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宗主級出手,恐怖的氣息湧動,發出隆隆聲響,猶如雷鳴,整個蒼黎城都在劇烈震顫,廣場之上,許多修士都癱倒在地,駭然的望著這一幕,

這是三位宗主的攻擊,天下誰人能擋,

恐怖的能量落下,紫宸已經絕望了,再無生的希望,一切的恩怨,一切的不甘,都要隨著自己的死亡,煙消雲散,

他憤怒,他咆哮,他不甘心,但在無邊的壓力下,他不能言,不能動,一切的不甘咆哮,都隻能在心裡,

“嗡。”

一聲輕顫,引發虛空震動,一個防禦光罩,忽然出現在體表,金光璀璨,刺眼奪目,為紫宸擋住了外界的能量攻擊,

“轟隆隆。”

無邊的能量在肆虐,空間在爆碎,大片的漆黑裂縫出現,這是可怕的攻擊,如果落在下方,能夠毀滅半個蒼黎城,城中人口,會死去大半,

但就是這可怕的攻擊,卻無法摧毀金sè光罩,

突然出現的光罩,金光璀璨,任由這股能量衝擊,卻是紋絲不動,像是兩者隔絕了一般,已經不在同一片空間中,

廣場上,癱倒的眾人,抬頭望天,看到金sè光罩擋住毀滅能量之後,皆是無比震驚,

“真的擋住了毀滅能量。”

“天哪,這金sè光罩到底是什麼東西,竟然擋住了三位宗主級強者的一擊。”

所有人駭然,連連發出驚呼,

“好強大的防禦光罩,紫宸竟然還有如此手段,天哪,連三位宗主級的攻擊都破不了防禦。”

“這是早有預料嗎,紫宸竟然還有如此後手。”

所有的禦空,也是目瞪口呆,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突然間出現的光罩,竟然如此可怕,擋住了三位宗主級強者的攻擊,

“難道紫宸手上還有一件重寶,這件重寶可以形成天下間至強防禦,連宗主級都破不開。”

璀璨的金光,跟紫宸之前的能量很是相似,讓人心生無儘聯想,

但很快這個猜測就被打消,如果真有如此防禦光罩,紫宸之前就使用了,也就不會重傷了,

恐怖的能量,慢慢消散,被撕碎的空間,也在迅速癒合,蒼黎城停止了顫動,一切都歸位了平靜,

半空中,紫宸周身的金sè光罩,卻依舊刺眼奪目,像是一輪金sè的太陽,就是它,擋住了剛纔的可怕攻擊,像是擁有至強防禦一般,

三位宗主級強者,望著金sè光罩,瞬間sè變,冰冷的目光,向著四周掃去,

光罩當中,紫宸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也不知道為何在生命垂危之時,出現一個金sè光罩,

太極圖打出一擊之後,莫老已經沉睡,不可能是他,再說能夠抵擋三位宗主級強者的一擊,就算是甦醒的莫老,也]有這個手段,

同樣是金光燦燦,但這跟自己體內的能量,卻絕不相同,自己的金sè能量是雷,帶有毀滅氣息,

但這股金sè能量,卻不好形容,但似乎也是一種極端能量,很是銳利,

“紫宸身後有人。”

忽然,一道驚呼響起,顯得極為驚駭,

“有人,光罩當中,除了紫宸還有一人,就在紫宸身後。”又有人驚呼,顯然發現了異常,震驚不已,

之後一聲聲驚呼響起,所有人都看到了紫宸身後出現的人影,

之前他們隻是隱約看見一道金sè身影,以為是眼花,]有聲張,但是此刻,他們卻是真真切切的看到了一人,

所有人sè變,這裡除了三位禦空,竟然還有一人,顯然就是此人為紫宸擋住了一擊,

“這個地方]有白恚戳艘懷『孟罰皇橋浣翹蕹埽閌翹煜倫釵蕹艿囊話鍶恕!幣壞賴納簦斐沽蘇齬慍。榱瞬嶽璩牽

像是重擊敲打心頭一般,眾人心神皆震,在這一刻,蒼黎城所有人都聽到了這道聲音,

“宗主級,絕對是宗主級。”

所有人sè變,又是一位宗主級出現了,但好在,這一次的宗主級,似乎是站在紫宸這一方的,

金sè的光罩消失了,紫宸依舊淩空而立,像是有一團能量把他托住一樣,與此同時,一襲白影,從紫宸身後出現,

這是一個男子,如雪的白衣,一塵不染,英姿偉岸,從紫宸身後出現,一雙深邃的眼眸便是掃向三位宗主級強者,帶著濃濃的嘲諷與不屑,

這是一個憑空出現的男子,卻擁有不凡的實力,之前的金sè光罩,顯然就是出自他手,竟然擋住了宗主的攻擊,雖然不是全力,但也足以自傲,

紫宸扭頭,近距離望著這個白衣人,他很年輕,年紀應該不會超過三十,但卻擁有宗主級的實力,很不可思議,

淡淡的金光,從青年的身上散發,這金光跟剛纔的能量一樣,紫宸明白,是對方救了自己,

“你是哪淼氖蟊玻穀輝詘抵型迪!被共壞茸襄繁澩鋦屑ぶ椋陀幸壞覽淠納糲炱穡

武宗吳若山,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年輕男子,周身散發一股冷意,

在這一刻,南部地域,所有的大勢力,都是望著白衣男子,但是他們卻震驚的發現,這不是熟人,

這是一個生麵孔,不是七大城三大派的人,

“鼠輩,敢在暗中出手,你好大的膽子。”蒼家強者也是冷喝,眼中有了寒光,

之前三人的攻擊,並不強大,並不代表本身戰力,所以他們根本不懼這個年輕男子,

“鼠輩,嗬嗬,好美妙的稱呼,不錯。”年輕男子淡笑,聲音傳遍了整個蒼黎城,他不屑的掃了一眼兩人,道:“我在暗中出手,是鼠輩,那你們屢次不遵守諾言,又以大欺小,堂堂丹元境竟然對真氣境的小傢夥出手,又是什麼呢。”

年輕男子譏笑,“這應該叫無恥,還是應該叫不要臉呢。”

一語落下,眾人嘩然,

這年輕男子,果然霸氣,一砭退蕩笫屏Σ灰常

“放肆,你是哪裡淼納⑿蓿穀桓以誆嶽璩僑鮃啊!崩杓儀空弑齲徊嬌緋觶還殺┡暗鈉⒂肯鄭倘háo水一般,向著白衣男子衝去,

白衣男子,身姿偉岸,他往那一站,像是天地間的唯一,頭頂天腳踏地,恐怖的能量,還不等到達他的麵前,便是無聲無息的消散,

“蒼黎城,是專門出不要臉的人嗎。”白衣男子表情不變,依舊有著淡淡的譏諷,

神秘的白衣男子,強大的實力,一出現,就表現出強勢的一麵,硬生生的說幾大勢力不要臉,

“虧你們還是一方強者,竟然如此對待一個小傢夥,除了不斷壓迫之外,還屢次失言,果真是無恥之極,如果你們還有臉的話,我相信,你們的臉皮,比這裡的城牆還厚。”

白衣男子很不客氣,聲動蒼黎城,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更是有無數人在關注這裡,

所有人駭然,竟然有人敢在蒼黎城,怒罵蒼黎兩家,

“混賬,你是什麼東西,敢在蒼黎城撒野,你把這裡當什麼了,當成自家的後花園了嗎。”就在此時,一聲爆喝響起,這是黎家的一位禦空,之前被狼牙棒擊傷,躲在遠處,

此刻看到自家宗主強者,臉sè難看,便是直接開口,

白衣男子望向了對方,嘴角有了一抹淡笑,輕聲道:“你是黎家之人吧。”

“不錯,這是就是我們黎家的勢力範圍。”黎家強者傲然道,

“很不錯。”望著對方,白衣男子點頭,“有點狐假虎威狗仗人勢的意思。”

“你。”一臉洋洋得意的黎家禦空,臉sè瞬間大變,

但是還不等他話說完,便是被白衣男子打斷,“狐假虎威狗仗人勢,仗著大勢力,言而無信,不惜拿出家族臉麵淼1#讕墒а裕扯疾灰耍閼庋娜嘶鈐謔郎希褂幸饉悸穡庵植灰車男形蛑筆嵌蘊糊浯舐劍行奘康奈耆琛!

白衣男子顯得很激動,隨著話音落下,便是向著黎家禦空點出一指,

金sè的光芒閃動,像是一道金sè閃電,直接向著黎家禦空衝去,

]有能量流轉,]有任何氣息湧動,隻是一道金光而已,

“啵。”

但這道金光,卻是洞穿了黎家強者的眉心,斬滅了對方的靈念,後者眼睛一黑,淩空栽倒,

“蓬。”

屍體砸在了廣場上,濺起不少煙塵,

一位強勢的黎家禦空,竟然被一指點死了,

“這。”

“一指點死了一位禦空。”

“這也太可怕了,這白衣男子到底什麼砝穀灰恢竿返闥懶艘晃揮眨沂竊誆嶽璩牽闥懶死杓矣鍘!

人群中傳出一聲聲驚呼,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望著空中,望著那偉岸的白衣身影,

這纔出現多久,隻是說了幾句話的工夫,罵大勢力不要臉,緊接著就出手,點死了一人,

乾淨利索,囂張霸氣,

紫宸也傻眼了,這個陌生的強者,強勢的也太一塌糊塗了,

“混賬,你敢在蒼黎城動手。”就在此時,黎家宗主級才反應過恚淮笈

“蒼黎城,專門出無恥之輩的地方,難道很大嗎。”一指滅了一位禦空,白衣男子顯得很淡定,嘴角的譏笑依舊存在,

隻是一句話,問的所有人無言,

蒼黎城不大嗎,

南部地域,七大城三大派之一,

ps:好可怕的一章,最起碼刪了五次,才寫出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