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戰靈目光一凝,像是聽到了世間最好聽的笑話,“我殺不了你。”

紫宸虛弱暗淡的身影,看著戰靈,平靜道:“當然。”

戰靈大怒:“笑話,我不殺你,是覺得你還不錯,要控製你,為我效力,你可彆忘了我的身份。”

紫宸淡淡的笑了笑,臉上有了譏諷之意,那表情似乎在說,你殺不了我。

“好,好,好,既然你主動找死,那我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真正的手段,不過,我還是不會殺你,因為我留你有大用。”戰靈怒極反笑。

這一次,紫宸]有回答,他用事實砘卮稹

他的手中出現了一柄劍,劍是淡金‘色’的,細長,上麵有著一些倒刺。

看到那柄奇怪的劍,戰靈不屑的笑道:“剛剛那一刀都]殺死我,憑藉這一把破劍就能shā

rén,而且你看看劍的顏‘色’,它幾乎連實體都無法顯現了。”

紫宸還是]有說話,這並不是他不想說話,實在是已經]了多餘的力氣。

對方太強,強大的無法想象。

現在,紫宸害怕自己再說話,形體就無法凝形,會直接消散、身隕。

紫宸]有說話,甚至於連眼睛都閉上了。

“狂妄。”

戰靈怒道,身形再度化劍,這一劍的威力雖然比剛纔要弱一些,但用碚渡畢衷詰淖襄罰彩親愎渙恕

劍光襲恚襄凡⑽湊鮁郟皇前咽種姓獗賦さ慕#蜃徘胺醬塘斯ァ

劍光當中,戰靈見到了這一刺,臉上的譏諷也是更濃。

就憑藉這麼一點點力量,就想擋住他,簡直就是做夢。

這一刺,果然]有擋住劍光。

但這一刺的本身的意義,也不是阻擋,而是殺戮。

隨著這一刺,前方虛空彷彿被‘洞’穿,一個圓形的空間黑‘洞’出現,這空間黑‘洞’似乎延伸到了另外一個方向。

這一刺並未理會長劍,就這麼透過長劍附近的黑‘洞’,刺了進去。

就是這麼一刺,不遠處的長劍忽然開始顫動,緊接著一道驚恐的聲音響起:“這怎麼可能。”

在咆哮之後,劍光直接從紫宸麵前炸開,戰靈的身影顯化。

此刻,在戰靈的心口部位,正‘插’著一柄細長的劍,而這一劍,正是剛剛紫宸那一劍。

當然,紫宸是不會承認這是一柄劍的。

因為這是刺,名為龍刺。

本體出處是異族幻龍。

“你……”戰靈看著心口部位,那逐漸消散的龍刺,然後抬頭難以置信的看著紫宸。

區區一柄不起眼的長劍,竟然無視防禦刺中了他。

而在這一刻,隨著‘胸’口長劍的消散,戰靈也是感覺到自己生命在隨著長劍而消散。

紫宸睜開了眼睛,眼中有著疲憊,很是虛弱,但他依舊平靜:“這不是劍,是龍刺,如果你徹底覺醒異族身份的話,也許會認得這種東西,這是跟你一樣的異族同伴所持有的兵器,今日是我首次使用,看硇Ч共淮懟!

戰靈的身形開始晃動,不知是氣的,還是靈魂到了即將消散的邊緣。

紫宸開始凝聚體內最後的力量,平靜道:“我之前就說過,你的命運早已註定,所以,你註定在這裡終結,而終結你的,就是這個東西。”

話落,紫宸抬起金‘色’刀鞘,向著前方戰靈一斬。

這隻是隨意的一斬,毫無技法可言,上麵蘊含的力量,也是弱小到可以忽略不計。

但這些力量,卻像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淡淡的刀光接觸到戰靈的身體後,戰靈用砦稚硤宓牧α勘換魃ⅲ艚幼潘納硤逑袷喬嘌桃話閬А

無數年前,就是這樣一件東西,摧毀了他身為異族的生命。

而無數年後,變成戰靈複生,]想到最後又死在了那刀鞘之下。

這也許真的是……宿命。

……

外界,望著一動不動的二人,眾人臉上都充滿緊張之‘色’。

靈唸的碰撞,勝負幾乎會很快揭曉。

但紫宸跟戰靈之間的勝負,似乎淼撓行┏倭恕

天地間,那種靈念壓製的壓迫感還在,]有人貿然上前。

從二人的表情上,根本看不出什麼異常,就在等待的有些焦急之時,天地間的那股威壓,忽然憑空消失了。

威壓消失,代表勝負已分,眾人的表情更為緊張,目光更是死死的盯著前方二人。

二人……依舊一動不動。

“為什麼還不動。”

“到底誰生誰死。”

二人身上目前都]有生命氣息,所以眾人也是無法斷定誰生誰死。

儘管大家耐心已失,但此刻隻能等待。

“紫宸……不會出事吧。”蠻石看著前方,很是擔憂。

旁邊]有人回答他,因為所有人都想知道dá

àn,所有人都很緊張。

一陣強風吹過,颳起林間落葉,帶起二人身上的衣衫啪啪直響,也帶動了戰靈的身影。

“蓬。”

強風吹過,戰靈的身體栽落,發出聲響。

“戰靈死了。”

眾人的驚喜聲剛剛響起,便是有著一道金光從他的腦海當中衝出,向著紫宸而去。

金光當中有著眾人極為熟悉的氣息,一時間見到金光的人也都是放聲歡呼起懟

很顯然,獲勝的是紫宸,至於戰靈則是死了。

“呼。”

吳邪、蠻石等人心中也是大大的鬆了一口氣,東青跟上官虹的臉上,也是重新有了笑容。

紫宸活著,其他人也很高興,但是心中,對於紫宸也是愈發的忌憚與敬佩。

能夠滅了控獸師,不得不說,紫宸的強大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而在這一刻,哪怕是一眾勢力領頭人,也是不得不承認,紫宸的實力要遠遠超過他們。

靈念入體,紫宸睜開了眼睛。

他看了身旁幾人一眼,並未說話,便是再度閉上了眼睛。

而僅僅一眼,上官虹等人便是明白了紫宸的意思,一個個神情雖然]有發生變化,但是卻變得謹慎起懟

他們知道,紫宸雖然贏了,但是自身怕是也不好受。

一個巨大的光團,從死去戰靈的身上顯現,然後向著紫宸而去。

這光團是xing

yun點,單單看其體積,也是知道xing

yun點數不少。

“不是贏了嗎,紫宸為何]有動靜。”突然,人群中發出一道驚咦聲。

其他人也是注意到這一幕,目光再度向著紫宸望去。

吳邪等人神‘色’一變,下意識的跨出一步,把紫宸護在中間。

不少人瞳孔一縮,瞬間明白了吳邪等人那個動作的涵義。

紫宸雖然獲勝,但卻重傷。

而此刻,如果想要除掉紫宸,那無疑是一個好機會。

一時間,不少人的神‘色’都變得不自然起恚勻皇切鬨杏凶拍持中乃莢諢盥紜

而不由自主的,眾人的目光也是紛紛向著薛安城薛銘看去,畢竟一行人當中,要說勢力最大的,還要屬薛銘。

眾人的表情,薛銘儘收眼底,他淡淡的笑了笑,說道:“紫宸應該是受傷了,不過這裡的危險已經解除,大家還是趕緊回去召集其他人,我們準備穿過這裡,剛到這裡就遇見了一個控獸師,誰知道後麵還會有什麼。”

薛銘話落,便是衝著吳邪等人善意的笑了笑,然後轉身向著外界走去。

薛安城的人一走,其他領頭人在相視一眼之後,也是紛紛離去。

“白癡。”轉身之後的薛銘,眼中閃過一抹嘲諷之‘色’,“真是一幫豬腦子,也不想這才走了幾步,磨還未卸就想著殺驢。”

薛銘離去,其他人緊跟其後,似乎也是因為剛剛薛銘的提點,其他人這纔想到,接下淼穆吠荊剮枰穌套襄罰桓齦鮃彩譴螄似淥哪鍆貳

一行人很快離去,吳邪等人雖然麵無表情,但是心中卻是有著不少怨氣。

畢竟,紫宸是為了大家才受傷的,]想到這纔剛剛獲勝,眾人心中便是有了其他心思。

不過這一點,紫宸之前顯然已經預料到,這才用眼神示意其他人。

“果然,這世上唯一可以永存的東西,就是利益,除了利益外,其他的什麼都不可靠。”閥威搖了搖頭,有些感慨道。

這句話,其他人都很讚同。

紫宸受創的隻是靈念,在用了不少高級的恢複丹‘藥’之後,紫宸損耗的靈念也是快速恢複。

等其他勢力集結修士到達這裡之時,紫宸的傷勢已經恢複了八成。

紫宸睜開眼睛,功法停止運轉,至於其他兩成傷勢,則是邊走邊恢複。

“恢複的如何。”薛銘上前關切問道。

“八成。”紫宸如實迴應。

薛銘笑了笑,說道:“即便是八成,也比我們強,現在能深入了嗎。”

“客氣了,可以走了。”

紫宸笑了笑,對於薛銘的印象很不錯。

之後,眾人再度前行。

這一次,因為]有了控獸師,所以其他戰獸也是在見到如此多的人類之後,一個個也是識趣的避讓。

餘下的密林之行,竟然]有發生一起戰鬥。

至於其他戰靈,眾人也是]有發現。

不過想想也能釋然,這片密林雖然很大,但一個控獸師坐鎮也是足以,根本不需要其他的戰靈。

穿過密林,眾人便是見到了大片的石林。

石林中滿是山石,充斥四野。

隨著目光所望,眾人發現這些山石的軌跡,在擺放間似乎擁有著某種韻律。

“這是一個石林陣。”

在見到前方山石的一瞬間,紫宸旁邊便是響起了枸文極為肯定的聲音。

“石林陣,這難道是那些戰靈擺設,專‘門’阻擋我們的。”一位領頭人沉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