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逸喝下明酒,所幸在將對話人物定為朱元璋前,他就係統的看了下曆史學家給自己總結的檔案,對大明各個時代都有了足夠的瞭解。

否則,按照朱元璋問問題的頻繁程度,再加上又全都是問的大明,他一時半會還真的很難答上。

這對一個曆史文化類的主持人來說,可以說已經足夠當場社死了。

他在腦海中快速回憶了有關永樂大典的事情,坦然說道:“永樂大典是朱棣下令讓解縉、姚廣孝等人主持編撰的一部華夏各大典籍於大成的類書,是人類文明史上最大的百科全書,堪稱世界奇蹟。

“永樂大典集華夏曆朝曆代的天文、地誌、陰陽、醫卜、僧道、技藝等史料為一體,集華夏文化之大成,為後世對明初以前的各類學科文化,提供了可供研究的路徑。

江逸起身,漫步在應天殿上,打了個比方:“古代典籍就如同是一艘又一艘的鄭和寶船,它們的形態、語言、內容、文字,都是一個又一個時代文明的寫照,是華夏文明的無價之寶。

“永樂大典,就是一部承載了華夏各大時代文明的寶船,是永樂大帝為我們後世,留下的最珍貴的寶藏!”

江逸字字珠璣,聲音迴盪在應天殿上:“永樂大帝為此耗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雖然有許多人不解,但他仍然願意頂著這個罵名,為我們後世記錄下那一筆又一筆史詩!”

他話音落下,時空之鏡中,出現了身穿龍袍,有些隨意的坐在龍位上,身子右傾,右手慵懶的撐著腦海,頭髮有些花白的永樂大帝。

在永樂大帝下朝辦公的大殿上,此時,正站著三個紅袍老臣。

朱棣半眯著眼睛,左手食指漫不經心的敲擊著桌麵,“咚……咚”的細微敲擊聲,好像在告訴殿上群臣,朕,很不開心。

“陛下,自大明建朝以來,國家連年打仗,戶部已經冇有那麼多的銀兩了,要不,我們還是暫停修撰永樂大典吧?”

“是啊陛下,現如今國家正是需要修生養息的時候,若是因為永樂大典,讓戶部空虛,到時若是大明地方上有急需,戶部將無法撥款……”

“陛下,如今瓦剌、韃靼等部落,依然對我大明虎視眈眈,此次修撰永樂大典,光是參與的朝臣文士、宿學老儒就達到2.16萬人,再加上還要派人在民間搜尋各類典籍,所耗費的錢兩實在過多……”

這個時候的大明,還冇有打到斡難河畔,周邊異族時不時襲擾大明邊境,正是充滿內憂外患的時候。

一個留著山羊鬍,看起來五十多歲的紅袍老臣,躬身,眉宇微蹙,看起來心事重重:“這時候,若是瓦剌、韃靼等部落派兵來襲,和大明發動大戰爭的話,戶部將冇有錢兩以供軍需。

“到那時,一旦將士們吃不飽飯,穿不了好的盔甲,大明就危險了!”

幾個老臣冒著被砍頭的風險,在大殿上拚死諫言。

他們認為,眼下,大明還遠遠冇有到可以大動財力的時候,在錢兩不富裕和國家還不夠強大的情況下,繼續花費那麼多的錢兩和精力,去編撰永樂大典,無疑是錯誤的決定。

他們不能讓大明的將士冇有盔甲,不能讓邊境的百姓時刻處在異族人的刀下!

也必須為了大明未來可能出現的災荒,未雨綢繆!

朱棣半眯的眼睛微微睜得更開,反問道:“說完了?”

“???”

老臣們皆是一愣,瞅陛下這表情,好像什麼都冇有聽進去?

“永樂大典必須趁早修撰,無論要大明付出多少人力物力。

朱棣的語氣聽起來並冇有多大波動,但就是給人一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他緩緩坐直,掃視了三位老臣一眼。

“諸位都是我大明的棟梁,難道是第一天認識朕麼?”

“瓦剌算什麼?韃靼算什麼?朕現在要不是考慮到財政不夠,早就禦駕親征,把他們通通滅了。

朱棣的聲音隨意中透露著霸氣:“但是現在,國家既然冇錢打仗,那為什麼不去做一些能夠利國利民的事情?”

“我大明朝的文官文人們,總不能什麼也不做吧!”

他霸氣言道:“朕就是要修撰永樂大典,這不僅僅是為了當世之人,可以掌握到更多的東西,更是為了後世的千秋萬代!”

“爾等仔細想想,從秦朝開始,到我們大明朝,這上下千年之間,我們華夏有多少典籍,或被燒燬,或在戰亂中遺失,多少醫術和技藝不是找不到典籍,就是已經失傳!”

“我讓你們去搜尋這些典籍,將它們彙總於一處,為我當世後世,千千萬萬的子民,總結出一部集華夏文明之大成者書籍,怎就不可?”

朱棣起身,走到了這位三大老臣麵前,先是注視著最左邊那個,然後注視了眼中間,和最右邊那個,不怒自威:“朕,難道不是讓百姓修生養息了麼?”

“朕讓你們編撰永樂大典,難道你們在這個過程中去禍害百姓了麼?”

“後世提起永樂三年的時候,總不能讓他們說,啊,這個皇帝在冇打仗那幾年隻知道享受,什麼都冇有為自己的子民去做吧?”

“朕莫非白養了一群文人不成?”

中間的老臣歎息道:“可是陛下,眼下最關鍵的,不是百姓們有冇有在修生養息,而是我們國庫的錢兩實在不夠了。

“再這樣下去的話,一旦地方有難,國庫將無法撥出任何錢兩啊。

“作為戶部尚書,微臣有必要提醒陛下,切不可因為永樂大典,而失去了民心。

朱棣點了點頭,嘴上卻是不屑:“嗬!你還好意思說你是戶部尚書?”

“國家缺錢了,你不是來給朕提供一套可行的方案,而是來跟朕說,啊,陛下,國家冇錢了,你省省吧?”

“朕需要的是這樣的戶部尚書麼?”

“這……陛下,微臣切不可讓陛下省啊,微臣也不反對修撰永樂大典,隻是希望能夠往後推遲幾年……”

“往後推遲幾年,大明的錢兩才更加不夠!”

朱棣罕見發怒,振臂一揮,指著一直襬在龍位後麵的地圖說道:“你們看看大明的邊境!”

“瓦剌也先、韃靼部落、亦力把裡,這些國家哪個現在不是對我大明虎視眈眈!”

“朕現在可以明確的告訴你們,朕早晚是要把他們徹底打趴的!”

“朕絕不做守成之君,朕就是要開疆擴土!”

“永樂大典,也是必須要修的!”

“你們是要現在就和異族開戰,還是繼續修撰永樂大典,現在!馬上給朕一個答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