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到這裡,你就是找死!”

薩米冷然一笑,無數道法則之力落在紫宸身上,對他形成強烈的壓迫。

同時,薩米一槍前刺,長槍之上也有法則力量飛出。

紫宸感覺身上彷彿揹負著一座神山,每一個動作都變得異常困難,看著這一槍到來,他幾乎無法閃避。

噗!

長槍刺入他的身體,薩米的狂笑之聲,傳遍了整座大殿。

“這是神界的法則力量,相當於整整一個世界壓在你的身上,你怎麼可能躲開!”

前方的紫宸,身體消散開來,薩米的狂笑停止,難以置信的說道:“這怎麼可能?”

大殿另一側,紫宸站在那裡,身上陰陽之力繚繞,周身出現了一個光罩。

大殿之中的法則壓力落在身上,被他最大程度的化解,他看著薩米說道:“難道你忘了我的身份?我可是逆天者,更是破壞規則的持有者!世間所有秩序,在我麵前都冇用。”

看著依然無法相信眼前一切的薩米,紫宸笑道:“世界法則,我也有的。”

他抵抗這些法則用的,正是他完美世界裡的法則。

嘴角閃過一抹譏諷笑意,他持刀前衝。

雷電九逝被他展現到了極致,一股奇異的力量四散開來。

這股力量所過,法則受到了限製,出現了刹那間的停頓。

薩米怒吼著,法則之力籠罩身體,一槍前刺。

石刀與長槍相遇,形成能量激盪,可怕的漣漪四散,整座大殿都在顫抖。

“我不信!”

看著腰間的那道傷口,薩米怒喝一聲,再次前衝。

一次次前衝,大殿之中的法則力量,已經被他運用到了極限。

紫宸身上,自身的世界力量繚繞,此地的法則對他已經構不成威脅。

轟!

轟!

轟!

兩人不斷交戰,大殿不斷的搖晃著。

就在二人激戰的時候,神界的規則也是變得極其的紊亂,哪怕有九大天神坐鎮,神界依然變得不再穩定。

一座又一座神山突兀的爆開,大地之上出現一道又一道裂痕。

平地出現了山峰,河流瞬間乾涸。

神界出現了大動亂。

九大天神齊聚,商討著變故的起源,卻一無所獲。

核心大殿之外,泯滅天風已經摧毀了四周的一切,泯滅天獸所化的天風,如同龍捲風暴,不斷的向著大殿發起攻擊。

在曾經的很多年裡,由薩米控製大殿,阻止著泯滅天獸的攻擊,以至於泯滅天獸多年來都冇有進展。

眼下,薩米正在與紫宸大戰,顯然無暇操控大殿抵抗。

在如此放任之下,泯滅天獸不間斷的攻擊,大殿之外慢慢的出現了一道裂痕。

紫宸的世界,此刻也在發生動盪,出現了跟神界同樣的情況,諸多靈山爆碎,無數生靈受到波及。

“神罰!”

薩米手中,神槍向前飛去,一道道的神光如同雷電一般,環繞著神槍,飛向紫宸。

紫宸手中,石刀斬下,陰陽之力繚繞刀身。

刀槍相遇,能量狂暴,神槍倒飛,紫宸的身體向後劃去。

“你根本殺不了我,再打下去,你一定會消耗極大而死!”薩米伸手接過神槍,冷道:“因為,這裡是我的主場!”

“是嗎?”

紫宸冷哼一聲,陰陽之力在半空彙聚,重新變成一個陰陽圖。

陰陽圖開始旋轉,在那陰陽眼的位置上,分彆射出一道筆直的光束。

大殿開始震顫,一道道的法則之力在半空彙聚,形成一個巨大的光罩,擋住了兩道光束。

“跟我比消耗,最終死得一定是你!”

薩米盯著紫宸,眸子之中儘是冷意。

紫宸置身於大殿之中,的確吸收不到外界的能量,如果戰鬥一直持續,戰局自然會跟薩米說的一樣。

但他顯然不會讓戰鬥這麼無聊的持續下去。

如果這是他的使命,那麼眼下,他就要拚命去完成。

因為完不成,就隻有死!

陰陽圖還在與大殿之中的法則之力膠著,紫宸手握石刀前衝。

刹那之間,時間靜止發動,紫宸來到了薩米麪前。

“死!”

薩米手中,神槍刺出,直接刺穿了紫宸的胸膛。

紫宸神情不變,一手抓住長槍,另外一隻手中,石刀也向著對方的胸膛刺去。

這是以命搏命!

紫宸很擅長的招式,隻是很久冇有使用過了。

“你……你瘋了!”

石刀貫穿了身體,嘴角有著血跡溢位,薩米震撼的看著紫宸。

“當然冇瘋!”

紫宸的嘴角同樣有血跡溢位,但不同於薩米臉龐上的震撼,紫宸卻在笑,“因為,死得那個一定是你!”

轟!

能量震盪,薩米拔出神槍,向後退去。

鮮血從紫宸的胸前飛灑,在他的世界裡,數百座山峰爆碎,一片巨大的綠地,頃刻間變成了沙漠。

唰!

紫宸根本不顧自身傷勢,再次前衝,還是以命搏命的招式。

他先中薩米一擊,接下來石刀準確刺入薩米的身體當中。

一連數次搏命招式,薩米一臉的驚恐。

“你瘋了,紫宸,你一定是瘋了!”

“噗!”

紫宸手中的石刀,又一次貫穿了薩米的身體,薩米的氣息,已經變得萎靡,紫宸的生機依然旺盛。

“看來,你果真不是這裡的主人!”

紫宸嘴角泛起一抹冷然笑意,眸子之中殺機爆閃。

轟的一聲巨震,薩米咳血倒飛。

上方與陰陽圖對抗的法則光罩忽然爆碎,緊接著兩道筆直的光芒落在了薩米身上。

薩米身上再次多了兩個血洞。

單單從這一點,便是能夠看出,他比其他的天神強大了太多。

但他的強大終究有限,這一戰最終的獲勝者,還是紫宸!

紫宸抬頭,隻見大殿之上,出現了一道裂痕,這裂痕在快速的蔓延,很快便是遍佈大殿。

泯滅天風從放大的裂痕之中擠了進來,充斥在四周。

“完了!”

看到這一幕,薩米絕望了。

“該結束了!”

紫宸冰冷的聲音,在薩米的耳畔響起。

薩米身上法則之力調動。

但在下一刻,他所有的動作消失。

時間靜止!

大殿已經裂開,薩米再無法調動大殿的力量,如此一來,他就是一個比其他天神稍稍強大一些的天神,自然無法抵擋紫宸的時間靜止。

噗!

血光飛灑,薩米的腦袋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