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辛棄疾緩緩,直起身,注視著時空之鏡上定格的嶽飛抱著孩子的畫麵,說道:

“嶽爺冤死時,我方在幼童之時,雖未和他有所交集,但大宋乃至於金人,誰不知嶽鵬舉?”

“務觀也不止一次在我麵前誇讚嶽爺,但有些事情,他說的,我說不得。”

辛棄疾長歎息一聲,搖了搖頭。

江逸謹問道:“是因為……先祖被認為是‘歸正人’麼?”

“不全是。”

辛棄疾抬頭,望向那在雨中越發稀疏的明月,身上不知何時已經濕了。

江逸看了看身旁被定住的侍女手中,恰好有一把雨傘,剛想接過來,辛棄疾忽然說道:“不用,我還未到弱不禁風的地步。”

江逸手頓了住,思慮一小會後,還是把手收了回來。

“歸正人,這個本不該存在的身份,就像是永遠無法解開的鐐銬一般,足足束縛了我四十餘年!”

辛棄疾憤恨道:“這都是那丞相史浩的餿主意!”

“我一直都不明白,為什麼,為什麼朝廷要瞧不起我們這些從北方淪陷區南下的宋人,為什麼要蔑視心存宋室的百姓!”

“我們有什麼錯,當初是他們放棄了北方南逃,是他們貪生怕死捨棄了我們,還不止一次!”

“嶽爺當年明明就要收複舊土,明明可以解救出我們這些北地百姓,可朝廷又放棄了我們,居然還給他十二道金牌,導致他為了家國大計,不得不回撤去送死……”

辛棄疾眼泛熱淚道:“後來,不少北地宋人,曆經千辛萬苦終於可以南下了,朝廷不救我們,我們就自己南下歸宋,這難道還有錯嗎?”

“可是朝廷,居然給我們打上歸正人的枷鎖!”

辛棄疾越想,就越發覺得可笑。

江逸心中同樣惱火,聽聽啊,多麼可笑的一件事!

執掌偌大個國家的朝廷,不僅拋棄了它的子民,居然還蔑視和瞧不起他們!

觀眾們越聽越氣。

“把南宋的皇帝都拉出來鞭屍吧!”

“我忍不了了啊,一聽到這些就血壓高!”

“看來該死的何止是趙構啊,唉,南宋的朝廷為什麼是這個死樣子!”

越來越多人的血壓,直線飆升。

辛棄疾腦海中浮現出史浩的那副刻薄樣,說話時渾身顫栗,咬牙切齒。

江逸知道,先祖冇辦法再繼續說下去。

但這個刻薄丞相,後世也應該看一看。

心念一動,時空之鏡畫麵驟變,南宋丞相史浩和名臣張浚爭辯的一幕出現。

“中原哪裡還有什麼豪傑,如果真有的話,他們為什麼不把金人給趕出去?!”

史浩極其不屑的說道:“那些從北地回來的人,說白了也就是冇用的歸正人罷了,我們絕不能對他們委以重任!”

“當然了,朝廷還是有些恩賜可以給他們的。”

麵相刻薄,顴骨突出的他嘴角撇起:“人口乃國家發展要務之一,歸正人雖說不堪大用,但種田什麼還是可行的。”

“不少歸正人南下途中損失了不少財務,再加上又無土地,朝廷可以根據他們的不同身份,賜予一些相應的賞賜。”

“當然,這應該隻侷限於土地和錢財,他們的主要任務,是在打仗的時候能提供糧草,需要打仗的時候能上陣,其他皆無關緊要!”

張浚越聽越惱火,握緊拳頭真想給他一拳。

但礙於陛下就在旁邊,他最終還是強忍了住。

“除此之外,我們可以製定一套法律,給歸正人一顆定心丸,讓他們知道朝廷是言而有信,且寬厚愛民的。”

“並且我們要允許他們參與科舉,避免錯過一些真正的人才。”

單論朝廷給出的這些待遇,似乎還真的無可厚非。

不少觀眾若非聽到了他最開始時的蔑視,冇準還真以為這是個為百姓著想的人。kΑ

shu5la

可隨即,史浩又暴露出了他的真實目的:

“隻要歸正人南下,金蒙的人口就會減少,敵減我增,必然讓金蒙的兵源和經濟發展滯緩,反觀我大宋光是人口就可以占據優勢。”wΑp

“另外,若是歸正人在大宋可以得到優渥的待遇,必定會吸引更多人想要來我們這,讓他們覺得這是在迴歸正統,以激發他們的反抗意識,認定朝廷是正義之師!”

“到時,金蒙後方必定不穩,我們便能以此遲緩他們南下的步伐。”

史浩條理清晰道:“這樣一來,朝廷就可以大幅減少軍隊的損失,讓那些想要歸正的人在金國內部和金人拚殺,我們則趁此機會大力發展經濟。”

“至於那些北地之人,說白了,他們在我們南下時,冇有奮起反抗金人的統治,就已經相當於背叛了大宋!”

“若真能幫朝廷拖延時間,也算是將功贖罪。”

“如今各地還有不少農民起義,利用歸正人去鎮壓,實乃不二之選。”

史浩越說越上頭,殊不知現代已經有幾億觀眾想砍他了。

“但歸正人到底是歸正人,誰也不知道他們到底安的什麼心!”

“因此,我們必須要給他們建立獨立的戶籍進行管理,把他們和本國居民區分開來,以方便我們提防。”

“你真是越來越荒謬了!”

主戰的張浚氣不過怒斥道:“如此一來必會寒了南下宋民之心,他們可都是我們大宋的百姓!”

史浩反問道:“難道你有更好的辦法?你怎麼知道那些百姓不是叛徒?”

“中原決無豪傑,但必有叛徒!”

“不僅僅要對他們設立單獨戶籍,還要對那些歸正軍人進行更多的提防!”

“一旦有歸正軍人的英勇超過我們本朝軍隊,哪怕隻有些許,也必須用糧草和文官統領去分化他們!”

“陛下,丞相此言荒謬至極,朝廷若都像他這般心胸狹隘,將來還會有多少人願意南下?”

“他們愛下不下,又非我們求他們南下!”史浩抬起下巴道。

畫麵由此定格,嶽爺的拳頭握得哢嚓作響,一拳朝邁克傑的胸口錘去!

“荒謬,荒謬至極!”

“咚!”

邁克傑硬生生吃了一拳,想要吐血,卻被堵的硬生生吐不出來,不得以隻得往回咽,感覺血管都快擠爆了,眼睛頓時充血,麵色青紫。

上帝啊,您快來懲罰這個華夏人吧,他生氣就生氣,打我做什麼!

我現在可冇惹他啊,他怎麼能這麼對待俘虜!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一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一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烽火重燃的典藏華夏:開局對話十大皇帝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