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通幽塔第九層。

這裡是通幽塔的最底層,集聚的勢力,幾乎都是六十一以下的城市。

在這個地域當中,最為活躍的城市有四個,六十一的薛安城,六十五的萬源城,六十八的苗東城,還有八十三號炎博城。

除了薛安城之外,另外的三城明顯已經聯手,爭奪各種出世的域兵、技法、王級元液,在眾多的數量優勢下,這些勢力卻是連薛安城的人都絲毫不懼。

要說這一次的收穫,還要屬這三方聯合勢力收穫最大,據傳言說,他們此次的領頭人,都試圖衝擊一重域境中期的境界。

不過,就在三方勢力的修士為了奪寶不擇手段之時,卻是憑空殺出一個勢力,這個勢力僅僅隻有一人,但是卻讓狂傲的三方勢力,低調了許多。

這個勢力自然是虎平城,而那唯一一人就是紫宸。

得知其他人的死訊之後,紫宸陷入了瘋狂當中,這些時日,他不再奪寶,一心打聽三方勢力的人。

凡是見到一個,紫宸就會殺死一個。

他一個人,卻是殺的三方勢力的修士都選擇了退避。

那一日,紫宸遠遠的見到蠻石的身影被一道光束給收走,他仰天道:“我等你們回來!”

之後,紫宸開始殺戮之旅。

……

在一片山林當中,一個古老的城堡就此毀滅,一件件的域兵從城堡當中飛出,化為一道道的流光,向著遠處飛掠而去。

城堡毀滅傷勢浩大,引得不少修士前來。

“域兵,竟然有這麼多?”

“發達了,我快要突破到域境,現在終於能找到一件趁手的兵器了。”

“大家趕緊動手,千萬不要讓域兵跑了!”

一眾在附近的修士,都顯得很是激動,一個個也是急速掠來,然後開始收服那些域兵。

突然,一道漠然的聲音從遠處響起。

“這裡的東西,是我們三方勢力先發現的,其他人,滾!”

“滾開!”

隨著一聲聲的爆喝響起,天邊出現了一群修士,這些修士的數量過了五十,由兩位一重域境修士帶領著。

“是三方勢力的人!”

“為什麼哪裡都有他們?”

“真是霸道,一來就要趕人!”

麵對三方勢力如此多的人,這些來自其他城市的修士,也是紛紛停下,然後下意識的聚在一起,盯著遠處那些人。

為首的兩位域境,一個穿著青色戰甲,是苗東城的人,另外一個穿著深灰色的戰甲,來自萬源城,在他們身後,纔是包括炎博城在內的三方勢力的人。

萬源城的修士,則是一臉的凶狠,望著前方的一眾修士,喝道:“讓你們滾,你們難道冇有聽到?”

“滾?你是在說我們嗎?三方勢力,可真是霸道!”一道漠然的聲音從前方響起,是一位來自薛安城的半步域境。

薛安城此次進來的修士最多,但是卻冇有聚在一起,所以此刻這支散修隊伍當中,也僅僅隻有兩人而已。

萬源城的修士掃了一眼對方,卻是連眉頭都冇有皺一下,隻是冷冷說道:“不走者,死!”

“好大的口氣,如果不是你們三方勢力聯手,你覺得你們能奈何我們?”又一位排名很是靠前的修士說道。

“就是,你們也就是仗著我們的人不在,也纔敢這麼說話。”

其他人也是不滿的發著牢騷,此刻那些域兵還在這一個範圍激射,也有一些三方勢力的人前去搶奪,至於他們,卻是被這些人給死死盯著。

“這就是規矩!”聽到眾人的牢騷,為首萬源城的修士,也是冷冷的哼道。

“規矩?難道你們的規矩就是欺軟怕硬?”

“何來的欺軟怕硬?”對方的眉頭一挑。

“紫宸,虎平城的紫宸,隻有區區一人而已。但卻殺的你們三方勢力退避,這難道不算欺軟怕硬。據說,你們三方勢力是用了陰謀手段,設計了他的朋友。”剛剛薛安城的修士說道。

“放屁,在我們三方勢力麵前,區區一個虎平城算什麼,區區一個紫宸又算什麼?隻要他敢來,我必然要把他斬殺在此地!”萬源城的修士怒道,不過在眾人眼中,這完全是惱羞成怒。

“不錯,隻要紫宸敢出現,我們自然能殺死他!”另外一位苗東城的域境,也是冷然說道。

“我抓到了!”

遠處突然傳來一道驚喜的聲音,眾人循聲而望,是一位半步域境,竟然抓住了一件域兵。

這是一杆長槍,通體呈現銀色,光芒璀璨,一看就非凡品。

此刻,域兵被這位半步域境拿在手中,後者釋放光芒,同時還在顫動,似乎欲要逃脫。

看到眾人的注意力全部過來,那半步域境也是得意的笑了笑,隨後便是從體內衝出一股強大的力量,這股力量直接向著域兵籠罩而去,同時他大喝道:“給我安分點!”

隨後,他便是看到域兵顫動的幅度果然笑了,他略顯得意的向著遠處那些人望去。

然而,他發現那些本該一臉羨慕的眾人,此刻的表情卻是帶著一些驚愕,那驚愕當中,似乎還帶著一抹震驚。

這位修士很不理解眾人的表情由來,轉而看向那兩位域境,以及其他的自己人,然後他便是看到,大多數人的眼中,似乎都帶著一抹驚恐之色。

就在他不明所以之時,他便是察覺到四周的空間當中,似乎多了一股壓迫力量,而隨著這股壓迫力量出現,還伴隨著一股濃鬱之際的殺意。

“不好!”

這股殺意,使得修士的心中一顫,他臉色忍不住大變,緊握著域兵,也是毫不猶豫的向著後方殺去。

他的反應很快,但可惜,攻擊速度太慢。

就在他轉身的瞬間,便是見到一道黑亮的刀光,已經到了他的麵前,刀光在麵前一閃而逝時,他見到了一個身穿冷漠,眼中充滿森然殺意的身影。

甚至連對方的城市編號都冇有感應到,他便是一眼猜出了對方的身份:“紫宸!”

“噗!”

刀光閃過,一顆人頭飛了起來,周身的力量消失,修士手中緊握的那件域兵,便是化為一道流光向著遠處激射而去。

四周,在這一刻是一片寂靜,眾人的注意力,都落在那個周身湧動著滔天殺意的修士麵前。

幾乎不用猜,他們也知道對方是誰。

斬殺一人之後,紫宸漠然的目光,便是望著其餘人,手中的黑刀開始輕顫。

“哈哈,你們三方勢力不是很強嗎,剛剛還說要shā

rén,現在怎麼不動了?”一聲大笑打破了四周安靜的氣氛,三方勢力的修士聽聞,臉色也是變得非常難看。

“紫宸,我們到處找你,冇想到你還敢來這裡!”萬源城的域界冷冷說道。

隻是他一開口,旁邊便是傳來了嗤笑聲:“到處找?怕是在到處躲吧?”

此刻,三方勢力的人見到紫宸,如臨大敵,自然冇有心情理會其他人。

“找我,送死嗎?”紫宸開口,聲音顯得有些沙啞。

之後,他一步步的向著前方走去,周身湧動的殺意,也是在前進之時愈發濃鬱。

“上,殺了他!”

前方的紫宸,帶給他很大壓力,無奈之下,他隻能示意其他人先上。

一眾半步域境點頭,足足有七八人殺了上去,至於其他人則是處於戒備狀態,一旦有機會,他們也是會在第一時間跟上。

七八人向著紫宸衝去,一個個手中兵器緊握,看其表情應該很是緊張。

但紫宸並未理會八人,直到後者把他給圍住。

他漠然的掃了一眼八人,黑刀之上便是有道道的亮光閃過,緊接著一道泛著雙色的刀芒,宛如如水的漣漪一般,以紫宸為中心,向著四麵八方逸散而去。

紫宸的腳步根本冇有停頓,跟在能量漣漪之後前行。

“噗!”‘噗!’“噗!”……

道道的聲音響起,原先包圍著紫宸的修士,一個個便是倒了下去。

僅僅一招,斬殺八人。

而且……八人還是冇有絲毫的反應機會。

這一幕,也使得眾人無比驚歎,其他修士的臉上,望著臉色難看的三方勢力時,也是充滿了幸災樂禍。

“殺!”

紫宸還在前行,殺機已經鎖定了萬源城的域境,後者很是無奈,隻能爆喝一聲,然後向著前方紫宸殺去。

四周,其他三方勢力的人,也是紛紛向著紫宸殺來。

一場戰鬥隨之發生。

不過準確說,這應該隻是一場單純的殺戮。

在眾人眼中,紫宸還未拔刀,半步域境已經無法承受,一擊便是死去。

猶如飛蛾撲火,一眾修士向著紫宸衝了過去,但冇有一個再衝回來。

一顆顆人頭飛起,那種肆意屠戮的方式,即便是旁觀者,也是感覺頭皮發麻,心神忍不住的劇顫。

而最讓人驚顫的,還是紫宸那一直不變的表情,彷彿他用刀砍的不是人,而是一根根木頭。

等所有人都死去,還剩下兩位域境時,兩人的臉上已經寫滿驚恐。

在這一刻,他想要求助,但看到的都是一雙雙冷漠加戲謔的目光。

“唰!”

一直不曾拔刀的紫宸,也是在此刻終於拔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