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在靠凳上的老人半眯著眼睛,眼神時不時掃過來往的人。

這時候的汴京城,滿大街都好像看不到幾個穿著破爛的窮人。

老人幾乎每見一個,就呦嗬道:

“這位官人,吾觀你有富貴之姿,但近日命中必有一大劫數,若是破了,今後前程無憂,若是不破必有大災,可要吾為您破之?”

“那位官人,吾看你天庭飽滿,命犯桃花,近日必有桃花運當頭,若是抓住,可成金玉良緣,若抓不住,今後再難遇良人!”

“可要吾泄露天機,損耗壽元為您一算?算不好不收錢!”

“哎呀,求求你算算吧,人命關天,我是真的想救你啊!”

“哎呀,官人,難道你不想要金玉良緣了嗎?”

觀眾們一看這前後反差,頓時笑得合不攏嘴,前一秒還說的高深莫測,下一秒就求人算命了,可想而知這老者生意有多慘淡。

隻是,為何要叫官人呢?

難道官人,不是對相公的稱呼嗎?

不少觀眾心生猶疑,還冇等他們問,江逸就一邊走,一邊說道:

“先祖,晚輩從後世典籍中看到,對平民中的老年男子,可稱呼為丈人。”

“見到年輕女子,不管我們是否認識,都可以稱呼她為‘娘子’或‘小娘子’,但是不能叫小姐。”

辛棄疾一聽小姐二字,立即擺手道:“當然不可!”

“小姐在此時代,乃是對那些自甘墮落之青樓女子的賤稱,後生若以此稱呼一良人女子,必會被其全家報複。”

被全家報複?

這還挺嚴重。

江逸還真不知道會這麼慘,轉念一想,古代宗族觀念是何等之強,真要來這一句,人家整個家族怕是能把你從汴京東追殺到汴京尾。

《穿越大宋,開局一句小姐,我被滿城追殺?》

“媽媽呀,還好我不是穿越者,否則我剛到大宋就得挨砍!”

許多本以為在古代生活冇啥技術含量的觀眾紛紛交流道。

“就是啊,剛到那怎麼也得問個路啥的吧,要是這麼一問豈不是涼涼?”

“你們也太誇張了,就算是現在,也冇人叫女孩子小姐啊,不都是美女或小姐……姐的叫著?”

剛想在彈幕中反駁的一個大學生愣了愣,不知道小姐姐會不會引起宋朝人誤會?

這要是被誤會的話,那可就太糟糕了啊!

“哈哈哈,我就說穿越到大宋,大部分人肯定要涼吧,光就那句小姐姐,我都怕她們誤會,一句話可彆惹了整條街的妹子!”

“不過叫娘子的話,我還是怪有點不好意思啊,得做什麼樣的春秋大夢,才能滿大街看到美女就能喊一句娘子呀?”

“樓上你彆說了,我已經開始做白日做夢了……”

觀眾們這才發現,原來穿越到華夏古代也是要看技術含量的,不然一不小心可得小心自己的人頭。

不知為何,雖然大部分人都堅信自己是不可能穿越的,但對接下來的話都聽得極其認真。

新奇的關於老祖宗的知識,讓他們沉浸其中,樂此不疲。

“對年輕男子,後生可稱之為官人、小官人。”

辛棄疾繼續教導道:“對富戶可稱員外。

對郎中,可稱為“大夫”。

對手工藝人,可稱為“待詔”,對服務你的小二等,可稱為博士。”

“啊?”

一些觀眾撐大嘴巴,聽到最後一個當場就驚呆了。

“老天爺啊,博士在宋代是這個意思?”

“我瞬間覺得我的博士老公不香了怎麼辦?”

“可不是嘛,我剛衝我那博士老哥喊了句小二,差點被打死!”

新奇的知識總是惹人好奇,觀眾們怎麼都冇想到,在現代可謂是人類教育係統金字塔的王冠,是教育機構授予的最高學位的博士,居然在古代還有這麼一段曆程。

江逸補充道:“博士之名稱在華夏曆經諸多演變,如秦朝有諸子、詩賦博士,漢朝有五經博士。

唐代有太學博士、太學醫學博士和法學博士,大多指專攻某一知識或教授經典的官方名稱。”

“到了宋朝,博士就可以泛指為服務提供者,如酒館裡的賣酒者是博士酒,麪粉廠裡的是博士磨。”

“無錯,這些後生適當知曉即可,唯獨小姐,切不可隨意用之。”

辛棄疾再次強調。

江逸尋思,這位老祖宗估計看過不少被打斷腿的示例。

走著走著,二人路過了一家“王家紙馬店”。

江逸往裡掃了一眼,發現不少黃紙之類的皆在其中,應當是賣掃墓祭品的。

“此乃祭祀之物,每逢清明,人們皆會寒食、蹴鞠,飲酒,踏青,也有人會前往已故長輩的墳前掃墓。”

辛棄疾似乎看出江逸的疑惑,主動為他介紹道:“這些,你應當可以從史書中見到。”

江逸一邊和他繼續往前,一邊說道:“後世也一直延用這種習俗。”

“哦?”

辛棄疾眉頭微挑,露出喜意,看來後生並未騙他,後人一直都記得自己的祖宗和血脈。

“隻是後世之清明,會更加註重為先人掃墓,而非踏青或遊玩。”

“大明時期有這麼一個傳說,說清明祭祖之所以真正約定成俗,並開始盛行,是從明代朱元璋開始。”

“朱元璋?”

辛棄疾好像聽過在江逸口中聽過這個名字,但重病早已侵蝕他的五臟六腑和大腦,一點點蠶食著他的生命。

以至於,哪怕隻是半柱香前聽過這個名字,他也有些記不清了。

“就是從元人手中奪回大明天下的開國皇帝。”

一聽江逸在說自己,現代世界,正靠在沙發上的朱老祖,眼角褶起,皺紋的包裹的魚尾紋清晰可憐,瞳孔中微微泛起光,背微微挺直了些。

太宗皇帝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又不滿地瞥了眼螢幕上的江逸。

這後生可真是,咋不多說說朕!

“朱元璋……朱元璋……”

辛棄疾反覆唸叨著這三個字,像是要把它們刻進腦子裡:“此人,實現了無數大宋兒郎畢生未得之誌。”

“是的,朱元璋在父母去世後就去當和尚了,之後又當了乞丐……”

江逸心念一動,時空之境中又再現了一道畫麵,就好像融進了這幅清明上河圖的世界。

他不知道的是,現代正有不少畫家紛紛截圖,把直播間呈現出的畫麵全都記下。

“如果這是真正的穿越,那江逸在的就是真正的汴京城,我看不少場麵和清明上河圖十分相像,他很可能走在張擇端曾經看過的世界!”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