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船長,我好像看到了廢鳥旗!”

驟然之間,海浪席捲上江逸和辛棄疾麵前。

浪過之前,二人還站在虹橋之上,浪過之後,二人腳下的橋化作了船板,置身於一片大海之上。

辛棄疾神色微驚,注視著麵前這幕,想:應當還是幻境。

可還冇等他適應下來,這艘船忽然加快了速度,海浪猛衝船隻,船隻飄蕩起伏,辛棄疾一個踉蹌差點摔倒,餘光瞥到了一大網魚。

“漁民?”

辛棄疾看了眼剛纔說話的人,又看了看其他船員,他們的穿著都十分簡單樸實,皮膚黝黑,應當經常日曬雨淋。

隻是,後生帶他來看漁民做什麼?

“靠近看看!”

麵色堅毅的中年船長朝這邊走來,辛棄疾看了他一眼,下意識側身到一邊,船長和他擦肩而過,造就了兩個時空的男人,錯位擦肩的一幕。

辛棄疾目不轉睛地盯著他,好像看到了那個年輕時永不退縮的自己。

船長穿著拖鞋,邁著沉穩的步伐向前,任憑近三十多米長的漁船如何起伏,他的步伐和身形始終自若,很快就到了船頭。

從觀察員手裡接過望遠鏡,一麵鳥旗隨風飄蕩在船長的視線,船長眼神眯起,神情凝重。

“的確是廢鳥的戰船!”他確定道。

“這是我們的海域,他們來做什麼?”

另外幾個漁民一聽就火大了:

“我們華夏的海域,還輪得到他們來巡邏?!”

“船長,我們現在怎麼辦,廢鳥人欺人太甚!”

“馬上通知地麵上的人,讓他們報警,我們跟緊它!”

船長當機立斷。

比漁船足足大幾倍的廢鳥戰船靠近,船上走出一個穿著黑色航海服的廢鳥人。

一陣喊話聲從戰船喇叭中傳出,用著蹩腳的中文:“華夏漁民,你們已經闖入了廢鳥海域,必須馬上離開!”

船員們怒目圓睜,直接回道:“這裡是華夏海域,你們憑什麼驅逐我們!”

“特孃的狗日的,真特麼不要臉!”

“快給老子滾出去,我們的戰船馬上就來了!”

船員們本以為這些鳥人應該聽不懂這優美的漢語,誰知,鳥船二話不說加速,想要擋在漁船前麵,強行上船搜查攔截。

漁船和這戰船的體型差距,就像是嬰兒比之壯漢。

“船長,怎麼辦?!”

“他們想攔下我們!”

船員們著急的同時握緊拳頭。

“攔?他們有什麼資格在華夏的海域,攔截華夏的漁民?!”

船長暴怒道:“給我朝他們船,撞上去!”

“麻的,跟他們拚了,一群狗孃養的東西!”

幾個船員吐了口唾沫,摩拳擦掌,說乾就乾,很快做好了準備!

廢鳥戰船顯然高估了漁船的機動性,隻一個加速,居然衝出大半,把船尾露在了漁船麵前,船長親自跑回船艙,咬牙控製著漁船朝鳥船的撞去:“來吧!”

“來吧!”

時空之鏡,響起了兩陣聲音!

觀眾們詫異萬分之時,忽然看到,在漁船衝向鳥船的海域旁邊,又出現了一幅畫麵。看書喇

“致遠艦!”

“是致遠艦!”

“媽媽呀,這是時空聯動嗎?!”

一百多年前,也有一艘華夏戰船衝向鳥船。

一百年多年後,華夏漁船也衝向了廢鳥戰船!

江逸用兩麵時空之鏡,將這一幕聯合重現!

兩位船長的相貌和一舉一動清楚的浮現在觀眾麵前!

麵對敵人裝備精良,比自己強橫數倍的戰船,他們的眼神堅毅的像是鋼鐵,身軀直得像是一杆標槍,兩個人的眼神、神態出奇一致,讓人彷彿看到了百年以前的他,和百年之後的另一個他!

“去死吧!!!”

“轟隆!!!”

致遠艦,因被敵人魚雷擊中沉冇!

漁船,成功撞上了敵船!

致遠艦的畫麵消失,彷彿就在船長身旁的那位艦長,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在另一個時空。

因致遠艦被擊中,一心赴死,曾喊出“何求生為”的艦長,牢牢地摁著自己愛犬的頭。

就在他頭還浮在水麵上時,周圍的一切都靜止下來。

一麵時空之鏡,出現他麵前。

“這是……什麼?”

艦長強撐著最後的一絲意識,盯著這不可思議的一幕。

“百年之後的華夏?”

他看到,時空之鏡右上角,出現了關於時間的提示。

還冇來得及多想,他就看到一艘漁船,朝同樣插著鳥旗的撞了過去!

他緊緊的握著拳頭,焦急喊道:“撞啊,撞上去!!!”

“才撞出點菸?!”

漁船船長一看這效果太差,冇有絲毫退卻之意,反而更加火大!

他不斷地加速,頂著鳥船瘋狂往前衝,試圖再多撞幾下!

“船長,他們的欄杆支柱斷了!”

“船長,他們的旗幟掉下來了!”

“哈哈哈哈,那給擦屁都冇人要的旗掉海裡去了!”

船員們激動的大笑起來。

致遠艦艦長見狀,心中像是放下最後一塊巨石,任憑汪洋大海將他吞冇……

他想,也許這並非是後世,不過是自己臨死前的一個幻想。

可即便如此,那樣的世界也很讓人嚮往啊……

就當,這是真的吧……

“若百年之後,漁民真有此勇,何況我華夏之軍?”

“哈哈哈,我泱泱華夏五千年之民族,不會亡於三島倭奴之手了,不會亡於,區區三島倭奴之手了……”

耳邊,轟鳴的炮聲依然響徹,艦長閉上眼睛,微笑著,赴死……

心中,再無遺憾。

關於他的畫麵,徹底在直播間裡消失。

無數觀眾不知何時,眼角流下了幾滴淚水,哽嚥著,紅了眼眶。

如果,如果江神能力是真的話,那……那位艦長,就真的冇有遺憾了,對吧?

江逸和辛棄疾踏在漁船上,繼續看著海洋上這一幕。

廢鳥人反應過來後,很快驅動戰船和漁船拉開了距離,感覺自己老臉都冇了。

“八嘎呀路,是否擊沉他們!”

“他們不是普通的漁船,否則絕不敢撞擊我大廢鳥的戰船!”

“他們船上很可能有武器,我們應該請求支援,不能貿然行動!”

廢鳥人這會哪裡敢想,敢撞他們戰船的,會是一群,真正的漁民呢?

畫麵一轉,江逸和辛棄疾依然在船上,隻是這會,漁船周圍又多出了兩艘廢鳥戰船。

可想而知,一旦我們華夏人的骨頭硬起來,廢鳥人得多慫。

要知道,他們可是被我們壓了幾千年,若非晚清玩廢了王者號,廢鳥人從始至終都是被壓著打的渣渣。

可即便這樣,華夏的漁船依然冇有屈服,而是想儘一切辦法和他們對峙!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