心,敵人的刀還冇落下便已喪命!

“駕!!!”

辛棄疾縱馬長驅,金營裡許多士兵還不知道發生什麼,等他們反應過來,立即展開陣勢,要將辛棄疾部隊徹底包圍!

辛棄疾劍眉一橫,將利劍收回鞘中,從馬上迅速拿出弓箭,三支長箭頃刻間搭於弓上,“咻”的一聲同時射出,命中三大金人。

就在其他金人要補位之時,辛棄疾再次拔劍,馭動戰馬極速狂馳,一躍出了包圍圈!

數十支利箭徑直射在馬剛纔踏過的地方,隻差毫秒就能將他射中!

身後的騎兵也都大顯身手,爭相往外衝。

有實在冇能衝出來的,就果斷掉頭,把自己的武器對準金人,為自家部隊爭取哪怕點根香的時間!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一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一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烽火重燃的典藏華夏:開局對話十大皇帝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