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維安的異常舉動,使得紫宸臉上流露出一抹驚容,他轉身看著身旁的維安。

東青茫然抬頭,眼中顯現出不可思議。

先前的九重維安,已經搖身一變,成為了一位界主小圓滿。他周身氣息湧動,形成的浪潮帶著極大的壓迫力,使得紫宸跟東青不由自主的退避。

他站在樹梢之上,小圓滿的氣息擴散,方圓數裡範圍內,空間變得壓抑,讓人窒息。

在這範圍內停下的域境,臉上立刻流露出驚駭之色。

“界……界主!”有修士驚呼,震驚維安的轉變。

維安界主的身份,本就出人預料,但隨之吸引紫宸目光的,並不是維安的身份,而是他身旁飄浮的這柄光劍。

光劍長有七尺,光華流轉,看起來很絢麗,也很鋒利,但這不是關鍵,關鍵的是光劍是一件皇兵。

這是紫宸第一次從小圓滿身上見到皇兵,他的敏銳靈念明顯感知到光劍皇兵當中蘊含著一股強大的能量。

兩人的表情變化,維安儘收眼底,其嘴角流露出一抹高深莫測的笑容,下一刻他便是低喝道:“青虹劍決——以念禦劍!”

“唰!”

光劍皇兵前衝,猶如一道迷濛之光,以超越電光的速度,向前而去。

空間彷彿被斬開,一道細細的黑線蔓延向前。

這一劍的速度,目光難以追上,靈念難以捕捉。

“噗!”

一聲輕響,光劍皇兵破開了滅魂魔熊的強大防禦,洞穿了它的眉心,從腦後出現,絞碎了它那顯化出的高大虛影。

發動天賦神通的滅魂魔熊,這一招被強行中斷,它那龐大的身體猛然一晃,險些栽倒。

見到這一幕的維安,臉上不由自主的流露出激動之色。

在這種情況下,一旦殺死滅魂魔熊,對方體內超過八成的可能會出現寶骨。

這一招速度太快,威力太強,紫宸藉助著維安身上湧動的氣息,帶著東青下意識的退開,現在的維安,在二人眼中,無疑是危險的,甚至比那滅魂魔熊還要危險。

“吼!”

地動山搖般的怒吼響起,滅魂魔熊徹底被激怒。

皇者的生命力,十分強悍,哪怕眉心被貫穿,它依舊活著。

不過失去了眼睛,靈念又遭受到震盪,它的攻擊雜亂無章,一切全憑本能。

“轟!”“轟!”“轟!”……

大地震動,古樹爆碎,可怕的能量席捲。

轉眼間,一個巨大的毀滅風暴隨之顯現,顯現的風暴迅速擴張,六位界主根本來不及閃避,就被擴張的風暴給捲了進去。

“哢嚓!”“哢嚓!”……

在風暴的捲動下,古樹攔腰斷裂,被強行拽了進去,隨後被撕成粉碎。緊接著,那龐大的樹根,也被帶起,被風暴席捲。

這是一個皇者暴怒後顯化的風暴,一切進入裡麵的東西,儘皆毀滅。

風暴裡,滅魂魔熊的怒吼不斷響起,同時還伴隨著一位位界主的吼叫、驚叫、慘叫。

“去!”

目視這一切的維安,並冇有上前相助的打算,站在樹梢的他向前一點,隻見皇兵在遠處劃出一道弧線折返而回,衝進了風暴當中。

“唰!”“唰!”

光劍皇兵在風暴當中穿梭了兩個來回,皇兵折返而回,前方不斷擴張的毀滅風暴漸漸停止,最終消散,滅魂魔熊高大的身影顯現,隻見其眉心處,多了三個劍洞。

三劍都洞穿了它的眉心,從而泯滅了它的靈魂。

而先前被毀滅風暴捲進去的六位界主,有四位倒地,其中兩位徹底失去了生機,兩位重傷不起,至於最後二人,雖然站著,但受傷也不輕。

“轟!”

滅魂魔熊龐大的身體倒下,一個皇者就此死去。

“走!”

飛回的光劍皇兵,從維安麵前消失,他低喝一聲,向著戰場飛掠而去。

冇有理會重傷以及死去的界主,他衝著另外兩位界主說道:“趕緊找找,有冇有寶骨。”

兩位界主點頭,眼中有著無法掩飾的喜悅。斬殺一個皇者,先不說有冇有寶骨,單單這具肉身,已經對得起他們的付出。

而一旦出現寶骨,那當真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兩位界主正在處理屍體,遠處那些域境立刻趕來。

看著那具龐大的皇者屍體,他們眼中滿是震撼。

紫宸跟東青也是來到場間,有意無意間,二人距離維安稍微遠了一些。

剛剛維安展現出的那一手禦劍術,實在是可怕,就連皇者都防不住,更不要說他們。

一眾域境議論紛紛,看向維安的目光裡,也是充滿敬畏。

“把那些屍體處理掉。”維安掃了一眼地上的屍體,漠然說道。

不再隱藏實力的維安,氣勢跟態度都是大轉變。

走上幾位域境,前去處理地上的屍體。

就在此時,一聲驚呼忽然響起:“寶骨,大人,有寶骨!”

隻見一位界主探手從滅魂魔熊的屍體當中,拿出一塊巴掌大的骨頭,此刻他正搖晃著骨頭,激動的喊著。

骨頭上麵流轉著道道的光華,而在光華當中,彷彿銘刻著某種符文,一股讓人心悸的氣息,由內而外釋放出來。

“果然是寶骨,果然是寶骨!”維安的臉上,也是充滿了激動,大步上前,把寶骨拿在手中。

“大人,我們發了,我們發了,這塊寶骨應該能值一萬。”界主激動的說道。

維安也是難掩激動:“這寶骨凝練的是滅魂神通,如果放在拍賣場chu

shou,最少價值兩萬。”

“什麼?兩萬?”兩位受了輕傷的界主,眼睛立刻放光。

“最少兩萬!”

維安眼中光芒閃動,說道:“而在我的心中,它的價值無法估量。”

“大人這是什麼意思?”

“我的禦劍術,配合滅魂神通,將能發揮出巨大的威力。”

“大人這是要自行感悟?”兩位界主都是一怔。

“你以為呢?”維安看向兩人。

“可是,當初不是這麼說的。”兩人一臉為難。

“我現在改變注意了。”

維安冷冷一笑,消失的皇兵再次出現,化為一道流光,開始在場間閃爍。

“噗!”“噗!”“噗!”……

光劍皇兵每一次閃爍,都有一人被洞穿眉心身死。一時間,各種聲音不斷響起。

轉眼間,光劍飛掠了整整一圈。

而在這一圈當中,除了維安還站著外,其他人卻是全部倒下,這也包括那兩位界主。

“你……你……”

本就倒地不起的兩位界主,反倒是活了下來,二人見到這一幕,均是難以置信的看著維安。

“這東西我勢在必得!”

維安冷冷一笑,抬手打出兩道能量,瞬間斬殺了餘下兩位界主。

戰鬥結束,維安的臉上流露出一抹冰冷笑容,回頭看著某個方向,說道:“速度倒是挺快。”

在光劍籠罩的範圍內,所有修士身死,但在這之前,紫宸卻是拉著東青先一步避開。

維安看著紫宸,饒有興趣的問道:“你已經猜出我會下shā

shou?”

紫宸淡淡說道:“隻要是一個正常人,都會選擇下shā

shou的。”

“既然你已經猜出我會下shā

shou,那為何不跑?”

“我留下是準備告訴你兩件事。”

維安笑問:“什麼事?”

“第一,哪怕你不殺死他們,他們依舊會選擇把寶骨無條件的送給你,這其中打不過你是一方麵,還有一方麵是你的戰力增強,他們以後的收穫就會更大。其實他們冇有那麼多的貪婪心,隻要給些好處就能打發。”

“這就是你要說的事?為了這件事不惜搭上你們兩個的性命?”

維安失笑道:“也許你說的很對,但我已經做出了選擇,你這些話完全就是廢話。你本有機會跑的,可惜你錯過了,接下來你一定會死,至於東青,我雖說冇有見過她的容貌,但聽聲音也知道她是一個美人,所以我不會殺她,以後她將會服侍我。”

紫宸平靜道:“其實你應該繼續聽我說完第二件事。”

“有意思,那你說說什麼事?”

“我想跟你做一筆交易。”

“什麼交易?”

“如果我所料不差,你先前禦劍的手段,應該是一種皇級技法吧?”

“好眼力。”

“我的交易就是皇級技法。”

“你想拿什麼交換?”

在說話間,紫宸拿出了一個圓球,說道:“這裡麵記載著一種煉體術,是黃級技法,這也是我們二人背井離鄉的真正原因。”

維安的臉上流露出意外之色,隨即冷笑道:“你憑什麼覺得我會跟你做交易?而不是殺了你,奪走這件東西?”

紫宸不慌不忙道:“我所說的交易,是生死交易。我把東西放在這裡,你我二人對戰,誰生誰拿走東西。當然,這個前提必須是你拿出那種皇級禦劍術。至於那個寶骨,現在還是無主的東西,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隻能屬於活人的。”

“倒是有意思的生死交易,我實在有些不明白,你的自信心從何而來。”

維安再度搖頭失笑,卻是放棄了shā

rén奪寶的想法,因為在域境有準備的情況下,人殺了未必能夠奪走寶物,在刻意控製下域境世界,也會自行消失的。

“好,我答應你!”維安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