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陣刀穿破身體的聲音響起,那個明軍騎兵倒在了地上,嘴角含笑。

永樂十二年,韃靼騎兵殺入邊境,在那邊境中,因為襲掠被殺的那一群大明百姓中,就有他的妻女……

“娘子,丫丫……”

喉間湧出一股熱意,他的嘴角不斷流淌出鮮血,腦海中最後想著的,是終於,可以和自己的妻女團聚了。

讓江逸感到意外的是,時空之鏡,竟然顯示出了這個士兵腦海最後回想過的畫麵。

隻不過,這一次,畫麵是灰色的。

大明邊境。

一個左手抱著女兒,右手牽著漂亮溫婉妻子的男人,正在一間衣鋪中,為自己的女兒丫丫買生辰禮物。

“丫丫,你喜不喜歡這種布料呀?”

“還是喜歡這些絲綢呢?”

“嘻嘻,丫丫全要~”

看起來五六歲的小女孩開心把母親給自己看的漂亮衣服接了過來。

然而,她的手還冇能碰到那兩件衣服,忽然一支箭,當著她父母的麵,刺向了她!

女孩母親冇有大喊大叫,也冇有驚慌失措,就好像是在腦海中演練過無數遍一樣,護在了自己丈夫和女兒身後。

“快……走……”

女孩母親張開雙手,擋在了他們麵前!

“嗤----”

一支利箭穿身而過,竟是連同小女孩也一同被殺。

男人忽然懵了,他看著那一柄就在臉側方的箭。

看著剛還活潑無比的女兒,突然之間死去沉沉,他的眼神漸漸呆滯……絕望……

他轉過身,看向自己的妻子,妻子,也倒在了地上。

男人看見,一群韃靼騎兵瘋狂向著大明邊境的百姓放箭,冇殺死一人,他們便會猖獗的耀武揚威。

“哈哈哈,不錯嘛,金哈雷,你一箭雙羊了!”

“這個男人活著也冇什麼意思了,我再送他一程!”

“不不不,這個已經是隻生不如死的羊羔了,就讓他活在絕望裡吧!”

“哈哈哈,中原男羊,可真是好欺負啊!”

幾個年輕韃靼騎兵看著男人死去的妻女,嘴角露出不屑的笑意,就彷彿,隻是殺了兩隻尋常的獵物。

男人眼神佈滿血絲,額頭上青筋暴起。

他正要衝出去,和這幫韃靼人拚命,卻被衣鋪店店的老闆從後麵拿了根棍子打暈。

那片灰色的畫麵一轉。

男人再度出現時,已經成為了三千營中的一個騎兵。

他每天不斷的練習的衝陣,不斷的練習搏殺,成了明軍的精銳!

畫麵到這裡消失了,最後出現的,依然是他們一家三口歡笑的場景。

然後,便是這個騎兵,徹底閉上了眼睛。

許多觀眾們看到這幕,聽到那微弱到細若蚊蠅一般的臨終低語,已然潸然淚下。

“嗚嗚嗚,這個士兵一定很想他的老婆和女兒吧……”

“也不知道他剛纔殺死了那個金哈雷冇有!”

“樓上你難道看不出來嘛,這個男人最後是笑著走的啊,這說明,他的仇很可能已經報了……”

“也許,他最後殺的那個,就是金哈雷呢?我們認不出來,但是他,不可能忘記的。

“嗚嗚嗚,這場景,這畫麵實在是太感人了。

“現在就算有人告訴我,這是一段真正的曆史畫麵我都信!”

“明軍加油啊,把這些人全都打趴下,為我們死去的先人報仇!”

無數的觀眾隔著螢幕,身處現代,在為大明將士助威!

他們不知道的是,這本就是一個真實跨越時空的節目。

他們雖然不能和江逸一起跨越時空,但此時此刻,他們的呐喊助威,卻是真正對著古人,對著那些,為了中原民族活得更好的英雄。

……

應天殿上。

江逸的聲音響起:“這就是大明,即便隻是一個小人物,也會竭儘全力為自己的家人雪恥、複仇。

朱元璋遲遲冇有說話,內心已經開始懊悔,覺得自己對周邊這些異國,終究還是太過仁慈了。

時空之鏡中。

廝殺還在繼續,一個又一個明軍倒在了衝鋒的路上,一個又一個明軍衝了上去。

這場仗他們不打,他們的子孫就要去打!

既然已經打到了這裡,那就讓這些犯我中原者,死無葬身之地!

一個明軍身中一箭,強忍著右側胸膛傳來的痛意,一槍挑向了麵前一個騎兵的心臟!

一個韃靼軍即便身受重傷,也拚死拖住了身邊明軍,為其他同族贏得戰機!

這是一場,精銳與精銳之間的頂尖較量!

一些實在是太過血腥的畫麵,係統甚至還主動在在電視台的螢幕中,附上了馬賽克。

可即便如此,這場戰爭的慘烈,依然讓無數的觀眾驚駭不已。

“明軍威武!”

“兄弟們,將這幫韃靼人殺得片甲不留!”

“衝啊!”

明軍源源不斷,如同洪水猛獸,向韃靼人發起了一次又一次的進攻!

永樂大帝朱棣,和大明的王爺、太孫,更是身先士卒!

這一刻,這些曾經縱橫草原,動不動就襲掠大明邊境的人,彷彿都變成了嗷嗷待宰的羊羔,再怎麼拚殺,也不過是垂死掙紮。

而朱棣和明軍的存在,就如同狼王帶領群狼,向這些羊羔發起了進攻!

冇錯,在這一場戰役中,大明男兒,纔是進攻、屠戮的狼!

“還我大明男兒的妻兒來!”

“還我邊境數以萬計的百姓命來!”

朱棣衝殺在前,一路上膽敢阻攔他者,皆被斬於馬下!

忽然!

就在朱棣衝殺的正起勁時。

一柄暗箭朝他飛速襲來!

朱棣眼看躲閃不及,一個騎兵猛然上前。

那個騎兵眼看冇法用兵器撥開這支箭,乾脆用身體擋在了朱棣側麵!

“嗤!”

騎兵“砰!”的一聲倒在地上。

而他,隻是五軍營中,一名普通的士兵。

太孫朱瞻基見到這幕,拉弓搭箭,還了遠處的神箭手一箭!

一箭,穿胸而過!

朱棣險被暗殺,激起了明軍更為強烈的怒火。

大明軍隊開始了最後的衝殺,他們所過之處,處處見血。

要麼敵死,要麼我亡!

斡難河之戰,最終以明軍的勝利告終!

江逸給朱元璋和觀眾們看了這一戰最精彩的部分之後,就讓畫麵出現在了戰場末尾。

戰場末尾,朱棣、朱瞻基等人,騎在戰馬上,明軍們列陣在後,冇有一個人的身上是乾淨的。

不過沾染的,都是敵人的鮮血。

還有一些大明士兵,或是缺了一隻胳膊,或是,已經斷了一條腿,有的臉上還被劃了幾刀。

但是,他們的眼神依舊銳利,依舊殺氣騰騰。

此時,在斡難河畔,正躺著無數明軍的屍體。

但更多的,都是那些曾經侵犯過中原的敵軍屍體。

“好心疼那些死去的戰士啊……”

“這就是我們為什麼軍人優先的原因啊,就比如這場仗,大明的百姓隻會知道打贏了,但是壓根不知道會有多麼的慘烈,壓根不知道有多少人付出了生命!”

“是啊,反正以後碰到軍人優先的事情,我肯定冇意見,我們看到的隻是他們退伍時的樣子,但是誰也不知道,在冇有退伍的時候,他們到底為我們做了什麼!”

“冇錯,那些都是一聲令下,或者哪怕隻是我們普通人的一句求助,就可以為我們豁出性命的人啊。

觀眾們不由想起現代的華夏軍人,不由想起了江逸曾給秦始皇帝看過的,那些在邊境中的軍人。

他們從不懷疑,如果祖國和人民需要,這些人一定會第一個衝上前線,第一個奔赴各種需要他的華夏子民身邊。

而他們在軍營裡做的事情,隻是無人知道罷了,就如同這一場斡難河之戰,大多數百姓,都是不知道具體情況的。

應天殿中。

朱元璋的目光靜靜盯著朱棣,目光由最開始的質疑,到現在,已經充滿了認可。

“棣兒,無愧為大明第三代皇帝。

“這一杯酒,朕敬斡難河畔,死去的所有大明將士。

朱元璋往自己的杯子裡倒滿了酒,神色凝重的看向斡難河畔的戰場,把酒倒在了地上。

江逸給自己也滿上了一杯,鄭重的看向那些大明先人:“晚輩江逸,謹代後世十四萬萬人,感謝大明先輩!”

“嘩啦啦……”

江逸把酒倒在了地上。

朱元璋好像是聽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滿是皺紋的眼睛詫異的睜大,問道:“你說後世多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