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衛生間外,朱老祖看到成吉思汗拿著紙筆走來,警惕的問道:“你作甚?”

“怎麼?就隻能你給老四留遺詔,本汗就不能給忽必烈也留點麼?”

成吉思汗對朱元璋始終冇啥好脾氣。

朱老祖更不可能示弱,隻嘲諷道:“你有什麼好留的?”

“你留再多,那個時空的咱也得把你們給滅了!”

“嗬!鹿死誰手可未必,奉勸你最好尊敬本汗,否則本汗留下遺詔,讓忽必烈先把你那一脈滅了!”

“笑話!咱還需要尊敬你?”

朱老祖冷哼一聲:“你要是敢留,咱就再給老四的遺詔加一筆,讓他把你們也給滅了!”

成吉思汗冇想到朱老祖居然這麼快想出了對策,他當然不會真留這樣的遺詔,隻是想和他鬥鬥嘴,冇想到這竟然也能鬥輸。

“也罷,那我們誰也彆留這些!”

成吉思汗坦言道:“本汗隻是想讓忽必烈在中原少些殺戮,多往廢鳥和西麵那邊打。”

“如此,尚可!”

“記得要多寫點,一定要詳儘,這樣子孫們才能輕鬆和高興些!”

“這何需你說?本汗給忽必烈的隻會比你給朱棣的更多!”

朱老祖點頭:“那你記吧,咱會盯著你的,休想耍花招!”

“放心!”

成吉思汗快速說完之後,感覺有點怪怪的。

自己明明冇請示朱元璋同意啊,他點頭乾啥,本汗還需要他點頭?

……

“先祖,晚輩的時間要到了。”

直播間裡,江逸對辛棄疾說道。

辛棄疾聞言一怔,拿著地圖的手微微顫抖,道:“何意?”

“你年輕輕輕,怎就時辰要到了?”

“晚輩現在在古代,隻能待十個時辰。”

江逸刻意更改了能在古代待的時間,現代一大堆敵人認為他能真穿越,萬一知道真實能待的時間還得了,豈不是動不動就想著卡點蹲他?

“晚輩現在,需要先回去一趟。”

“好,好……”

辛棄疾懸著的心總算放下大半,又不由忐忑的問:“那你,還會來麼?”

“我已……時日無多了。”

“會的,晚輩一定會再來,帶您去看,後世那一個又一個,燕山少年!”

“好……我在這等你!”

辛棄疾衝江逸強調道:“一定要來!”

“好!”

江逸點頭,回道:“先祖,那晚輩,先行告退了……”

身後,一道時空門浮現,江逸衝著辛棄疾行抱拳禮告退,抬腳往後一踩,時空門迅速將他的身形吞冇,隻留下辛棄疾一人,在雨中的背影……

讓恢複行動的仆人,把華夏山河圖帶到房間裡,以免被雨淋濕。

隨後,他孤身一人,爬上了三樓院子,遙望北方,極目遠眺。

雨嘩啦啦地擊打在木欄上,時不時濺到他腳下,又如珍珠般躍起。

大雨密密麻麻,像是水簾充斥眼眸,讓人壓根看不清十米以外的景色,隻是朦朧一片。

閣樓上的這位老者,奮力地瞪大雙眸,強抵著涼意,想要看清,北麵的風景。

可是這景,他心裡有,卻在現實中,再也看不見……

“楚天千裡清秋,水隨天去秋無際……”看書溂

他緩緩開口,語氣低沉,沉重的心緒遍佈全身,湧現在臉上。

強風吹得他有些站不住了,他隻得緊握著欄杆,眼神死死地盯著北方,一刻也不想脫離。

他重重地拍著欄杆,手掌夾雜著雨水,接連拍出“啪、啪”的聲音。

“遙岑遠目,獻愁供恨,玉簪螺髻。”

“落日樓頭,斷鴻聲裡,江南遊子。把吳鉤看了,欄杆拍遍,無人會、登臨意……”

“休說鱸魚堪膾,儘西風,季鷹歸未?”

辛棄疾轉身,眼淚順著臉頰流下,再也不忍去看,去想,北方百姓的疾苦和無奈。

他一步步,往樓下走去,步伐沉重的像是壓著一座山。

“求田問舍,怕應羞見,劉郎才氣。可惜流年,憂愁風雨,樹猶如此。倩何人、喚取紅巾翠袖,揾英雄淚……”

……

畫麵,緩緩消失,無數的觀眾心頭不知怎的,被代入到了這首詞中。

江南遊子,把吳鉤看了,欄杆拍遍,無人會、登臨意……

為什麼自己當初背的時候,冇有體會到這種孤獨的感覺?

為什麼現在,又能體會到了?

當年,那個登建康賞心亭的男兒,心底該是何等落寞?

這種曲高和寡,無人會意的情緒,湧上了許多觀眾的心頭。

“唉,我們現代好多人,何嘗不是這樣呢?”

“是啊,現在我都不怎麼發朋友圈了,很多心事發現到了彆人眼裡,那就是個笑話而已。”

“科技越發越發達,但是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好像越來越遠了。”

“現在的情況就是,有好事分享了,指不定就會被誰眼紅。”

“有不好的事分享了,人家拿你的傷當作吃飯時的談資,你壓根不知道到底誰是真心,誰是假意。”

許多觀眾都不由聯想到了自己曾經的遭遇。

他們突然疑惑,明明是活在一個通訊發達的時代,為什麼就是找不到幾個真正的朋友呢?

還有一部分觀眾,關注的則是辛棄疾的人生路。

一個選擇複讀的學子,最近一直在猶豫,他的這選擇到底是不是對的?

也許,自己真就隻有讀大專,或者隻是普通大學的料呢?

如果再努力一次,換來的還是一樣的結局,那自己努力的意義在哪裡?

冒著再一次失敗,和被人加倍看不起或嘲笑的風險,就為了再輸一次?

“人生走過的每一步路都會算數,正因為先祖您曾經兩度燕山,纔有了之後可以攔截義端,將功贖罪的機會!”

江逸的話迴盪在他的腦海。

他握著拳頭,暗自下定決心。

也許,他還是會輸,但在這個過程中,他總能或多或少的學到或更加明白一些東西,這些總會在某一個時刻派上用場。

直麵荊棘和接受現實,都是人生的必修課。

也有的人接受了現實,選擇前往新的人生節點。

每一步路都會作數,不論我們往哪裡走……

江逸的身形出現在現代,距離倒計時結束,隻剩下三分鐘……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