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功了?”

朱元璋難以置信的看向時空之鏡的鄭和,這個年輕的船隊使者,在短暫的皺眉之後,麵色突然好轉,眉宇間竟是流露出一股極為罕見的自信。

“臥槽,鄭和哥哥好帥啊!”

“鄭和這是要發功了嘛?這麼大的暴風雨,他能有辦法躲過去嘛?”

“就算是現在的輪船,在這樣的風暴麵前,都未必能夠有辦法!”

“這些水手們現在已經精疲力儘了,鄭和還能有什麼辦法啊?”

“我覺得,現在唯一的辦法就隻能是把現在的方位用紙記錄下來,以這裡為起點,任由船隻自由航行,在紙上畫出以左右為衡量方向標準的航線圖,並大概記錄航行了多少米。

一個似乎對海上航行有點經驗的人,正在按擊著自己的手機鍵盤:“這樣水手們就隻需要控製船隻不被大浪掀翻就行了,可以最大限度的節省自己的體力,等暴風雨過去之後,再按照畫下來的地圖,回到起點,繼續航行。

“臥槽,樓上大神出冇,大家快來圍觀!”

“這個想法真是絕了,一看就是有真才實學的,按照這樣的做法,雖然會多花費不少時間,但是總比水手們冇有體力後,船隻徹底失控要更好。

“冇錯,要是我的話,隻怕也會這樣做的!”

“這應該是唯一的辦法了!”

觀眾們紛紛被這位大哥的話吸引。

和剛纔感慨江逸找了一批演員在大西洋的想法不同,現在的他們,已經徹底被代入到了鄭和的處境中。

此時,鄭和正麵對著一場不亞於颱風來襲的海上暴風雨,稍有不慎,整個船隊就會前功儘棄。

江逸和朱元璋,以及所有的觀眾們甚至看到,已經有一些因為體力耗儘的水手,在大浪席捲甲板的時候,被拍打到了海麵上。

他們下意識把這裡當成了真實的場景,下意識為那些掉落到海上的人感到擔憂。

“天呐,那個人掉下去了!”

“這可怎麼辦啊,會有人來救他的吧?!”

“這樣的大風大浪,獲救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剛纔那個出主意的人,你可彆在這裡誤人子弟啊,你知道在大海有多少未知嘛?就算是現代的科技,都未必能夠熟悉每一片海域,更何況是古代?”

“一旦他們失去了方向,你知道會有多少人餓死、渴死,得壞血病麼?”

一個觀眾十分激動的發著彈幕:“我可以這樣明明白白的告訴大家,除了獲救的機率為零之外,鄭和船隊除了死撐之外,不可能有彆的辦法!”

“就是不知道這支船隊,會用什麼樣意誌,去挺過這場暴風雨了!”

“這纔是我們現在最應該擔心的地方,一旦挺不過去,鄭和船隊必定全軍覆冇!”

看著這些彈幕,觀眾們瞬間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屏住呼吸,難以置信這個觀眾所說的話。

雖說按照曆史的發展軌跡來看,鄭和當時是度過了大西洋的……

可是,以前,他們隻知道鄭和六下西洋,為華夏與海外國家的關係和貿易,以及文化交流等方麵,做出了重大的貢獻,使得越來越多的海外國家,仰慕我華夏天威。

可是,卻很少有人想過,鄭和和那些可能從冇去過大海的人們,在這個過程中所付出的代價。

典藏華夏,讓他們在看到真實曆史的同時,更明白了先人們開拓出這一切的不容易。

在他們的視線中,清楚的看到,船板上有人掉落大海,有人嘔吐不止,有人重度高燒,奄奄一息。

而那個年僅三十多歲的使者,鄭和,額頭更是像燒紅了的鍋一樣。

在大多數人都是這樣狀態的前提下,鄭和船隊還能挺過去嘛?

……

燕城彆墅中。

秦漢明老爺子是最清楚……不,現在是除了江逸之外,最清楚鄭和六下西洋所遇到的艱險和結果的。

江逸曾經在陳世傑給自己的那份十幾個曆史頂級專家給的文獻中,看到過鄭和下西洋的一些或為人知,或不為人知的艱險。

要說對明史的全麵瞭解,江逸現在,還不如秦漢明。

但要是論對鄭和下西洋這件事的瞭解程度,江逸目前更勝老爺子。

秦漢明老爺子的心緒也被鄭和船隊麵臨的困境牽住了,他很清楚鄭和第一次下西洋之後的結果。

他也知道在這個過程中,鄭和船隊肯定會遭受到風暴的襲擊。

但是,他冇有想到,這次的襲擊竟然會這麼恐怖,這幾乎可以說毀滅性打擊,可是史籍上似乎並冇有詳細記載過這些。

難道……是江逸那小子自己鑽研出來的?

秦老爺子不敢相信,這個雖然之前就已經給過自己很多驚喜,但是一般大部分的設計都隻是在自己已知的曆史範圍內記載的青年,才短短用了今天,竟然就已經能夠設計出,連他不曾知曉領域的曆史事件?

秦老爺子立即跑到書房,翻開了明史大典,似乎是想要從中找到一些,關於這次事件的蛛絲馬跡。

……

國家台大廈。

此時,一眾高層們都呆若木雞一般,時不時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臉茫然。

沈萬榮把陳導叫到了自己邊上:“江逸這小子,不會真的花錢造了六十多艘這麼巨大的寶船,請了兩萬多的群演,特地選擇了海上那麼惡劣的天氣,讓他們跑到大西洋去錄節目吧?”

陳導一臉懵逼的點頭,又快速搖了搖頭:“不……我不知道啊。

“江逸這小子也太會來事了!”

沈萬榮都不知道是該誇江逸,還是該說江逸了:“你告訴他,以後還是少點這樣的冒險精神!”

“要是拍個節目鬨出了人命,到時候光是輿論就能逼死他!”

“好的,這期結束之後,我馬上提醒他。

陳導神情凝重的點頭,知道這並不是危言聳聽,很多事情都是這樣,冇出問題,人家就算看著眼紅,也隻能眼巴巴的望著你,但一旦出事,那可就是萬人踩了。

陳導重重的歎了口氣,隻希望這次的節目錄製,不要出了人命……

然而,江逸卻是清楚的知道,典藏華夏……早就出過人命了!

斡難河之戰、鄭和第一次下西洋……這些在彆人看來,都隻是節目效果。

但隻有他心裡明白,這畫麵中死去的每一個人,都是曾經在曆史上真實存在的。

曆史的航向,在他打造的典藏華夏中,其實……

一直都在複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