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的,劉整以武功獲得升遷,南方眾多將領都不得不屈居其下,因此被南宋名將呂文德猜忌。”

“呂文德曾率軍輾轉江淮、荊湖、蜀地各地前線達三十餘年,多次擊退蒙軍,可謂南宋最後一位名將,戰功卓著。”wΑp

江逸腦海回憶著呂文德資訊,嘴上說道:

“但他的人品和戰功卻成反比,為官過程中不僅任人唯親,還勾結奸臣,尤其是權臣賈似道。”

時空之鏡上,浮現賈似道的模樣,位於劉整和呂文德的右邊,清楚地向辛棄疾和觀眾展現著他們的容貌。

“劉整同樣多次擊敗蒙軍,可謂功高一時,南方武將勢力的代表呂文德開始是使絆子,開始一邊否定劉整的計策,一邊對劉整的功勞隱瞞不報。”

辛棄疾拳頭握緊,額上青筋暴起,暗道這是什麼時代,怎麼不是昏君就是奸臣,最後還出了個惡將!

“除此之外,他還刻意讓和劉整有矛盾的俞興擔任要職,伺機打壓劉整,並聯合俞興打算誣告他。”

“劉整得到訊息後,隻得想辦法向朝廷上訴,可惜當時器重他和他聯絡的重臣都已經辭職,使得他冇有辦法投訴……”

辛棄疾勃然大怒:“朝廷為何一直如此偏心!”

“縱使依然把劉整當成歸正人,可他立了那麼多功勞,難道連和朝廷直接聯絡的資格都冇有嗎?朝廷太過迂腐!”

怎會如此?

辛棄疾實在是想不明白了,嶽爺的教訓、自己的教訓、靖康之恥的教訓、和談後動不動還得捱打的教訓,難道都不足以喚醒一個朝廷嗎?

“把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訴我。”辛棄疾咬牙道。

江逸謹言道:“之後,名將向士璧、曹世雄都被奸相賈似道逼死,劉整徹底失望,深知再留下去很危險,隻得另投他路。”

“於是,劉整勾結蒙人,以瀘州及所屬十五郡三十萬戶投降蒙元,朝廷這會知道他了,派俞興去攻打劉整,結果對戰時,前者十回合都挺不住……”

唉,還能說什麼呢?

這樣的朝廷誰帶的動?

這是一段越細翻就越氣的曆史,古今觀眾恨得牙癢癢,不少人拿手機的手指頭都在發力。

要不是兜裡實在冇幾個錢,估計手機早摔地板上了。

“蒙人的鐵騎縱橫無雙,但他們並不擅長攻城,自從1236年蒙宋交戰以來,雙方足足僵持了四十多年。”

“守城戰自古就是我們的拿手絕活,加上在丘陵及水澤地區,蒙騎兵並不占優勢,因此在前線的戰事經常受挫。”

“再加上元憲宗蒙哥對宋大舉猛攻的失敗,使元朝一度喪失了吞滅南宋的信心。”

在抗元的路上,宋朝做的還是一直都可以的,雖說趕不出去吧,但好歹也不用動不動就吃虧了。

一些觀眾想到這裡,心情總算是稍微好了些。

江逸隻手一揮,一副宋元南北戰線圖出現。

他指了指兩淮、襄漢,乃至於川中一線:“即使元人當初以此三路大軍,對宋軍進行全線施壓,也隻是和我們處於相持狀態。”

“兩淮地區的水網足可以讓蒙軍束手無策,至於川蜀地區,更是易守難攻,且民風彪悍,隻需憑一部分山城頑強固守,元軍也難以得手。”

“較為有名的釣魚城戰役,即便元軍耗儘巨大的代價也隻是徒勞,當時元憲宗蒙哥親自督戰,被宋軍暴打重傷而死。”

“哪怕是忽必烈繼位,一時半會也焦頭爛額,為此隻能暫且擱置對宋朝的猛攻。”

“但劉整的叛變,徹底改變了這一局麵”

江逸的手輕輕撥弄,出現了劉整和忽必烈對話的一幕。

“可汗,欲滅南宋,必先攻取襄陽!”

劉整帶著宋朝的恨意,站在忽必烈麵前道。

一身戎裝的忽必烈坐於主位上,身後掛著一副戰線圖。

他對劉整的話來了興趣,這種觀點倒是第一次聽。

“繼續說。”忽必烈示意他坐下。

劉整坐到邊上,一群侍從擺上新鮮的吃食。

見到這幕,劉整心底極不是滋味,他為宋朝立下了汗馬功勞,可是連皇帝的麵都見不上一次,可一到這裡,就受到了這樣好的待遇,真是一個地一個天!

想到這裡,他更加堅定了要滅亡南宋的決心,建言道:“可汗何不繞過長江、嘉陵江上易守難攻的山城,改從襄陽中路重點突破?”

“攻打襄陽?”

忽必烈起身,扭頭轉身,負手看向地圖,一眼就看到了襄陽城的位置。

“可汗,請允許我為您指點。”

劉整起身,見忽必烈點頭,這才走上前去。

身旁,幾個蒙軍的彎刀拔出,做好應急準備。

忽必烈抬手,示意蒙軍收起彎刀,用眼角的餘光撇了身旁的刀一眼。

自信,若劉整真有異心,他也能拔刀對抗!

再加上侍衛就在邊上,劉整斷無行刺成功的可能,倒不如用表麵信賴,來俘獲其心。

這點魄力,忽必烈自負還是有的。

劉整走到他身旁,指了指長江中流的重鎮鄂州。

“可汗,無襄則無淮,無淮則江南唾手可得!”

“若我軍先攻下襄陽,長江中流的鄂州就回失去屏障!”

“到時我們再取鄂州,南宋的千裡防線就會從中間截斷,使得他們首尾不能相顧,倉促之下必定亂了針腳。”

話罷,手指劃向西邊:“如此一來,我們往西,可以讓川蜀與宋朝失去聯絡。”

“往東,元軍即可順江而下”

再劃向東邊之後,順勢一拐,劃向南方:“最後,南麵的湖湘門戶將被我們全麵破開,此乃取襄滅宋之殺技!”

忽必烈思忖片刻,轉身說道:

“我同意你的計策!但江南不乏水鄉,我軍騎射無敵,但水軍卻是軟肋,斷不能步金國黃天蕩之敗的後塵。”kΑ

shu5la

“可汗何需憂慮,您現在,有屬下了……”

劉整笑道:“隻需給屬下六月時間,屬下定為我軍造戰船五千艘,訓練出不下於七萬的水軍,徹底滅了宋廷的優勢!”

……

畫麵停滯,辛棄疾沉默無言,片刻後,緩緩道:“宋廷失去了一位帥才。”

“是的,朝廷對歸正人太過偏心的態度,最終導致襄陽被破,元軍俘獲八萬宋民,使其長驅直入,渡江破鄂州。”

“他訓練出的水軍,在崖山海戰中起了極大的作用,宋朝最終毀在了自己瞧不起的人手中,不免令人唏噓。”

“但劉整的下場也不太好”

江逸話風一轉。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一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一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烽火重燃的典藏華夏:開局對話十大皇帝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