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紫宸跟楚飛,一個還在遲緩當中,感覺一切都是黃粱一夢,另外一個,像是瘋狂,眼中帶著痛苦與絕望,失去理智,

強強碰撞,

結果卻是楚飛被打飛,險些喪命,

“噗。”

半空中劃過一道血線,楚飛險些喪命,懷中的玉佩,出現一道道的裂縫,蓬的一聲爆碎,

楚飛從瘋狂當中清醒過恚滯魯雋醬罌諳恃醋諾厴係撓衽逅櫧凵衤凍齪唬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楚飛撿起玉佩碎片,感覺一切都是那麼虛幻,臨行前老祖的聲音在耳畔響起,“飛兒,這是一個防禦玉佩,給你防身,危險的時候能夠主動護住,為你抵擋靈元境的攻擊。”

“能夠擋幾次。”

“]有十次也有八次。”老祖摸著楚飛的頭,和善的笑道,

老祖是家族中的最強者,他的話,]有人可以質疑,但是現在,自己的玉佩,竟然被一個先天中期的小子,一擊就給打碎了,

駭然的不光是楚飛,就連大漢跟老者,也是震驚無比,二人盯著剛剛清醒的紫宸,就像是看到怪物一般,

“怎麼可能。”

二人不敢相信,如此可怕的一擊,會是一個先天中期的小傢夥打出的,如果剛纔換了他們二人中的任何一位,都會冤死當場,

“都看著我乾嘛,我臉上都花嗎。”紫宸摸了摸臉,]有花,倒是有土,

楚飛的眼神更為怨毒,神sè一變再變,殺意瀰漫,就差拿出禁器跟紫宸拚殺了,

“你怎麼做到的。”大漢極為震驚,如果是平時,他根本不會這麼問,但是此刻,他忍不住了,

老者雖然]有說話,表情卻很期待,

“什麼這麼做到的。”紫宸疑惑,

“就是你剛纔打飛楚飛的那一招,比禁器還可怕,怎麼做到的。”大漢追問,

“什麼,比禁器還可怕。”紫宸以為聽錯了,

“楚飛的玉佩很不凡,防禦力驚人,如果我]有猜錯,最少可以抵禦靈元境的數次攻擊,但卻被你一擊給打碎了,而且他還受了傷。”老者沉聲說道,眼睛很毒,

“真的嗎,我那一招比禁器還厲害。”紫宸眼睛放光,

“不錯,你怎麼做到的。”大漢再次追問,

“就是這麼做到的,你看看。”紫宸很是高興,緊接著指間印決跳動,一個帶著大道至簡,看似簡單卻異常複雜玄奧的印決出現了,

“不要。”

就在印決出現的一刹那,大漢發出一聲驚叫,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向著後方猛然飛掠,速度飛快,

與此同時,老者也是跑出很遠,就連遠處的楚飛,也是毫不猶豫,向著遠處跑去,

之前紫宸打出的一擊太過可怕了,堪比靈元境當中的強者,如此一擊,誰能抵擋,在這試煉之地,有禁器對上紫宸也得死,

“唰。”

印決落下,無聲無息,猶如一股風吹過,帶著一小片塵土,

異變]有發生,毀天滅地之威,]有出現,

“這就是強勢一招。”紫宸傻眼了,

同樣傻眼的,還有之前逃竄的三人,之前的一招,強大而可怕,但是眼前這一招,卻隻能吹吹涼風,

“怎麼回事。”

四人大眼瞪小眼,均是不明所以,不過楚飛在看到紫宸的表情之後,心中也是鬆了一口氣,

剛纔如此強勢的一招,簡直堪比靈元境,如果紫宸每一次打出,都有這種攻擊,那就太妖孽了,

當今天下,誰還是敵手,

“剛纔還很強,現在怎麼]威力了,連撓癢都不如。”大漢也是直皺眉,向著紫宸走恚

“]有啊。”紫宸很疑惑,“之前也是這樣。”

之後,紫宸當著大漢的麵,再次捏出這個印決,指間金光跳動,大道至簡的印決再次出現,

“轟。”

滂湃的氣息湧出,猶如風捲雲動,向著大漢衝去,毀滅的氣息在盪漾,可怕的氣機逸散而出,

“啊。”

大漢怪叫一聲,周身散發著刺眼的光芒,雙拳緊握,護在了前方,

“蓬。”

排山倒海的能量襲恚趴膳縷布淦屏舜蠛旱姆烙訊苑交鞣閃順鋈ィ

“小子,你成心的是嗎。”大漢在遠處咆哮,不過卻]有受傷,

“我]有。”紫宸很委屈,再次捏印,使得後者不再上前,

“唰。”“唰。”“唰。”

連著三次捏印,隻是颳起三股微風,再無強勢之威,

“看砘共皇煜ぃ愕米邢覆撾蛘庖徽小!崩險嚦闖雋嗣茫

“不對呀,這前後差距也太大了,而且剛纔的一擊,根本]有之前的強勢攻擊。”大漢皺眉,

“那是因為,之前辰龍心中應該有這種印決的烙印,心神還沉浸在其中,臨摹之下,帶著些許烙印之威。”老者解釋,

剛纔紫宸是在渾渾噩噩當中打出的這一擊,腦海中男子的偉岸霸氣依舊存在,帶著對方影子打出的一擊,是非常可怕的,隻是清醒過硨螅磺卸枷⒘耍

楚飛很失望,很是嫉妒紫宸,同樣一個雕像,人家領悟出強大一招,可是自己卻陷入了瘋狂當中,讓他一陣的羨慕嫉妒恨,

“那信物呢,現在雕像都碎了,]有信物了。”紫宸望著老者,

後者意味深長的掃了一眼紫宸之後,便是說道:“我也不太清楚,也許這不是我們要找的信物,真正的信物,還在附近。”

“快走,少爺快走。”

大圓滿的護衛,發出一聲歇斯底裡的咆哮,周身先天真氣湧動,帶著狂暴的氣息,衝向了刀光劍影當中,

“噗。”

刀光閃過,劍影重重,這位大圓滿身死,

“少爺,走。”

另一位大圓滿,拉著妙空向著遠處逃去,

淼秸餛占洌丫辛礁鱸攏磺卸莢謁忱慕校竊謖庖歡問奔洌羈杖詞怯砹艘幌盜械拇躺保

“唰。”

黑暗中,忽然出現了一道光,帶著森然寒意,一柄利劍直衝妙空的眉心,

天殺閣,匿殺劍,

必殺一劍,

“噗。”

一位先天中期的修士,先一步衝向了妙空,用身體擋在了劍光麵前,瞬間被穿了一個透心涼,

“少爺,走。”

嘴裡鮮血直流,修士艱難開頭,頭一歪,生機消散,

這些都是死士,責任便是保護妙空,

“噗。”

大圓滿修士,反手一劍,斬殺了這位刺殺失敗的天殺閣shā

shou,

旁邊一位位守護者死去,妙空眼角抽搐,表情卻很是淡然,到了現在,他已經]有憤怒的情緒了,早已習慣了,痛苦也習慣了,

在這數ri以恚行磯嗾庋娜耍駝庋澇諏慫拿媲埃芪拗薰鴯]有任何辦法,死亡在繼續,

“少爺,快走。”

大圓滿修士,拉著妙空,向著遠處飛掠,

片刻之後,數十道破空聲響起,一位黑衣青年淼秸蕉返牡胤劍吹降厴係氖澹納è很是冷漠,

“還]死。”青年問道,

“]有。”手下低聲說道,

“哼,命倒是很長,就連天殺閣的人也是頻頻失敗,不過一路上他的護衛死了這麼多,想必]有多少人可以死了。”

“是的,隻剩下五人。”

“很好,很好,妙空,這片試煉之地,就是你的葬身之地。”青年露出一張英俊麵容,嘴角有殘酷冷笑,正是武宗武芎,

武宗很大,內部勢力不少,自然不是鐵板一塊,

“在此次追殺途中,有一人脫離隊伍逃脫。”手下彙報,

“什麼人。”

“一個女子,似乎對妙空很重要,後者不惜以自己為誘餌,也讓對方逃走。”

“哦,可憐的義氣,這紫宸不知道死了幾百年了,骨頭渣子恐怕都]有了,妙空還這般仗義,想辦法把此事通知王山。”武芎冷笑道,

“是。”手下點頭,轉身就走,

“等等,再去告訴陳風,這傢夥可是一直賊心不死,隻是]有賊膽,此次就給他一個賊膽。”

“是。”

“哼,妙空,這就是多年前,我告訴你的代價,這也是你必須要付出的代價,被髮配到靈武宗又能怎麼樣,依舊不能贖罪,讓我受到的恥辱,是需要用血遝セ溝摹!蔽灄旱難凵瘢閌俏薇群堇保坪跤窒氳絞昵澳歉鋈盟ヒ磺凶鷓係囊雇恚

在接下淼氖奔淅錚娜艘槐噝蘖叮槐哐罷倚盼錚襄返某沙ぃ盟腥爍芯醯攪絲膳攏

“蓬。”

沉悶的聲響,帶砹舜蟮夭恢惶逍團喲蟮難蓿蛔襄芬蝗渫耍

而在妖獸旁邊,一株兩千五百年的靈藥,散發著濃鬱靈氣,四周,霧化的天地靈氣,像是一條條小龍,

“這個變態,實力越碓角浚胍渡保彩竊碓僥眩怯媒鰨巧繃慫陀靡淮謂鰨乖趺慈フ小!蓖旁洞Φ淖襄罰繕è不斷變幻,

“吼。”

妖獸咆哮,再次衝向了紫宸,不得不說,除了龍虎獸這個異類之外,這裡所有的東西,都要受天地規則的壓製,靈藥的藥齡,妖獸的實力,

紫宸手中捏印,極陽再次出現,一套複雜的印決,在大道至簡之後,紫宸輕鬆就可以捏出,

“轟。”

印決落下,紫宸麵前出現一股刺目的金sè光芒,彷彿天地間的極陽,帶著熾熱,衝向了妖獸,

“蓬。”

妖獸倒地,一擊就死,

“哈哈,又成功了。”紫宸大笑,前去收取靈藥,

ps:每ri五更,都是現碼,]有存稿,朋友們,我在努力,我在堅持,

你們呢,

是不是一如既往的支援雷武,

這個月很重要,我在拚,每一個包月,每一個訂閱,都是對我最大的支援,希望大家能一如既往的支援,有時,一個訂閱,一個包月,在關鍵時刻,都能讓雷武的名次更高一名,

這個月我拚了,求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