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金光掠過,噬魂族的身體直接炸開。.:

]有血雨飛灑,也]有屍身炸裂,有的隻是塊塊靈魂碎片,散發著瑩瑩綠光。

紫宸大袖一揮,收起了這些靈魂碎片。

帶著一絲冷厲的眸子,落在第二位黑袍人身上。

對方原先不屑的表情完全定格,臉上帶著明顯的驚愕。

一招就滅了一位噬魂族,他卻]有看明白這到底怎麼一回事。

不過他也清晰的感知到了紫宸身上屬於純血的詛咒,這代表對方斬殺過一位覺醒了純正血脈的噬魂族。

就在心念電轉之間,隻見金光人影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他心中立刻有了一抹不妙感。

就在此時,對方動了,周身閃耀金光,向著這邊衝恚俁熱緄綣狻

“喝。”

麵對擁有極速的紫宸,噬魂族根本無法閃避,隻得發出一聲大喝,裹在黑袍下的身體,開始閃耀無邊綠光。

這是一種防禦,主防靈魂,平日間唯有同類戰鬥才使用,現在對上一位人類,還]有對戰竟然使用防禦,也算極為少見了。

耀眼的金光出現在全力防禦的噬魂族視線當中,在一瞬間,一股濃濃的生死危機襲懟

雖然有些不信人類能夠殺死自己,但噬魂族依舊選擇相信自己的直覺。

他不僅防禦,現在更是退後,疾退。

雖然這兩個動作會遭到其他同類的嘲笑,但此時此刻,心中的警覺容不得他猶豫片刻。

他反應很快,每一個反應都很準確,很及時,但依舊比不上紫宸的攻擊速度。

同等級,紫宸號稱無敵。

金‘色’的刀光掠向噬魂族,瞬間破掉他的防禦,下一刻他的身體炸開,化為純粹的靈魂碎片。

收走靈魂碎片,紫宸的視線再次一動。

先前兩次出手,他滅掉一位七重,一位八重,都是一擊必殺,展現出超強的戰力。

隨著視線移動,其他噬魂族跟紫宸對視之後,心神皆是一顫。

其中一些已經心生忌憚,悄悄後退,但還有一些,卻依舊充滿挑釁意味。

但這些人無疑為紫宸ti

gong了靈魂碎片。

望著煞星一般的存在,感受到對方身上那個純血詛咒,那些噬魂族終於膽怯,開始退卻。

“嗡。”

就在此時,虛空震顫,一股濃濃的空間之力擴散。

先前退後的噬魂族,再次停下腳步,回身望向城中。

空間‘波’動很是劇烈,明顯是通往另外一個新世界的,對噬魂族有著極大的‘誘’‘惑’。

如果此時置身於城中,他們仔細感知這股空間‘波’動,一定能夠追尋到那最終的目的地。

但這顯然不可能,迎上紫宸那冷厲的目光,回想先前發生的一幕幕,心中明明不甘,但他們不得不退。

轉眼間,所有噬魂族離去。

空間‘波’動漸漸散去,紫宸帶著五份碎片回去。

走向城池,包括守衛在內所有人都是敬畏的看著紫宸。

進入城中,一道道的目光看向紫宸,這些目光裡有敬畏,也有敬佩。

當中不乏一些曾經跟紫宸一起戰鬥過的存在,不過此時此刻,他們卻連上前打招呼的勇氣都]有。

紫宸到達辛克小店,這五份靈魂碎片又能大大的提升空間袋的麵積。

走入小店,守墓已經等在那裡,看到紫宸進恚嗇垢小ぁ男α誦Α

“一切已經‘弄’好。”紫宸問道。

“嗯。”守墓應道。

“那就走吧。”

說話間,紫宸看向辛克老頭,說道:“老頭,接下淼穆櫸塵塗茨懍恕!

辛克不耐煩的擺擺手,道:“行了,走吧。”

二人踏入傳送陣,重新回到部族。

再次出現時,二人已經在乾坤鐘下。

“這裡的座標我能定住,一旦有變故,我也能提前發覺,以防萬一。”守墓說道。

紫宸點點頭]有說話,拿出儲物袋‘交’給了守墓。

“這些是此次的丹‘藥’,我給其他人都留了一份,這些你拿去分下去吧。”

守墓剛剛接過儲物袋,二人便是同時感知到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傳出,同時還伴隨著一聲爆喝:“找死。”

這是蠻石的聲音,泛著明顯的怒意。

“怎麼回事。”

守墓神‘色’微變,而紫宸則是身形一閃,直接消失在原地。

在一個空曠地帶,蠻石化身鋼鐵巨人,周身湧動著暴虐氣息。

四周,部族眾人全部震驚的望著蠻石,而在數十米開外,一位苦行者倒地不起。

苦行者,可是有著九重的實力。

在蠻石身後,順天道等人的神‘色’也很是難看。

“怎麼回事。”紫宸身形一閃,淼匠≈小

“是一個苦行者,說我們是入侵者,害死了他的親人,前硤糶啤!甭淠饋

紫宸回頭看向那位苦行者,他是一箇中年人,一手捂著‘胸’口,趴在地上片刻無法起恚勻緩苣咽堋

“旺赫,是你。”守墓最後到恚謊郾閌僑銑雋酥心耆恕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守墓問道。

“有人說他們害死我爹。”九重苦行者旺赫痛苦說道。

“胡鬨。”守墓的臉‘色’很是難看,回頭看向一眾戰士,漠然道:“幾位長老的離去,大家有目共睹,今日竟然有人挑撥,居心何在。”

一眾戰士低頭不語。

“誰說的,趕緊站出懟!筆嗇估淶潰雌硨蓯欠吲

“算了,此事下不為例。”紫宸擺手,轉身向著房間走去。

蠻石周身暴虐氣息消散,跟著紫宸一道離去。

“還是那句話,誰說的給我站出恚謖庵治;笨蹋頤薔圓荒莧萑陶庵痔舨爰淶氖慮欏!筆嗇溝納粢讕稍諢亍礎

在族長的威嚴下,守墓很快得知了真相,不禁苦笑起懟

他回頭看著旺赫說道:“你這不是胡鬨嗎。”

旺赫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道:“我隻是想找他們打一架,就口無遮攔的說了,誰知道會有那麼嚴重的後果,但這件事絕對不能全部怪我,都因為他們,非得說這些人多麼多麼強大,多麼多麼厲害,一個人就能屠滅我們整個部族,我很不服氣,就想試試。”

守墓]好氣的說道:“可結果呢。”

“一招敗北,也算我運氣差,碰上一個能變身的大傢夥,力量實在是太強了。”

聽到旺赫死不悔改的語氣,守墓差點氣樂了,“這跟運氣]有任何關係,就算是那三個‘女’人,也能一招放倒你。”

“這怎麼可能。”旺赫瞪眼,一臉的難以置信。

“行了,我也懶得跟你廢話,你跟我去找紫宸,把這件事給我說清楚,八位長老的事情,跟紫宸他們]有任何關係,這件事就是你錯。”

“好吧,去吧去吧,隻是想打一架,哪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這一次守墓真的是氣樂了,“哪有找人打架,找殺父仇人這樣藉口的。”

守墓帶著旺赫上‘門’道歉,原硭峭畝印

而聽聞真正緣由,就連紫宸也是苦笑起懟

貌似這個叫旺赫的中年人看起懟Α廈韉模稍趺錘沙穌餉]腦子的事情。

一時間,眾人都下意識的看向蠻石。

話說本就]那麼嚴重,誰知蠻石也不多問,二話]說就衝了上去,這直接導致矛盾升級。

“都看我乾什麼。”蠻石有些不滿,眾人的目光明確表明自己跟旺赫是一類人,可是自己是有腦子的好不好。

這是一場誤會,解開了也就]什麼了。

守墓把丹‘藥’分發下去之後,一眾受傷戰士傷勢好轉速度明顯加快。

三天之後,眾人又一次外出獵龍,這一次隊伍裡多了一個九重旺赫。

一眾跟隨著旺赫的戰士出去時自信滿滿,但回硎保桓齦觥穸疾患選

至於旺赫,更是徹底服氣了那日守墓說過的話,就算是那三個‘女’人,都能一招放倒他,這句話還真不假。

一行十二人的戰鬥力,簡直可怕的難以讓人想象。

……

……

因為當日空間‘波’動帶出的聲勢太過浩大,幾乎人人都能感知到發生了什麼,辛克老頭終於為自己引砹寺櫸場

到淼囊讕墒腔侍熗說娜耍庖淮穩床輝偈前酥兀薔胖亍

“辛克,我們的規矩你應該很清楚,‘交’出傳送陣以及座標,這件事就算了了。”一位九重強者說道。

辛克老頭依舊在打著算盤,頭也不抬的道:“我們的規矩,何時皇天域有了我們的規矩了。”

“你不用在這裡跟我扣字眼,你應該知道,這是上麵的意思,我想,身為皇天聯盟的前高層一員,你很清楚我在說什麼。”

辛克抬頭,漠然的看著九重強者,說道:“我當然知道你在說什麼,但現在我已經脫離了皇天聯盟,至於你們那些所謂的規矩,還是說給其他人聽吧。”

九重強者冷道:“你這是準備公然反抗皇天聯盟。”

“現在的皇天聯盟已經烏煙瘴氣,一些該死的竟然跟異族勾結,這樣一個破地方,又憑什麼讓人臣服,讓人敬畏。”

看著九重越碓僥芽吹牧場量撕斂豢推乃檔潰骸肮觶灸慊]這個資格跟我說話,有本事讓徐侯恚餳戮退悴皇撬愕墓恚硭膊斡氳狡渲校伺沙瞿閼庋幕酢竊諦呷櫛遙故薔醯媚閿凶矢裾駒謖飫鋦葉曰啊!

九重眼中殺機大盛。

“滾。”辛克再度一喝,大袖一揮,整個辛克小店開始放光,一道又一道的禁製被‘激’活,滂湃的空間之力開始湧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