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陛下,辛棄疾太過輕銳氣盛,他分明說要招降茶商軍,可等賴文政投降時,居然把他給殺了!”

時空之鏡內,宋孝宗最喜愛的大臣周大必,對正在處理奏摺的宋孝宗說道。

宋孝宗手拿奏摺,餘光撇了一眼。

見周大必是真氣著了,他趕忙放下奏摺,回道:

“愛卿何須大動肝火,自古兵不厭詐,辛棄疾殺死賴文政這個為首之徒應在情理之中。”

“可是陛下,剛招降完就殺人,若其他地方再發生類似的起義怎辦?”

周大必不忿道:“辛棄疾無疑給朝廷的招安帶了個壞頭,若不懲治,萬一以後再有起義軍,必定會和朝廷誓死相抗!”

“若接受招安也是死,不接受招安反而有一線生機,那誰還會接受招安?”

“辛棄疾此舉看似絕了這部分茶商軍的後患,實則給朝廷留下了一大爛攤子,微臣認為必須敲打敲打他。”ia

“此人太過浮躁冒進,光從此事來看,便知其往後難堪大任!”

宋孝宗仔細聽著周大必的話,微微思忖片刻,點下頭道:

“愛卿所言有理,但辛棄疾尚為可用之才。”

“此次茶商事件,其他人帶近萬人都對付不了一群小小的茶商軍,兩個多月不僅毫無成效,反而被他們耍耍的團團轉,丟進朝廷顏麵!”

“辛棄疾去的結果你也看到了,他到任後,發現地方就算是精兵也是老弱病殘,換做常人早就束手無策。”

“可他卻有出奇的韌性,一方麵頒佈重賞令,從當地官兵、村民、土豪兵當中優中選優,一方麵又建議朕降低茶商賦稅,不出三月便以極小的代價打敗頑固的茶商軍!”

“這樣的人才,朝廷若棄之不用,著實可惜。”

宋孝宗到底也是南宋少有的明君,對辛棄疾也展現了寬容的一麵。

“可是陛下,他太過冒進了,日後必將難以駕馭,且如此作為並非君子!”

周大必以宰相之尊,在這個時期主盟文壇,為人正直,對辛棄疾誘殺的做法一直耿耿於懷。

他認為這可不是戰場上那種兵不厭詐,若用常規兵法取勝也就罷了,可這是誘殺!

既然說好了投降的人都會被善待,那朝廷就應該言而有信,否則就是不義。

宋孝宗見最寵愛的大臣如此堅持,想想辛棄疾做事著實容易過火,就說:“朕知道了,你退下吧。”

畫麵定格,江逸說道:“就是在此事後,先祖您受到了宋孝宗的批評,說你雖然平定茶販有功,但不無過失。”

“許多臣子知道新宰相不喜歡您後,就紛紛開始彈劾您。”

樹倒猢猻散,牆倒眾人拆,自古不變的真理,在曆史上無數次上演。

“其中第一個彈劾您的,就是宋孝宗的寵臣王藺!”

聽到‘王藺’二字,辛棄疾眼睛一眯,神色中滿是不忿:

“王藺,我本與他無冤無仇,可他居然因為被破格提升為監察禦史,就跑到吏部把許多官員的名單都給抄了下來!”

“都說新官上任三把火,可王藺的火就冇停過!”

辛棄疾拽緊拳頭,雙眸炯如火焰一般。

江逸毫不懷疑,王藺要是在這肯定會被暴揍。

唉,要不說先祖鬱鬱不得誌呢!

當初先祖剛因為立功從西省安撫使任上下來,正準備轉去兩浙為官,為當地的百姓也出一份力大顯身手呢。

不能打仗,那我輔佐國家治理民生總可以吧?

先祖當年就是抱著這樣的想法,正想要大展宏圖,誰知王藺翻到他的名字,想起這最近才立下大功的辛棄疾,當即就決定拿他開刀!

就這樣,什麼虐害田裡啊,貪財、濫殺啊等等罪名,就像一把把金牌令箭似的,一根接一根全插在了先祖的頭上。

正十分寵愛王藺的宋孝宗,一聽就火了,立馬就革去了先祖身上的所有的官爵!

多虧朝中有個叫王淮的大臣,說留著他可能還有用,否則他可就真就提前回家種田了。

就這樣,先祖莫名其妙地成為了南宋大冤種。

等宋孝宗瞭解到王藺喜歡誇大其詞的時候,事情都已經成為定局了,總不能再打自己臉,又去傷那些禦史的心。

至於辛棄疾,自然也就成了宋孝宗捨棄的對象。

唉,這冇王藺帶頭還好,一有他帶頭,其他禦史們都覺得他嚐到了甜頭,馬上就發起了一陣起鬨亂劾的熱潮!

辛棄疾先祖因此足足被雪藏了十年!

一直從1181年到1191年冬,在帶湖邊上住了十年的他,才終於被重新起用!

江逸隻手一揮,時空之鏡上,左邊出現一張華夏地域圖,右邊出現的是包含華夏風的水墨畫。

一眼望去,時空之鏡長約五米,寬約三米左右,足夠觀眾們清楚看到,辛棄疾先祖這一生走過的路。

那個二十二歲,帶著雄心壯誌南下的少年,在二十五歲,被宋高宗任命為江陰簽判,任職江陰。

地圖上,江陰所在的那個點,泛起了一絲紅光。

之後,西省、湖之南、湖之北等地,紅光依次亮起,並連成一線。

再之後,又是饒城、建省、鵝湖。

及至1191年,那個原本帶著雄心壯誌南下的少年,到這時,已經五十二歲。

到了真正意義上的可憐白髮生。

水墨畫裡,那個曾經意氣風發,敢隻身入金營的少年,生出了白髮、鬍鬚。

臉上,也泛起了層層褶紋,光是看這水墨相上的人,就比尋常五十多歲的人家要顯老許多,可想而知,多年積壓在這些先祖身上的沉痛。

這一年,宋孝宗已在兩年前退位做了太上皇,繼位的是太子趙惇,曆史上稱為宋光宗。

周必大也已經不再是宰相,離開了南宋中心,跑到地方上做官去了。ka

shu五

五十二歲的辛棄疾終於迎來了再度報效祖國的機會,又先後任代理安撫使、正安撫使等等,甚至還到臨安做了半年的朝官。

“報國有望了!”

水墨畫裡,響起了辛棄疾曾經發出過的聲音,他的拳頭已經握了起來。

可隨即,那原本炯炯有神的眸子忽地黯淡,觀眾們的心都跟著緊揪起來!看書喇

“可彆再出什麼事情啊!”

“拜托,饒過已經五十多歲的先祖吧,他隻是想保家衛國啊!”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一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一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烽火重燃的典藏華夏:開局對話十大皇帝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