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嗚”

金人的號角聲響徹營地,數以萬計的金兵不顧一切地朝辛棄疾追去。

十大被困的騎兵在為首騎兵的帶領下,把寶劍收回劍鞘!

麵對敵軍的洪流,他們深知一旦短兵相接,必將屍骨無存,可那又怎樣,他們北地的起義軍,是在無儘壓迫之上,揭竿而起,立誌恢複河山的戰士!

縱然有背叛,縱然不少人已經變質,但那不能成為自己變質的理由。

這十人仍然記得,自己當初為何要參軍,如今又為何而來!

“兄弟們,為了大宋”

“殺!!!”看書喇

他們快速卸下背上的弓,準備好攜帶的箭,“駕”的一聲,朝著敵人的洪流奔去!

不勝其數的金軍騎兵衝鋒在來,馬蹄所踏之處蕩起滾滾煙塵,浩浩蕩蕩,但在他們眼中,隻有三個人。

眼看敵人進入箭的射程,十人搭三箭開弓,將弓拉滿,可還冇得及射出,便有幾支敵人的箭從身後射穿了他們的胸膛!

“噗嗤!”

胸口,傳來瀕死的劇痛,三個騎兵還未來得及射出箭就已落下馬來,臨死前拚命地想要再把箭對準敵人,可眼皮就好似泰山般墜壓下來,緊握著弦的手不由一鬆,再無意識……

其餘騎兵由於冇有傷到要害,忍痛射出了一波利箭,命中了敵方了四五個騎兵,隨之而來的是已經靠近身邊的騎兵彎刀!

來不得有任何有猶疑,他們迅速拔出劍,想要再拉幾個墊背,敵人的刀齊齊落下,好似一道銀色海嘯壓頂,不斷地砍在他們的劍上、身上……

利劍,在彎刀的不斷撞擊之下被斬斷,身上的每一處部位,都被十幾把刀抬了又落,落了又抬的砍著。

敵人的騎兵幾乎冇有任何停頓,就馭馬踏過了他們的身體……

微風吹在他們的身上,像是一把把在尖刀在刮他們的骨頭,他們甚至聽到了刮骨的聲音。

就連呼吸,都是疼痛……

“宋……大宋……”

僅剩微弱氣息的騎兵向南而望,戰馬不斷地踐踏在他們的身上,皮開肉綻,骨斷肢離。

他們的眼皮子一張一合,額上除了冷汗,就是馬蹄印和鮮血。

這時候,他們多希望,可以看到自己國家的軍隊出現啊。

時空之鏡,浮現出這些騎兵,腦海裡最後想的畫麵。

金軍南下,宋朝無數的百姓慘遭屠戮,山河破碎,民不聊生。

他們那時還隻是個一群孩子,本該在田間嬉戲,或承歡在自己的父母膝下,或跟著爺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可是,金軍的到來打破了本該屬於他們的平靜,一把把屠刀對準了他們的父母和夥伴。

“殺了他們,這些東西就全是我們的了!”

“哈哈哈,這個女人好漂亮啊,給我拖進去!”

“不要抓我孃親,不要抓我孃親!”

還是小孩的他們撕心裂肺地呐喊著!

他們拚命地抓著孃親的手,不想讓她被壞蛋搶跑,但被幾個金軍一腳惡狠狠地踹開,他們無助地倒在地上,看著孃親被拖進了一個房子。

“啊!!!”

屋內,傳來孃親撕心裂肺的哀嚎。

“救命啊,誰來救救我們孃親,誰來救救我們孃親!”

孩子們的淚水佈滿眼眶,好似瀑布般流淌著,已讓他們看不清路。

金軍猖獗地笑著,把彎刀對準他們,冷笑道:“哈哈哈,你們的朝廷都已經南下當縮頭烏龜了,還指望誰能來救你們!”

“跟這些臭孩子廢什麼話,還不快殺了,等會也進去快活快活!”

孩子們“啊”的一聲,拽起拳頭朝他們衝了過去,幾個金軍抬起大刀,就要對著他們的頭顱砍下。

孩子們知道,自己這下死定了,可是,誰來救救他們的孃親啊!

“孃親!孃親!”

他們撕心裂肺的呐喊著,可就像金人說的那樣,朝廷都怕了,還有誰能來救他們的孃親啊……

嗚嗚嗚……

嗚嗚嗚……

他們的內心,絕望了,隻恨這朝廷,恨這金人!

金人猖獗的笑意浮現眼前,刀子撕拉一聲就要落下!

忽然,一支利箭穿風破雨,自南而來,將金人的大刀射偏!

金人一刀落在邊上,怒不可遏道:“是誰?!”

扭頭看去,金人憤怒的眼眸逐漸遍佈恐懼。

一麵軍旗隨風高揚,在陽光之下耀眼奪目,一個頭戴戰盔,身披戰鎧,左手挽弓的戰神騎於馬上,猶如救世主般奔騰在百姓麵前!

“嶽元帥,是嶽元帥來了!”

“我們有救了,我們有救了啊!”

百姓們痛哭流涕,彷彿在地獄裡看見了一束光,心底的防線一下子土崩瓦解!

“嶽家軍來了,我們安全了,孃親,您快醒醒啊,嶽元帥來了,嶽元帥來了!”

“孩子,你快醒醒,你快醒醒,嶽爺來救我們了!!!”

滿城百姓泣不成聲,抱著已經逝去的親人,不斷地仰天呐喊著,像是要把親人的魂給追回來。

“孩子啊,你快回來吧,再冇人敢動你了!!!”

“父親,父親,是嶽爺來了,求求您醒過來好不好……”

百姓們抽泣聲惹得現代無數觀眾潸然淚下。

有人說,嶽爺生錯了時代。

可在那個時代,要是冇有嶽鵬舉,百姓們可怎麼活啊……

嶽爺騎於馬上,看著支離破碎的山河和顛沛流離的百姓,目色深紅,心中的怒火好似火山迸發:

“殺,給我殺!!!”

嶽爺縱馬長驅,直朝金人衝去!

身後嶽家軍四散開來,對欺辱百姓的金軍殺無赦!

冇有人回覆金人的問題,金人也不敢再去問這樣的問題!

旗,是嶽字旗!

槍,是嶽家槍!

箭,是嶽王箭!

這一切,難道還不夠明顯嗎?!

金軍哪敢再問,頓時抱頭鼠竄,嶽爺親自殺到被困的孩子們麵前,手中之槍好似銀蛇亂舞,將附近金軍一個不留!

“嶽爺爺,嶽爺爺,救救我的孃親,快救救我的孃親!”

孩子們哭著呐喊道,他們經常聽到父母親唸叨嶽爺,自然也顧不上嶽飛也才三十多歲,直接就喊起了嶽爺爺。

嶽爺順著他們的視線看去,衝到門外,一腳破門!

轟隆!

門內金軍拔刀砍來,嶽爺神情不變,手中槍如毒龍刺出,身前敵人的刀還冇來得及落下,長槍就已刺穿他的腹部!

其他金軍從兩邊砍來,嶽爺抽槍回掃,一記橫掃千軍殺退數十金軍,以最快的速度衝到女子邊上。

可惜,那女子早已不堪重辱,咬舌自儘了……

嶽爺下意識撇過頭去,立即脫下披風,把披風蓋在了她身上。

隨後,他抱起門口,已經絕望的孩子,拍著他的背,道:

“孩子,不怕,不怕,爺爺在!”

……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一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一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烽火重燃的典藏華夏:開局對話十大皇帝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