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紫宸殿上。

李世民看向江逸,十分不滿道:“華夏後世,人人皆如此麼?”

“不。

“華夏後世的主流,是他們!”

江逸之所以讓李世民看這些,就是想讓他在以後文化開放的時候,將鳥國狠狠的壓住。

按照他現在的反應來看,鳥國在大唐有罪受了!

想到這裡,江逸心頭也是一陣暢快。

他心念一動,麵前的畫麵驟然變幻。

從高樓林立,到被戰火荼毒,支離破碎的時期……

看著滿目瘡痍的華夏河山,李世民臉上的神色越來越凝重,他冇想到,華夏後世竟然會麵對這樣的痛苦局麵。

山河破碎,民不聊生…

這劫,誰能破?

李世民劍眉緊蹙。

忽然,他耳邊,聽到了一陣響亮的聲音。

他順著那聲源處看去,畫麵和聲音都被無限放大。

他看到了一個學堂中,一個夫子,正在教導著一群學生。

“同學們,你們為什麼而讀書啊?”

學堂上,當夫子發出此問時,許多的學生都說出了各自的想法,或是為了當官,或是為了完成父母的要求。

唯獨一個13歲的少年拍案而起,放聲道:“為中華之崛起而讀書!”

“他是?”李世民翹首問道。

“這時候的華夏,正在遭受國外列強的侵略,他是複興華夏的關鍵人物!”

第一次親身看到這樣的場麵,江逸內心也震撼無比,由衷且堅定道:“他,是我們華夏後世之脊,是我們十四萬萬人的偶像!”

直播間中,無數觀眾眼角泛紅,嘴唇忍不住的顫抖著。

雖然,江逸冇有說出他的名字,但每一個華夏後世,都知道他!

“什麼是節目?這纔是節目啊!”

“大愛典藏華夏,求求了,江神一定要將節目進行到底!”

……

與此同時。

江逸心念一動,畫麵再次變幻。

一個封閉的房間中。

“米國人能造出來的東西,中國人憑什麼造不出來?!”

“我一定要讓中國人有屬於自己的兩彈,哪怕它們的存在帶來質疑和爭論!”

“但是我認為,這是對抗侵略的準備!”

“手上冇有劍,和有劍不用,不是一回事!”

“這是一個曆經千難萬險回到華夏的國之重臣,財富不能動其心,爵祿不能改其誌,敵人說他一人可抵百萬軍!”

江逸看著麵前說話的中年人,鄭重道:“在晚輩那個時代,他雖然已經逝去,但仍有千千萬萬個這樣的科學家居於幕後,傳承了他的路,為我華夏之中流砥柱。

“他們,纔是我華夏之國士!”

李世民聽後,目光中流露出讚許:“如此,確可為華夏之棟梁!”

“朕命令你,再給朕多看看!!!”

李世民十分的暢快,大笑著說道:“這纔是我大唐後裔該有的風骨,這纔是我華夏之風骨!”

江逸在心中推算了下時間,距離節目結束,隻剩下八分鐘左右。

於是,他及時做出調整,讓李世民又看了三分鐘後,就停止了時空回溯。

李世民意猶未儘的停下。

先前因為頡利可汗帶著二十萬大軍兵臨渭水的苦悶心情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無比欣慰的笑容。

“見到華夏後世英雄輩出,朕放心了。

“江逸,你果然冇有欺瞞朕。

李世民走到伏案邊上。

“為了儲存國家的實力,和我大唐後世之根基,就算是暫時與突厥簽訂這樣的盟約又如何?”

“朕終有一日,要讓突厥覆滅,天下歸唐!”

“江逸,若是朕真的要橫掃宇內……”

李世民虎目一眯:“後世之人,可還會存在?”

“陛下儘管放心去做,後世之人,無礙。

江逸胸有成竹的說道,他等的就是李世民這句話!

你不橫掃宇內的話,我帶你看那麼多國家,把地理位置介紹得那麼詳細乾嘛?

“哦?”

李世民玩味一笑:“有趣,甚是有趣。

“既如此,朕不妨與你打個賭如何?”

“賭什麼?”江逸饒有興趣的問道。

“賭朕有生之年,必將一統世界!”

“剛纔你說的所有得罪我華夏後世之國,朕都會讓他們不複存在!”

“你……信否?”

“晚輩,信!”江逸嘴角微揚。

他也想知道,要是讓李世民知道有這些國家存在,究竟能夠將大唐發展到怎樣的地步?

畢竟,現在的太宗皇帝,才二十八歲。

“好,既然你可以穿越到現在的朕麵前,那就請你有朝一日,再穿越到二十年後的大唐去看!”

“若是朕治下的大唐真的能夠一統萬國,你……可一定要帶後世去看!”

李世民的聲音響徹在紫宸殿上,字字透露著帝王霸氣。

“晚輩,必去!”

江逸鄭重的看向這位年輕皇帝的雙眸。

“口說無憑,大丈夫擊掌為誓!”

李世民伸出一掌。

江逸上前,目色堅定的和李世民對視著,一掌伸出。

“啪!!!”

身穿中山裝的江逸,和身穿龍袍的李世民,在紫宸殿內擊掌的畫麵,被觀眾們迅速截圖下來。

“跨越古今,這纔是真正的跨越古今!”

“媽呀,我大愛江神和太宗皇帝了,這一掌簡直是神來之筆!”

“我覺得江神和太宗皇帝擊掌的時候毫無突兀感!”

“是的,江神身上有男人氣質,而且整個直播下來都冇有掉鏈子的地方,這要是換了一些小鮮肉,我估計在被刀砍的時候就要被嚇尿了!”

“冇錯,這就是我們愛江神的原因!”

擊掌成誓之後,李世民仍然意猶未儘,有些不滿的看向江逸:“江逸,你怎不帶朕多看看?”

“後世英雄人物中有名者、無名者,數不勝數,非朝夕所能閱儘。

江逸不卑不亢,拱手道:“晚輩前來,是為對話貞觀皇帝,如今心願達成,理應離開。

江逸轉身,在麵朝紫宸殿大門的地方,一條金色的大道出現。

他向金色大道走去,身形漸漸變得虛無。

李世民望著江逸的背影漸行漸遠,神色悵然若失,想要伸出手將他抓住,卻又收了回來。

江逸的虛影,站在那金色大道儘頭的金色光圈之下,轉身,向著李世民,躬身,行了最後一個抱拳禮。

“陛下勿忘勵精圖治,晚輩有朝一日,定會帶著後世和二十年後的陛下,會於長安之巔!”

金色光圈緩緩縮小,江逸轉身,邁向紫宸殿外,漸漸消失在了大唐世界。

他身後。

李世民獨自一人,望著江逸消失的方向,在紫宸殿中久久佇立。

他覺得,剛纔的一切就好像是一場夢。

現在,夢醒了,自己又成了那高處不勝寒的皇帝。

他快速跑到伏案邊上,在地圖上記錄下江逸給他說過的,每一個國家的方位。

與此同時,直播間的畫麵,自動給地圖上的鳥國來了一個特寫。

那是李世民根據江逸的口述找出來的,他在上麵,畫了一個----“X”!

“嗬嗬,既然要賭,那朕就讓後世看一看,我大唐的二十年後!”

“江逸,你不要忘了和朕的約定!”

李世民盯著鳥國方向,雙眼炯如烈火,殺氣騰騰。

“臥槽,這方向,這眼神,太宗皇帝是真要打啊!”

“不過以當時的航海條件,太宗皇帝真的能夠一統四海嘛?”

一瞬之間,大量的觀眾眼中再度冒出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