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終,漁民因此獲得了500塊的獎勵,當時一位高級職工的月薪也不過50塊。”

“多虧了糙米人,激發了我國漁民一見到外國船就追趕的熱潮。”

江逸的話語很平淡,但糙米人卻受到了侮辱性極強的打擊!

他們想要開口吐槽幾句,可這會還是強忍了住,畢竟這事說起來還真是冇麵子,誰能想到華夏漁民這麼牛逼?

“又在後世的八百多年後,糙米的水聲測量船朝我們的地盤投下了大量一千八百多米的水下陣列聲呐,之後也被我們的漁民撈起。”

思前想去,江逸覺得這種場麵還是得放放,讓某些人臉疼一疼纔好!

於是,畫麵轉為動態,他和辛棄疾站在亭子裡,觀看起了這些。

“**!fcuk!我們剛投的聲呐被那些捕魚的撈走了!”

負責檢測設備的糙米船員氣憤地抓起了頭髮,接連揮出三拳砸在船艙上!

“怎麼可能,一群漁民怎麼可能把東西撈上來!”

船長憤怒的質疑道。

“他們用網撈的,我們投放的聲呐全特麼被撈走了,連信號都冇了!”

“有冇有機會搶回來,那麼大的聲呐他們肯定抬不走!”

糙米船裡的糙米人都懵了,上帝啊,這是什麼操作?

他們好不容易投進去的東西,漁民居然隻用一張網就給它們網上來了?

“還搶個屁!”

拿著望遠鏡的糙米船長藍眼睛瞪得跟死魚似的:“他們把聲呐都給拆了!”

“拆了?!”

“他們拆聲呐乾什麼?!”

滿船糙米人麵麵相覷,那玩意價格在當時可昂貴了,漁民這麼不識貨,說拆就拆了,看著就心疼啊!

“拆了好裝船啊……”

船長心態都要崩了,還冇等他肉痛多久,就發現周圍的漁船越來越多,好像都是衝聲呐來的,這一個個的怎麼這麼積極!

本就是偷偷來的糙米船理虧,隻得對還在不斷撈的漁民喊話道:

“聲呐無銅,撈之無用!”

“少放點屁吧,多投點啊!”

“我們就喜歡冇用的東西,你們也彆帶走了,全留下吃個飯吧!”

漁民們興高采烈地緊跟在糙米戰船後麵,他們可冇那麼好騙!

戰船上的糙米人心態炸裂,乾脆用高壓水槍進行驅趕,數十條水龍狂衝而下,漁船迅速改變方位,依然緊追不捨!

一隊糙米人荷槍實彈出現在船後,拿槍威懾漁民道:

“再不退開,我們就開槍了!”

“笑死,這可是我們的地方,你們敢開槍試試?!”

“**!華夏人現在都敢在我們麵前這麼囂張了!”

“快走吧,不要上升事態,等華夏大船來了就不好對付了!”

就在這樣,一艘糙米戰船,不僅賠了一大堆聲呐,還被一群漁船給追著跑……

“恥辱!這是我們大糙米帝國的恥辱!”

一群糙米人氣得直跳腳,典藏華夏這麼一搞,清晰和全麵視頻一下子就有了,相當於把他們釘在了國際恥辱柱上摁著侮辱啊!

“這些漁民遲早會得到教訓的,我們的戰船居然這麼廢物,也不知道船上的人到底是乾什麼吃的!”

“不能再留下江逸,否則他還不知道能曝出我們多少醜聞來!”

袋鼠國的觀眾立即奉承道:

“糙米大哥不要生氣,窮鄉僻壤出刁民嘛,他們就這樣!”

“冇錯冇錯,你們隻是戰略性撤退,不想和他們計較罷了,唉,要說仁慈,還得看我們的糙米大哥!”

江逸腦海浮現出這些資訊,心頭忍不住譏諷:

什麼時候,輪得到小小袋鼠在大熊貓麵前班門弄斧了?

時空之鏡畫麵驟變,就在全世界都以為,華夏漁民能撈魚雷已經頂天之時,一艘潛船進入了大家的視線!

鼠人一看到那潛船,當場就懵了,不少觀眾都撐大了嘴巴。

“華夏人不要放了!”

“你們這是在做什麼?我們鼠人是你們能得罪的嗎,我們可有好大哥!”

江逸懶得搭理。

畫麵中,鼠人的潛船悄悄地潛入到我們這執行秘密任務。

另一邊,華夏禁漁期結束,華夏無數的漁民小分隊掛上紅旗,爭先恐後地出海捕魚!

鼠人上一刻還在為偷偷潛伏開心,下一刻觀察員一愣:“what?”

“哪裡來的這麼多網?”

“注意避讓,彆讓網纏住螺旋槳!”

“網太多了,很難避開!”

鼠人們神色驚慌,這要是被纏住可就跑不掉了,肯定會被華夏抓住把柄!

鼠人觀測員不斷注視著四麵八方撲來的網,怎麼想都冇發現對策,隻得硬著頭皮往前開,嘗試避讓,卻在下一秒就被漁民的網給網住了!

“快想辦法衝!”

“衝不了了!”

鼠人額頭冒汗,萬萬冇想到居然會栽在網上麵!

現在隻能等待,看看這些漁民會不會離開了!

“嗯?漁網怎麼這麼重!”

漁船上,纏住螺旋槳的漁民一臉懵逼,隨即興高采烈:

“大魚,我們肯定網到了大魚群,趕快收網!”

“一二……三!”

“一二……三!”

“怎麼回事,怎麼拉不動?”

這一船的漁民們都拉得上氣不接下氣了,緩了緩,立即高聲喊來附近的漁船。

漁船爭相靠近,大家互相幫忙,一鼓作氣,還是拉不上來……

“哎呀,老王,你發財了呀!”

“這魚群絕對百年難得一見!”

“可以可以,記得到時給我來條肥的哈哈!”

大家繼續加油,可任憑怎麼努力,網都不帶往上動一下的。

他們還不明白髮生了啥,但潛船裡的鼠人們可都慌得冷汗直冒,這群漁民也太虎了,怎麼啥都敢乾?!

把潛船當成魚,虧他們敢想啊!

可這些人哪裡知道,在我們的漁民眼中,潛船可比魚值錢多了!

要是真魚不虧,要是潛船……

那可是血賺!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