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色靈樹完全由三種不同的力量交彙而成,非常的醒目,涇渭分明。

可結出的三色靈果,卻像是三種力量融為一體一樣,看起來十分的好看。

紫宸的目光,落在三色靈果之上,再也移不開了。

那關乎他是否能夠成為聖靈。

而在另外一邊,魔族首領的瞳孔一縮,眼中瞬間流露出了一抹瘋狂之色。

他的氣息出現波動,變得紊亂。

嗡!

就在這時,天空震顫,一個漆黑的法陣出現。

法陣之上,流轉著純粹的幽冥之力,同時一股恐怖的威壓,從上方席捲而來。

這股威壓,驚醒了紫宸,他猛然回頭,盯著魔族首領,眼中厲芒閃動。

“果然異變之後,有了異常情況!”

魔族首領再次歎息一聲,眼中的不甘散去,周身湧動的氣息也是漸漸斂去。

他知道,就算自己在這一刻,動用所有手段,也絕對不可能是紫宸的對手。

而且天空中那個漆黑的靈陣,也讓他感受到了強烈的危險,似乎那個靈陣專門剋製魔族一樣。

紫宸視線再次望著前方,這才注意到,在不遠處,還有一物靜靜漂浮著。

那是一個三色光球,看起來像是一個巨大的三色靈果,釋放著淡淡的光芒。

光芒並不亮,更像是內斂。

“那是什麼?”紫宸問道。

魔族首領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但肯定是好東西。據說在神靈戰場之上,擁有著很多的秘密,這些秘密是三族至今都不曾破解的。這是曆史上首次記載的異變,自然是神靈戰場上的某個秘密展現出來了。”

紫宸的靈念延伸而出,落在了那三色光球之上,他從中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隱隱之間,他彷彿聽到了心跳聲,似乎光球當中,擁有著某種生命的波動。

紫宸走上前去,來到三色光球麵前,然後伸出手掌,靜靜的感知。

光球開始輕輕震顫,似乎是在呼應。

在紫宸的感知中,彷彿這光球當中,有著三色能量在流轉,如同先前他突破時,在這個世界彙聚的力量一樣。

一道雷光閃過,紫宸把這個光球收了起來。

緊接著,紫宸走向旁邊的三界靈果,靈果散發著三色光芒,象征著神魔靈三種能量。

不過此時,這三種能量已經融為一體,使得它成為了一顆可以對神魔靈三族都有用的靈果。

紫宸伸手摘走了靈果。

而在靈果被摘走的那一刻,小小的三色靈樹,則是重新化為能量,消散在天地之間。

似乎預示著,這三種能量,無法長久共存。

紫宸拿著三色靈果,回頭看著魔族首領,問道:“這個東西要怎麼用?”

成為聖靈的機緣就在眼前,奈何這竟然不是自己的。

這種看到卻得不到的痛苦感覺,魔族首領親身的感受著。

“找一個地方,耐心煉化,就能突破。”

魔族首領說道:“或者說,直接吞噬了它,然後讓它停留在身體當中,慢慢幫助身體蛻變,一樣可以成長,隻是這個速度會慢些。”

聽到魔族首領所說,紫宸毫不猶豫的吞下。

三界靈果直接從口中融化,化為一股三界共存之力,進入了體內,然後通過經脈又進入了丹田之中。

進入丹田之後,它重新變成一顆三界靈果,懸浮在丹田裡,圍繞著丹田的雷霆能量旋轉,釋放出一股微弱的三色之力。

丹田能量吸收了這股三色之力,迅速把它轉化成雷霆之力,然後緩慢增長。

雖然早就猜到紫宸會這麼做,可是看到對方一口吞下,魔族首領依然感到十分的遺憾。

此地已經再無機緣,這一行也是到達了終點,不管是紫宸還是魔族首領,此刻都該離開了。

紫宸看著魔族首領說道:“你們的魔刀既然能夠自主飛回,相信應該還有其他秘密吧?說來聽聽?”

魔族首領苦笑道:“是不是不說,就要殺了我?”

紫宸說道:“那倒未必,你不說我會去找其他人詢問。”

“魔刀可以融合,融合的數量越多,魔刀的品級也就越高,戰力也就越強。”魔族首領說道。

“就這麼簡單?”紫宸問道。

魔族首領說道:“簡單?你嘗試一下就知道了,在魔族之中,冇有幾個能有融合魔刀的力量。”

紫宸拿出一把魔刀,開始注入自身的力量。

無數道的雷光

進入了魔刀之中,隻見魔刀的表麵,完全被雷霆之光充斥。

魔族首領繼續說道:“想要煉化魔刀,隻需要強大的力量即可,各個陣營都無所謂。神魔靈三族的兵器,幾乎都是一樣的,你得到的神杖也是如此。不過很可惜,你冇有殺了蘭登,他身上有一個更好的,算是主杖。”

紫宸抓著魔刀的手,開始輕微顫抖,同時完整的魔骨手掌也被激發,顯然正在煉化認主。

他回頭說道:“這麼說來,你身上還有一把主魔刀?”

魔族首領笑道:“魔族隻有七魔刀,七刀聯手,聖靈可退。”

說完,他的表情則是變得苦澀起來。

這樣的七魔刀,竟然讓他一一弄丟了。

此次,他實在是大意了。

雷光閃耀的魔刀之上,忽然間傳出一股吞噬的力量,隻見當中的雷霆之力,瘋狂的進入了魔刀之中,像是泥牛入海一樣,消失無蹤。

魔族首領神情微變,這已經是認主的第一階段了。

在魔族,魔刀認主十分關鍵,需要尋找很久才能找到合適的人。

而這一步,同樣也蘊含著某種危險。

紫宸感覺自己體內的雷霆之力,正在源源不斷的進入魔刀之中,而此時的魔刀,更像是一個無底洞,似乎永遠也填充不滿。

好在紫宸剛剛破境,再加上丹田之中的雷霆之力本就極不尋常,此刻倒也不會太過擔心能量消耗。

他可不相信,這種消耗,還能比馭雷術一次消耗的大。

事實證明,紫宸的猜測是正確的,在消耗到達某個階段之後,便是停了下來。

嗡!

魔刀震顫,不再吞噬雷力,道道魔光繚繞,反而籠罩了紫宸的手臂。

此時在紫宸的感知中,魔刀與完整手骨,彷彿融為了一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