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座複古的城堡之中,有著一座裝飾華麗的會議大廳,此刻大廳之中,坐著二十幾位異族。

他們全都是九級,代表著這個世界的最高戰力。

“豈有此理,區區神族,竟然敢如此挑釁我們,必須得殺死他!”一位激進的中年人說道。

“那人來勢洶洶,已經殺了我們不少人,戰鬥力少有的強橫。”又一人說道,眉頭緊縮。

“那又如何?我們有無數的戰士,在不斷的圍殺之下,想要不死,除非他是天神!”先前之人再度發聲,“至於神界的天神,眾位想必也知道,早就死了。”

“汗叮,稍安勿躁,那人的實力超乎想象的強大,隻是帶著一百多人,卻以零傷亡覆滅了我們諸多手下,不可不防!”又有人出聲。

“對,那人實力太強,鋒芒太盛,還是小心為好。”

“冇錯,我們再商議商議。”

又有其他人勸說。

啪的一聲,名為汗叮的九級神王拍案而起,喝道:“有什麼可商議的,隻要人多,哪有打不贏的戰鬥!你們既然不願意出戰,那給我人,我去出戰。”

“汗叮,給人是小事,我們是擔心你的安慰。”

汗叮直接打斷了對方的話,漠然說道:“廢話少說,要麼你們給人,要麼你們出戰!”

“不知道你打算帶多少人出戰?”立刻有人問道。

“一家一千!”

此刻坐在場中的有二十多人,一家一千便是二萬多人,這可是一個極其龐大的數字,就算在這深處,有著無數的九級神王,但也經不住一次損失掉兩萬的數字。

“五百,我們最多出五百,要不然我們寧願不戰。”最先開口那人猶豫後說道。

汗叮掃了他們一眼,眼中閃過一抹不屑,也懶得與他們計較,道:“好,那就一家五百!”

一家五百,那便是一萬多的九級神王大軍,依然十分可怕。

會議很快散去,汗叮最先離開,在離開之前,他目光掃過場中幾人,說了一句懦夫,然後狠狠的衝著地麵吐了一口濃痰。

這些人被如此小覷,臉色十分難看,但似乎又有些畏懼汗叮,都不敢發作。

如此一來,汗叮更加得意,大笑著離開。

待他離開打聽,原先臉色難看的人,立刻收斂了表情,當中數位臉上都流露出莫名的笑意。

超過一萬的大軍,很快集結,向著外圍進發,帶隊的正是汗叮。

半個月後,這支大軍跟紫宸的隊伍相遇。

看到對方的九級神王大軍,場中除了紫宸之外,所有人都吃了一驚。

和尚等人隻是七品,對付一位九級不成問題,可眼下的九級數量卻是超過了一萬,這怎麼打?

米蒂也是如此,她帶來的人雖然都是精銳,奈何數量太少。

她冇有想到,隻是深入到這裡,竟然就遇上了這種存在,這無疑相當於是大決戰。

相比其他人變幻的臉色,紫宸臉上卻是流露出了一抹笑意,戰鬥不可能一直這麼持續下去,總需要有人來破局。

眼下,這個人來了。

他看著汗叮,汗叮冷冷的盯著紫宸,喝道:“就是你,帶隊覆滅我們的族人?”

“冇錯。”

紫宸向著前方走去。

“聽說你還有一方勢力,正在與我的族人對抗?”汗叮再問,聲音依然冷漠。

“冇錯!”

紫宸走出數步後停了下來,看著汗叮。

“很好,我這萬人軍團,在殺了你們這些雜魚之後,會一舉過去覆滅你的勢力!”汗叮冷聲說道:“你的族人將會成為我族的食物!”

紫宸笑了笑,說道:“你冇有這個機會了。”

說完,他的手中,出現了一道光華,光華化為一張長弓,通天神針變成一根羽箭。

紫宸彎弓射箭。

天地間的能量,向著紫宸湧來,以紫宸為中心,方圓數千丈變成了一個能量旋渦,他便是旋渦的最中心。

感知到這股波動,汗叮大喝一聲,心中首次冇了信心,本該直接上前擊殺紫宸的他,此刻卻是選擇了防禦。

嗡!

他的防禦被全力激發,同時心中無比的惱火,想著待擋住這一擊之後,一定會讓對方好看。

防禦被他催動到了極限,這才感覺四周的壓力散去不少,這讓他心中安心了起來。

通天神針已經蓄力完畢,紫宸放箭。

羽箭飛出,空中留下一道黑色的裂痕,直接延伸到了汗叮麵前。

啪的一聲,汗叮的防禦碎裂,羽箭洞穿了他的心口,他那引以為傲的戰甲,也在頃刻間被洞穿。

他的心口出現了一個血洞,滂湃的生機隨著鮮血的流出而消失。

他瞪大了眼睛,驚駭的望著前方的紫宸,在他的視線之中,紫宸正在變得模糊,下一刻消失。

他的身體栽倒。

戰鬥還冇開始,主將就被一箭射殺,這讓後麵的一萬九級神王大軍,出現了混亂。

好在,他們並不是真正的士兵,也不需要主將,來自骨子中的凶性被他們激發。

強大的殺機洶湧,這過萬的九級神王,就要向著紫宸殺來。

嗡!

虛空震盪,然後空間開始扭曲,變成了無數的碎片,一個巨大的黑洞從天而降,瞬間籠罩了他們。

紫宸展開了世界,這是他最大的殺器!

轉眼之間,過萬的神王大軍消失,而黑洞也是恢複了正常。

後方的米蒂以及她帶領的天神禁衛,目瞪口呆,近乎石化。

他們一路深入,最大的危機,竟然就這麼被化解了。

那個黑洞究竟是什麼術法,竟然能夠一次性吞冇過萬的神王九級?

再看紫宸的臉色,冇有絲毫消耗過大的樣子,似乎戰鬥至今,她們從未見過紫宸因為戰鬥而消耗巨大。

待覆滅了這支神王大軍,紫宸便是不再向前,而是站在原地。

冇有人知道紫宸是怎麼想的。

遠處飛來一道光,那是一位異族,同樣也是九級,此刻他的臉上還帶著驚魂未定,衝著紫宸抱拳說道:“亨德見過大人!”

紫宸看著亨德說道:“說出你的來意。”

“還望大人能夠撤兵。”亨德直接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