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朱元璋這副模樣,江逸也是悠悠歎了口氣。

這一幕被觀眾們捕捉到了,頓時許多人都樂得捧腹大笑。

“哈哈哈,江神這是官方吐槽嘛,連他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可不是嘛,洪武大帝可以說是目前對話的人物中,最最真香的了!”

“這個典藏華夏的編劇是哪位人才啊,連咱江神都要看不下去了哈哈!”

“樓上我告訴你個內部訊息哦,典藏華夏是外包給江神的。

“所以啊,你以為的編劇、導演、幕後製作、特效團隊,可能都得聽江神的!”

“臥槽,真的假的,樓上你這麼說,那我可得路轉粉了!”

“江神,你要老婆不要,隻要你要,我馬上把我姐送過去!”

典藏華夏被外包的事情,在互聯網時代,早已不是什麼秘密,隻是還有些觀眾不知道罷了。

但當他們知道的時候,對江逸的崇拜可以說是達到了狂熱級。

“我還以為這是國家台打造的呢,現在看來,這簡直就是江神以一己之力,打造出來的節目啊!”

“樓上現在知道江神的厲害了吧,他比所有人想象的還要更強!”

典藏華夏在電視台裡的關注數量,在這一瞬間,蹭蹭蹭的往上漲。

原來隻有幾百萬的關注度,還大多是從直播裡過來的老粉絲點的。

現在,那些電視台的原住民們,也開始點下了關注!

當然,這其中,並不包括那些用電視機看節目的觀眾。

這部分觀眾大多都冇有很好的手機,甚至有的還隻是在用著老手機,他們隻能看電視機,更看不到彈幕的訊息。

但是,看電視多年的他們,卻是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這真的是一部極好的節目。

他們雖然點不了關注,但是他們,卻是可以始終牢記節目播出的時間,然後每天在快開播時,來國家台等著,這同樣可以提高典藏華夏的收視率。

也就是說,典藏華夏在電視台的明麵上粉絲,雖然隻有幾千萬。

但是,在全國內,很可能已經過億。

一直在盯著數據的劉主管和陳導,早已被這數據迷得目瞪口呆,像是見到了極品大美人似的。

沈萬榮還以為這兩人在工作期間偷懶,悄咪咪的溜到了二人身後。

當他看到那在以每秒幾千速度暴漲的關注時,眼神不由自主的瞪大。

牛逼!

…………

“江逸,朕是不是,一點都不會看人?”

朱元璋有些不自信的問道,好像又開始懷疑人生了。

江逸這會,並冇有打擊朱元璋,而是正色道:“陛下閱人無數,隻是涉及到親信之人的時候,可能會看走眼罷了。

他這話可冇有半點奉承的意思,當初朱元璋在郭子興手下,選兵選將被為難的時候,他可是果斷隻選擇了十八位自己看中的弟兄,這些人可以說都是大明的開國大將。

再就是他深知自己當時隻有武將,冇有能夠出謀劃策的,於是便從教書堆裡挖出了李善長。

說朱元璋不會看人,多少太過片麵。

“可是,胡惟庸呢?”

朱元璋這是在帶我的節奏,想讓我來給他在這方麵洗白嘛?

江逸雙眸一亮,發現自己險些被這位洪武大帝繞進去。

朱元璋這是在利用我的嘴,來洗白他自己啊……

江逸心念一動,並不回答,而是反問道:“陛下覺得胡惟庸如何?”

朱元璋意味深長的看了江逸一眼,這晚輩,心思竟然如此機敏?

不過他既然問了,朕,自然也是要答的。

否則,豈不是遭後世恥笑?

“胡惟庸,纔能有,勢力有,魄力也有,但唯獨缺少了忠心!”

朱元璋一字一句道:“此人大奸似忠,大偽似真,在朕麵前夾著尾巴,在私下卻結黨營私,是朕當初太相信這個李善長的門生,才讓大明出了這麼一個大奸之臣!”

他說這些的時候十分淡然,好像早已接受了自己的錯誤。

到了他這個年紀,很多事似乎早已看淡。

“那……楊憲呢?”

江逸既然已經開問,自然是要知道朱元璋對那些奸臣的看法。

然而,這個問題一出口,觀眾們當即炸鍋了。

“臥槽,江神居然問楊憲?”

“楊憲當初可是把洪武大帝騙得很慘的,他治理揚州的政績全部都是謊報的,甚至還重金向外國人買了兩株稻穗,把老朱騙得團團轉啊。

“是啊,楊憲能力也是有的,可是,他最開始,竟然是用著欺騙皇帝的手段博得高位,怎麼可能有好下場?”

“這楊憲跟胡惟庸不同,他是真正受到老朱全心全意信任的啊,到頭來卻欺騙了老朱!”

“江神這個時候問朱元璋這些,無疑是在他的心口上撒鹽!”

“我估計老朱的表情好不了,甚至,還會發怒!”

觀眾們瞬間為江逸提心吊膽起來。

他不會被洪武大帝砍吧?

果然,聽到楊憲的時候,朱元璋的臉色明顯一變。

但旋即,他卻是在應天殿上笑了起來!

“嗬嗬,楊憲,這個人雖然辜負了朕對他的一切信任!”

“不過,他和胡惟庸一樣,都是已經死去的人!”

“朕承認,朕當初信錯了他們,但是,朕同樣也殺了他們!”

“朕縱然犯錯,但是這天下,冇有人可以懲罰朕,朕卻可以懲罰他們!”

此時的朱元璋,似乎是從被欺騙,和朱標死去的傷感中恢複了過來,言語間儘顯帝王之氣。

江逸知道,這纔是真正的朱元璋,也許朱標的死讓他很痛苦,讓他感到迷茫,但是,當他緩過神來之後,他依然是那個會用鐵腕手段,去殺功臣,去滅自己兄弟的洪武大帝!

為了大明江山,他可以不擇手段,屠殺一切,又豈會在意胡惟庸和楊憲這兩隻螻蟻?

看來,朱元璋已經緩過來了。

麵對他心性上的重大變化……或者說,是恢複。

江逸無論是表麵還是內心,都冇有太大波動。

這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

在本就不是劇本,尤其是朱元璋剛經曆喪子之痛不久,一切都在變化。

現在,纔是進入對話主題的最好時機。

見朱元璋情緒恢複,江逸的臉色也變得更加莊重,問道:“陛下,可還有想知道的事情?”

朱元璋冇有立即回覆,而是邁步,踩在了先前鋪在地麵的地圖上。

他的腳步踩在地板上,發出“噠噠”的聲音,和剛纔略顯滄桑的狀態,完全不同。

江逸望著他的背影,高大、威猛,龍行虎步,中氣十足。

心知接下來麵對的,纔是真正的大明開國皇帝!

“江逸,朕有三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