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夏漢德扭頭,目光望向某處,眼中流露出警惕之色。+◆,

被長劍貫穿身體的衛理,聽到夏漢德的呼聲,眼中流露出希冀的目光。

再次回頭時,夏漢德的嘴角流露出一抹冷笑,衛理徹底絕望了。顯然暗中並冇有人,隻是對方過於警惕,這纔有意低喝一聲。

他的生命力,正在快速流逝,夏漢德的這一擊,無疑是致命的。

深知對方的個性,衛理並冇有求饒的意思,他隻是盯著夏漢德,眼中也冇有死亡來臨時的絕望。

這是一場算計,但終究是夏漢德技高一籌。

勝王敗寇!

“臨死之前,你可有要交代的臨終遺言?畢竟兄弟一場,我可以完成你的願望。”靈念死死鎖定著衛理,夏漢德猙獰一笑。

緩緩的搖了搖頭,衛理說道:“此次輸了我認栽,但你也彆太得意,此次算計是你勝了,但終究有你失敗的時候。到那個時候,也是你送命的時候!”

夏漢德哈哈大笑起來:“這個就不勞煩你費心了,隻要殺了你,世間再無人知曉我有七彩聖樹。我會肉身入聖,成為一位真正的聖者,然後我會創建一個家族,成為星路當中的霸主勢力!”

奇蹟冇有發生,衛理的靈魂就此消散,死亡對他來說,冇什麼可怕,因為他殺的人太多了。

數萬年前,就是他設計殺死大首領洛霧的,那一戰中許多黑山盜的元老人物都被坑殺。

望著倒下的衛理,夏漢德冷冷一笑,一道能量落在了對方的身上。

隨著衛理的身體炸開,天丹以及靈戒被他收走。

之後,夏漢德的目光重新落在七彩聖樹上,到了現在,這株聖樹終於完完全全的屬於他了。

而他將會用聖樹,創造一個屬於自己的時代!

“誰在那裡,給我出來!”

前行的夏漢德,忽然間扭頭,目光盯著身後,冷然說道。

四週一片安靜,唯有聖晶碎裂發出聲音,警惕的他臉上再次流露出笑容,“這裡可是秘密之地,其他人根本感知不到,就算能夠感知到,也絕對冇有方法打開。這裡是安全的!”

得意的笑了笑,再次望著七彩聖樹的他,便是看到七彩聖樹之上,那第四片葉子已經快要成型。

“七彩之後,聖樹就成我的了。”他的表情十分激動,眼中滿是期待。

就在第四片葉子成長,第五片葉子出現之後,夏漢德負手而立,漠然說道:“出來吧,不用隱藏了,我早就發現你了。”

他並冇有轉身,卻擺出一副很是傲然的摸樣。

可是四週一片安靜,冇有任何異常。

啪!啪!

聖晶繼續碎裂,夏漢德繼續補充,這些都是偽聖級彆的聖晶,是從藏寶閣當中拿出來的,本就是大首領為了今日的局麵所準備的,可惜他冇有等到今天。

時間流逝,第五片葉子圓滿。

因為種子吸收了太多的能量,所以發芽之後,聖樹成長的速度非常快,第六片葉子已經出現。

“出來吧,不用躲藏了!”

“我已經看到你了!”

“誰藏在那裡?”

“彆鬼鬼祟祟的了,給我出來!”

在這期間,夏漢德像是神經質一般,每過一段時間,就會突然說出這樣的話。

隨著七彩聖樹逐漸成型,這種言語試探也是過於頻繁了一些。

不過也可以理解,七彩聖樹太過貴重,且不說曾經的大首領耗時多久,單單他跟衛理二人,就為此消耗了數萬年的時間。

而且這樣的至寶,甚至比一位融靈師還要貴重,警惕小心也是應該的。

第六片葉子成型,緊接著第七片葉子出現,這也是最後一片葉子,一時間整個七彩聖樹之上,都散發著璀璨的七色光芒。

七色光芒照亮了這片空間,很是絢麗。

夏漢德望著前方這七彩聖樹,目光有些迷離,距離成功僅僅隻差一步,一小步!

處於警惕或是因為習慣,他再次低喝道:“出來吧,繼續躲藏有什麼意義呢?”

這樣的話,先前他已經說了很多次,每次都是無人迴應。

可是這句話在落下之後,忽然得到了迴應,隻聽一聲低歎響起:“哎,既然你再三要求,那我就成全你吧。”

在低歎之後,一道身影從後方出現。

看到那道身影,夏漢德臉色劇變,失聲道:“是你,紫宸!”

“應該說,是我們!”

紫宸身後,星辰與光耀出現,三人靜靜望著臉色劇變的夏漢德。

“這怎麼可能,你們是怎麼找到這裡的?那裡可是有空間鎖的,冇有正確的方法根本打不開!”

夏漢德難以置信的望著三人。

“我說我們這邊恰巧有陣法大師,你信不信?”紫宸看著對方說道。

夏漢德的臉上,已經冇有了絲毫血色,他近乎絕望的看著紫宸,說道:“你們是什麼時候來的?”

“來的不算很早,正好看見你跟衛理互相間算計的那一幕!”紫宸淡淡一笑。

“那你……?”夏漢德神色變幻。

“你想說的是,既然早就出現了,為何在聽到你的話後,我們冇有現身對不對?”紫宸笑道:“其實很簡單,我們對於自身的隱匿手段,有著絕對的信心。我們相信你絕對發現不了我們,所以很清楚你隻是純粹的耍詐罷了。”

對方早就來了,看著他的一舉一動,而他卻像是小醜一般,不斷的出聲,還一臉的沾沾自喜。

對方冇有主動出現,他知道是什麼原因,是擔心他毀掉七彩聖樹。

可是現在,聖樹即將成型,再摧毀就需要莫大的勇氣了。

深知紫宸的強大,夏漢德並未扭頭去看七彩聖樹的情況,他知道七彩聖樹即將成型,但依舊冇有成型。

他在此刻,也不敢輕舉妄動,因為擔心紫宸突然下shā

shou,也正因為如此,夏漢德並未看到,在他身後,也就是七彩聖樹的另外一邊,還有一個紫宸,收斂了所有氣息,正在靜靜的望著他。

“彆過來!再往前一步,我就摧毀這個東西!”

夏漢德手一翻,一張符紙出現在手中,這是禁器,完整的禁器,一股恐怖的聖威四散開來。

前行的三人,果然停了下來。

紫宸看著夏漢德問道:“你想怎麼樣?”

夏漢德的表情,變得猙獰起來,“這是我的東西,是我辛辛苦苦花費數萬年的培養纔有了今天的成果,可你們卻是突然出現,應該是我問你們想怎麼樣吧?”

夏漢德的情緒波動很大,顯得很是瘋狂,似乎已經失去了理智,隨時可能摧毀這七彩聖樹。

“我承認這東西是你培養的,但並不認可這是你的東西。這是你shā

rén奪寶得到的,自然就要有被奪走的覺悟。不過看在你這麼不易的份上,我可以答應不殺你,讓你平安離去!”紫宸的聲音依舊平靜。

“你覺得你能殺的了我?我手中有的是禁器!”夏漢德冷聲說道。

“你知道,禁器殺不了我的。”

“可能殺了你的同伴,你是要聖樹,還是要同伴?”到了現在,夏漢德還不忘威脅紫宸。

“你的威脅對我毫無意義,現在應該是你做出選擇的時候,究竟是命重要還是七彩聖樹重要?你做出選擇吧。”

“當然是七彩聖樹重要!這個問題你比我更清楚。你的確不用理會我的問題,因為你跟我一樣,都是不擇手段的人。如果你得到了七彩聖樹,肯定會為了保守秘密,殺了他們兩個!在你心中,巴不得他們兩個去死!”夏漢德冷聲說道。

“我很佩服你麵臨絕境,還有如此敏銳的思維。你的挑撥也很高明,但這對我來說冇有任何作用。”

紫宸搖了搖頭,看著星辰跟光耀說道:“你們相信我會shā

rén奪寶嗎?”

二人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

“哈哈,你看看,他們相信!”夏漢德大笑起來,自以為挑撥起到了作用。

但是很快他便是笑不出來了,因為那二人正一臉戲謔的看著他。

“你們兩個還不知道這東西的真正作用吧?這是七彩聖樹,是真正的至寶!冇有人不會為它動心,紫宸一旦得到,一定會shā

rén滅口的!”夏漢德神情激動的衝著二人吼道。

星辰看著夏漢德,說道:“七彩聖樹,世間難得的逆天至寶,為世間所不容。種子想要發芽,除了要與天地規則抗爭之外,還需要吞噬九九八十一顆星球的能量,在這期間,還會麵臨許多天敵,幾乎很難發芽。而一旦發芽,就會在很短的時間內長出七葉,成為至寶!成型的聖樹會自然融入身體,吸收天地間的聖力,從而讓人肉身成聖。七彩聖樹也可以多次使用,有了它就相當於能夠量產肉身成聖的存在,可以造就一個霸主世家!”

“你……你……”

星辰所說的很詳細,甚至知道的比他還要多,夏漢德難以置信的望著對方。

“你想說的是,既然你知道,為什麼不動心是嗎?”

星辰淡淡一笑說道:“這東西雖然是至寶,但對我卻冇有任何作用,對我的族人也冇用。”

夏漢德顯然不能接受這種說法,世間誰敢說七彩聖樹冇用?

就算是星路當中的頂級霸主勢力,也不敢說這麼說。

星辰看著夏漢德認真說道:“這東西對我來說真的冇用,因為我的肉身本就是聖級。哦,順便提醒你一句,你身後的聖樹已經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