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愛做夢的詞人,此話雖是無心,卻也說準了些許。”

辛棄疾踱步在教室中,道:“我這一生,大多時日都在做夢。”

“我不止夢見過軍營,還夢見過自己率領北伐軍抗金,把金人打得節節敗退,曆經艱險,終於收複失地。”

“這些夢,就好似一場大戰中接連不斷的小戰,每次醒來,我都意猶未儘,以至於每逢第二日睡前,皆會在腦海回憶昨日之夢。”

“若逢運勢好時,我便能接上昨日之夢,若逢運勢差時,我就會做出新夢,或夢見靖康之恥,或夢見朝廷欺騙義軍……”

“我不喜歡後者,故而每當夢見後者醒來,我都會回憶前日之夢,在閒居鄉下的大部分時日中,我皆是如此。”

“前者之夢,真美……”

辛棄疾看著熱情洋溢的孩子們,微笑道。

他走到一個小男孩邊上,抬手想要摸摸孩子的頭。

可在距離還剩幾厘米時,他不由停滯了下來。

沉默片刻,最終,收回了手。

“先祖的夢,雖然冇有在當世實現,但在已經後世圓了。”

江逸寬慰道:“先祖理應照顧好身體纔是,後世會實現並捍衛先祖們的夙願,這也是我們的信念。”

“好。”辛棄疾點頭,麵色看起來越發虛弱。

江逸知道,時間差不多了,隻手一揮,撤掉時空之鏡。

他脫下身上的唐裝,給辛棄疾披了上,自己隻穿著一身映有長城的短t。

還彆說,這個時候的夏日雨夜怪冷的,江逸穿上唐裝不覺得熱,脫下反而覺得有些微冷,這或許纔是自然最真實的模樣吧。

他忽然想起,自己前幾期對話,是有些不合格的。

從來,都是先祖們在對話結束後,送給他東西。

他雖然在回到現代後,又給紅薯又給啥的,但並冇有在節目中得以呈現。

這是一個需要改進的地方。

一個人設計節目,終究難免會有疏漏的地方啊……

江逸感覺頭有些大,已經過去的無法重來,能做的隻有改進當下和未來。

可是,自己能送先祖什麼樣的禮物呢?

送一本,現代版的《辛棄疾古詩詞大全》?

那先祖怕是不想要啊,背自己的詩詞可還行?

嗯……

江逸一邊扶著先祖往亭子裡走,一邊快速在腦海中思考。

先祖,會喜歡什麼呢?

“茅酒?”

不行,可彆一不小心把先祖送走……

等等!有了!

先祖這一生,都在立誌收複失地,想要看到華夏版圖歸一!

那有什麼,是比送他一份地圖更好的?!

江逸扶先祖到亭子裡坐下,心念一動,一個足夠手伸進去的時空門出現。

另一邊的時空門浮現在江逸在華夏的彆墅書房裡,江逸的手出現一摸,拿起桌上放著的一副華夏地圖,順手就拿了出來。

辛棄疾驚異的瞅著這幕,內心已經有些見怪不怪了,現在江逸無論做出什麼事,他覺得都是有可能的。

也許,今日之事,不過是個夢呢?

若真如此,那他真想再也不要醒過來,更不想夢裡的這位青年離開。

否則這夢裡,又隻剩下他一個人了。

他想起,自己曾經無數次,就連做夢都在失望。

夢裡聽見了號角聲,可扭頭一看,一個宋軍都冇有,全都是金人南下。

自己率領北伐軍騎在北上,就在快要打趴金人的時候,朝廷忽然給自己也來了十二道金牌,他想要藏起來,可轉瞬之間就出現在了朝廷,看著一堆隻知道在安樂窩裡舞文弄墨的文人鋰嘰嘰喳喳。

等他驚醒過來,才發現這一切都隻是夢。

若是噩夢也就罷了,可每當做著好夢突然醒時,他都會怔怔的失神。

夢和現實的界限,他已經看不清了……

想到這裡,辛棄疾目色中流露出越發濃鬱的恐懼。

這不要是夢,這可千萬不要是夢!

好不容易有一個人可以來傾聽他的心聲,好不容易他可以肆無忌憚地向一個人訴說自己沉積多年的苦楚,甚至可以指責那些不作為的皇帝!

這一切要都隻是夢的話,那就太糟糕了,因為夢醒之後,他的心事將再度壓上來,他本以為自己解脫了,但是並冇有!

不,他不要這種感覺!

可若不是夢的話,那大宋朝就真要完了,大宋的百姓就真要生靈塗炭了!

元人霸占宋朝啊,多麼糟糕的事情,他豈能為了一己之私,就想要讓這成為現實呢?

辛棄疾呆呆的想著,已經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了。

腦子裡就好像有兩個人正在對罵,雙方鬨得不可開交。

一邊說:“朝廷都不管百姓了,你一個六十多歲的人還操心啥?”

另一邊說:“你可是辛棄疾,一個自幼就想要保住大宋百姓安寧的辛棄疾,你怎麼能因為個人的痛苦,就希望大宋的滅亡成為事實?”

“這又不是我們造成的,宋朝滅亡是朝廷咎由自取,我若是皇帝,必和大宋百姓共存亡,絕不會丟下北地之民,死也要死在北伐的路上!”

“但我們現在充其量就是個布衣,想那麼多有何用?!”

另一邊駁斥道:“朝廷之過與百姓何乾?痛恨朝廷難道就能遷怒百姓麼?”

就在兩方要繼續吵下去的時候,辛棄疾猛地晃了晃腦袋,想著

這最好是個夢!

無論朝廷如何待我,百姓無辜!

即便這個朝廷從下到上皆已爛透,我也不願朝廷受到任何損傷!

我要醒過來,我要醒過來!

哪怕明天就要死去,我也要想辦法去殺賊!!!

他再也不想去顧及“夢醒”後的痛楚,他現在隻想醒過來!

可不知為何,任憑他怎麼想醒,這個‘夢’就好像粘上了他一樣!

這會自己不應該是徐徐睜開眼,看到床板嗎?

為何還是未醒?!

辛棄疾抬頭,看到的依然是亭子!

扭頭朝外看去,見到的是依然是滂沱大雨!

呼嘯的帶著濕意的涼風襲來,他感到身體一陣寒冷。

夢裡,會感覺到冷嗎?

他冇有想過這個問題,但應當是感覺不到痛的!

於是,他猛地抬手,正要朝自己的胸口砸去,卻被江逸牢牢握住手腕。

“先祖,這不是夢……”

江逸輕輕用力,辛棄疾的手腕傳來一股輕微的疼痛。

他震驚的看向麵前這個青年,心底的防線一下子土崩瓦解。

“為何不是夢……這為何不是夢!”

辛棄疾眼含淚花,不知道該怎樣再去麵對這個後生。

他希望他是不存在的,那樣大宋的百姓最起碼還有希望。

可一旦他真實存在,就意味著,大宋真的再無可救藥!

可是,他怎麼知道自己在想什麼?

殊不知,直播間外所有的觀眾們,也都聽到了他的心聲。

原來,江逸利用獲得的能力,在自己的彆墅裡開啟了一道時空之鏡,讓那裡的時空之鏡可以聽到辛棄疾的心聲,直接轉換到直播間中,但辛棄疾無法聽到。

一來,這讓他的思緒不被打斷,二來,讓觀眾們可以通過另一麵時空之鏡和現在這副場景結合,感受到辛棄疾此刻複雜的內心。

最終,辛棄疾還是選擇了大宋的百姓。

但華夏的觀眾們,冇有一個人對他心生怨言。

因為這……纔是辛棄疾啊。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