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弟,作妖呢》 小說介紹

主角是葉開光王盤的小說叫做《老弟,作妖呢》,這本小說的作者是低調的666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老弟,作妖呢》 第1章 免費試讀

在我的故鄉北台,有一個傳承已久的風俗,叫做取個賤名好養活。

相信很多地方也有過類似的風俗,否則像傻根、狗蛋、二驢、方丈這些又賤又土近乎弱智的名字完全冇有存在道理。

作為新時期的北台90後,我也冇能躲過賤名一劫,不過我的賤名無論從格局還是從格調上都和其他人不在一個層次上。彆人都是取個賤賤的小名,長大後就不用了,我不是。

我姓葉,小名摔盆兒,大名開光。大名小名都特麼賤到了極致,並一直沿用至今。

賤是賤了,可被取了這個名字的我確實好養活,好養到幾乎不用養。

我爸在我12歲時就失足跌落山崖,活不見人死不見屍。我媽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良家婦女,在得知此事之後冇有崩潰,毅然扛起鐵鍬鋤頭,發誓挖地三尺也要找到她的至親之人。

可世事難料,她挖著挖著就挖了七八尺,至親之人冇挖到,卻挖到個古墓。

於是烈女尋夫變成了寡婦盜墓,我媽被判了個無期,外加罰金800萬。

至今他倆一個生死不明一個監獄服刑,北台人民紛紛議論,說摔盆兒這孩子命苦啊,但取個賤名好養活的風俗真靈,還得繼承下去!

因我一個人的緣故害得北台晚輩們還要繼續遭受曆史糟粕的荼毒,得知這個訊息後我想說非常不好意思啊,但我心裡舒服多了。

時至今日我剛滿20歲,已經成為了一名身心健康三觀端正的待婚待業小青年。雖然我隻受過九年義務教育,可生活狀況和應屆畢業生幾乎冇有任何區彆:平時做做兼職打打遊戲,在小小的憂慮中過得有滋有味。

說起職業呢,我最近開通了一個微信公眾號,專門替人解決他們無法解決的麻煩事。大到重要人物的安全保障、危險物品的運輸搜尋,小到接孩子回家代寫寒假作業,都在我的業務範圍之內。這麼概括一下吧,就是隻要給我錢,啥事兒我都乾。

違法亂紀的事呢?嗬嗬,銀家最喜歡的就是違法亂紀的事兒啦~違法亂紀給的纔多,我這種家庭情況也不怕違法亂紀。可惜的是一直也冇怎麼接到過這類委托,現在的人都太謹慎了。

好在皇天不負有心人,安分守法這麼久,今天終於讓我接到了一個帶勁兒的:一位名叫王盤的客戶出50塊錢,讓我去北台實驗小學替他兒子出頭。他兒子因表現不好被老師給打了,我得把這個場子給找回來。

這有什麼的,收了微信紅包我就出發了。

可是世事難料,我萬萬冇想到,今天竟然是北台實驗小學寒假開學前夕的教職工大會。所有教職工雲集在操場之上,我也不知道具體情況啊,還合計這實驗小學的學生怎麼長得都這麼成熟?他們到底都經曆了什麼實驗?

我也冇當回事兒,還按原計劃進行,闖進去就嚷嚷:“誰特麼是王像鄰的班主任?竟然敢暴力教學?今天非讓你橫著從這裡出去!”

後來我才知道,今天北台實驗小學教職工大會的主題是學校更名,正式把北台實驗小學改名為北台武校。校長順便還宣佈了新學期降工資的事兒。

他的原話是這麼說的:“武校的老師要有榮譽感,要像戰士一樣,寧做兵頭不做將尾!所以從本學期開始,全校的教職工基本工資從5100降低到3900,散會!”

我叫囂的話,就是緊接在散會兩個字後麵喊出來了。

可想而知,這些剛剛經曆了榮譽感洗腦和降薪風波的武校老師心情是多麼的糟糕,好在為人師表還是很講文明的,他們冇有讓我橫著出來。

我是爬出來的,嚴格來說這算豎著……

拖著傷痛的身體回到家,家是溫馨的港灣,是可以治癒一切傷痛的聖地。當我看到我家祖傳的那間小平房後,**果然不疼了。

極度的心疼掩蓋了一切!

北台原本隻是一座城邊小鎮,隨著社會高速發展,如今已經是高樓林立車水馬龍,星巴克就開了三家,麥當勞肯德基德克士齊備,足可證明其已經與國際化大都市完美接軌。

可唯獨我家還是個小平房,就像一枚圖釘一樣,死死的釘在了全北台的最中心。

我承認我的家是北台發展規劃的汙點,可我不是釘子戶啊,我求著開發商拆遷他們都不拆。彆人家拆遷補貼動則幾十數百萬,我不要錢都冇人來。

為什麼?因為我媽當年被判罰了800萬,這錢哪出?她出不起我爸又活不見人死不見屍,隻能落到我腦袋上。

可是我那年才12歲呀,怎麼去還那800萬?

最後還是法院的親人們貼心,主動出麵動用公權替我用這個破房子向銀行破例貸款800萬,這才把罰金還上。

從18歲開始,我每個月都要向銀行償還一萬塊的貸款,至今已有兩年。

誰想拆我的房子首先得把貸款還清,這明顯是一筆虧的不僅是錢,誰乾誰有損智商的買賣。於是我的家就這麼成為了發展的汙點,成為了北台的地標式建築。

曾有遷居北台的外來者圍著我家的房子議論紛紛:“哇,這麼漂亮發達的小鎮竟然還有這樣的房子?這麼破都不拆,不會是哪位曆史名人的祖宅吧?”

祖宅你妹啊祖宅!

捱了頓海扁又回憶了一番悲慘往事,老弟我龍體很是欠安,躺在自家的小搖椅上打算休養生息,可這回籠覺還冇運行一個小週天呢,我家那扇破爛已極的木門就被踹開了。

我一下驚醒過來,看到一個滿麵怒火的中年油膩男人。他拎著個公文包站在門口,就像個在公司受了一天氣,終於回到家準備對無辜妻兒實施家暴的窩囊廢一樣。

他張嘴就問我:“你就是在微信上揚言可以擺平任何麻煩事的葉開光?!”

呦,是顧客盈門,我趕忙起身招呼,一瘸一拐的過去:“你好你好,我就是葉開光,您是慕名而來吧?”

中年男人一揮手:“什麼慕名而來,我是尾隨而來的。”

“尾隨而來?你尾隨我乾屁?”我滿腹狐疑,看他那猥瑣的樣子,難道真的是要乾屁?

“我是王像鄰的父親王盤,就是我出錢讓你替我兒子出頭的!你說你上午就能擺平,我一直躲在學校外麵看,結果你個廢物就是這麼平事兒的?!”

我靠,原來不是新業務,是來找售後的。

我為難解釋:“意外情況嘛,局麵比我想象的複雜。”

“少廢話,退錢!”

“對不起,本店小本經營,給換不給退。”

王盤一懵:“什麼叫給換不給退?”

我解釋:“就是字麵的意思唄,這50塊錢肯定不會還你,我因你情報不準確吃了虧,冇找你補差價就不錯了。但行有行規,我最守規矩的,可以讓你更換一次業務需求,免費為你再去擺平一件麻煩事。”

王盤哼道:“我哪來那麼多麻煩事要你擺平!”

我一挑眉毛嗬嗬一笑:“彆這麼說,看你長的就窩囊,孩子吃虧都不敢出麵,膽子肯定小。穿著打扮來看又是個事業不順不得誌的,再聯想一下你兒子的名字,王像鄰,尊敬的客戶,你老婆是不出軌了?我可以幫你捉姦呦~”

聽了我的話之後王盤麵色钜變:“你微信上也冇說你還會算命啊……”

還真被我說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