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斡難河畔,皇帝、王爺、太孫、將領、士兵,五種完全不同高低身份的大明男兒,生死同命!

大西洋上,鄭和、水手、各大船員,帶著大明帝國賦予的使命,遠渡重洋,隻為揚大明天威,為後世繪製一幅宏偉的海圖!

前者,讓觀眾們知道了什麼叫做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

後者,讓觀眾們知道了什麼叫做日月山河永在,大明江山永在!

這一個又一個場景,無不在向觀眾們展現了四字----大明風華!

觀眾們沉浸其中,各個如同被打了雞血一般,許多人更是激動的麵紅耳赤,恨不得去客廳裡找幾樣東西砸了,以泄滿腔熱血。

“恨不能生於大明,恨不能與永樂同時代!”

“這纔是我心目中的大明啊,典藏華夏,滿足了我對曆史各大人物和場景的所有幻想!”

“求求江神讓我加入典藏華夏,讓我到節目組裡當個龍套吧,我願意倒貼進組!”

“樓上算我一個,這樣的大場麵,哪怕隻是去當一個群演,我都心滿意足,並且我發誓,絕對不要錢!”

“哈哈哈,你們說典藏華夏以後會不會讓一些明星去當演員啊,我覺得以這節目現在的熱度,一些明星肯定會很眼饞的!”

“要是當紅花旦陶曼穎可以加入的話,我估計節目熱度還能上升不少檔次!”

一說到陶曼穎這個名字,觀眾們瞬間更加熱情高漲。

“不要再說了兄弟們,你們一提到我老婆,我的代入感就賊強,我已經幻想我老婆在典藏華夏的節目裡出現了!”

“樓上,拔刀吧!”

“嗬嗬,你們一個個冇有曹操的命,卻得了曹操的病乾嘛,陶曼穎分明是我老婆好吧!”

“至於那些說想要去典藏華夏當群演的,我勸你們還是徹底放棄吧!”

一個似乎看得十分通透的觀眾,躺在自己十幾平米的小出租房裡,一邊喝著肥宅快樂水,一邊把手機攤在旁邊的小桌子上,用右手單手打字道:“你們不會真的覺得典藏華夏的群演有手就能當吧?”

“就剛纔那些寶船的航舵,我敢保證,在座的百分九十九的人都轉不動,更彆提是在那麼強大的暴風雨麵前了。

“那我不當那些技術類的群演,我當那種跳海的群演總可以了吧?”

“就是就是,江神的群演總不會全都是什麼都懂的嘛!所以我還是有機會的!”

“嘖嘖,不是我杠啊兄弟,你確定在那樣的海裡你能遊泳獨自生還?”

“典藏華夏的群演,那可是謎一樣的存在!”

“唉……”

許多觀眾們歎了口氣:“也不知道江神是怎麼找到那麼多的好演員的!”

“說到這個,那我是真的佩服。

肥宅快樂水青年以一副指點江山的態度的說道:“從對話李世民開始,典藏華夏裡出現的士兵,各個要殺氣的有殺氣,要特技的有特技!”

“對話霸王的時候,大家也都看到霸王演員的實力了,我敢說絕對不止是在戲裡,那個人在戲外肯定也是個絕頂高手!”

“至於那些士兵龍套,剛纔斡難河之戰的時候你們也都看到了,那特麼是普通群演能演出來的嘛?”

肥宅水青年拆開了一包薯條,一邊“吧唧吧唧”的吃著,一邊為大家分析道:“所以啊,大家還是老老實實看江神的節目就行了,江神的才華大家也是有目共睹啊,連我這樣的鍵盤俠都佩服得五體投地,誰噴他我都要幫他回噴的那種。

“哈哈哈,果然,江神的粉絲群體也是個謎啊!”

大家都開心的笑了,氣氛十分的和諧輕鬆。

這或許就是典藏華夏能讓他們想要追下去的原因,一是隨時能夠帶動他們的情緒,二是有一群和諧的交流者。

即便有少數的杠精存在,也會被江神粉絲之頂級杠精給杠回去,節目裡和節目外,透露出來的一個核心就是----爽!

他們喜歡看江神在節目中對話先賢,喜歡看他出人意料,卻又掌控一切的樣子,江逸的能力滿足了他們內心對穿越這種未知體驗的求知慾。

再一個,就是喜歡江神明明隻是在節目裡,卻能一次又一次打節目對手臉的場景!

之前那個什麼國服噴子王,不就是因為說了幾句不該說的話,就突然消失了麼?

觀眾們雖然什麼都冇說,但是心底亮如明鏡。

肯定是某位江神粉絲之----超級大佬出手了啊!

什麼叫牛逼?這就是!

不過,觀眾們誰都不會去想。

或許,就在他們一個個都在電視台裡逞嘴上痛快,喊陶曼穎為老婆的時候。

正主……冇準就在電視台的螢幕前看著呢?

……

此時。

應天殿上。

江逸和朱元璋分彆坐在了客位和主位上。

朱元璋舉起酒杯,和江逸對飲道:“後輩,來乾!”

“陛下,乾!”

江逸同舉酒杯,站起,對著朱元璋,將杯中酒一飲而儘。

不卑不亢、不驕不躁、知禮守節,後世之人,果然不同凡響……

朱元璋對江逸的一舉一動,都默默的看在眼中,內心對江逸,乃至於整個華夏後世的印象,都好了不少。

也許,電視台前的觀眾們不會去注意這些細節。

但是江逸,必須注意。

這是他給自己定下來的一個規矩。

既然是代表後世對話先人,自然就要識禮守禮,不能讓先人對我們後世產生不好的印象,覺得後世連祖宗禮節都忘了。

“坐吧,朕命令你,以後在朕麵前,不要如此拘禮。

“你既來自後世,那便是朕的客人和晚輩,在大明可以享受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

朱元璋鄭重的看向江逸,右掌朝下伸出,衝江逸隨和地做了個虛壓的手下,示意他坐下。

江逸內心微微一怔。

他很清楚,朱元璋這兩句話代表的意思。

這是在對他表達認可啊。

江逸坐了下來,但還是道了一聲謝。

一些稍懂人情世故的觀眾們瞬間明悟!

“臥槽,洪武大帝這是認可了江神和我們後世啊!”

“樓上你彆自作多情了,洪武大帝明明隻是在誇江神好吧!”

“不對不對,洪武大帝說江神來自後世,說他在大明可以享受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這裡麪包含了後世兩個字啊!”

“嘖嘖嘖,你可真會往自己臉上貼金,你現在就去洪武大帝麵前,你去告訴他,洪武大帝啊,我也是大明後世,我可以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嘛?”

“然後,你就仔細盯著洪武大帝的反應,看看他會不會把你當傻子!”

肥宅水青年不屑的打字懟道,忽然,好像還是覺得差點什麼似的,又補充道:“江神牛逼!”

我不愧是江神粉絲之……超級噴王!

與此同時。

電視台畫麵之中!

江逸和朱元璋的對話,似乎進行到了一個更加充滿傳奇的階段。

朱元璋和江逸隔著幾米距離對飲之後,說道:“斡難河之戰、鄭和下西洋,朕已經看過,南征安南之類的朕並無多大興致。

本就是在戰馬上奪天下的朱元璋對戰爭的殘酷性知道得一清二楚。

“但……永樂大典是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