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出那片奇異空間,紫宸出現在二樓,順著樓梯走下。

下方傳來了老頭破口大罵的聲音,一位升靈中境在女修的帶領下,狼狽的逃離。

紫宸走了下來。

老頭還意猶未儘,不過在看到紫宸之後,眼睛則是一亮,“成功了?”

紫宸點頭。

老頭笑道:“才幾年而已,你確定擁有了麵對聖靈時的自保力量?”

紫宸回想著先前七魔刀融合的那一刻,感受到的強大氣息,說道:“或許,還不止這些力量。”

老頭的眼睛立刻一亮,說道:“如此一來,我就放心了,這些年孟域為了找到你,可是下了不少的血本。”

紫宸說道:“人情一還,我就要去雷域了,說說你要我辦的事情。”

老頭說道:“先不著急,現在外麵都傳言,你得到了三界靈果,為什麼不先突破到聖靈呢?”

紫宸看著老頭,“這個傳言你也信?”

老頭笑了笑說道:“要是彆人,自然不相信,可如果是一位傳說中的極限,老頭我自然是相信的。”

紫宸意味深長的笑了笑,“看來你的情報來源,還挺多的。”

“一般,一般,等你與我接觸的時間長了,就知道一般的情報,我們都能夠得到。”

還想說些什麼的紫宸,臉色忽然變了變,說道:“那行,等我突破再說,不過到那個時候,你未必能找到我。”

老頭自信的說道:“隻要你還在聖靈界,我們就能找到你!”

紫宸向著門外走去。

老頭看著紫宸如此大搖大擺的前行,臉色不禁變了變,說道:“你這是自信,還是自大?”

紫宸冇有變幻容貌,這麼走出去,必然會被人給認出來。

到那個時候,孟域強者自然會出現。

紫宸頭也不回的說道:“兩者都有!”

此時他的臉上,帶著笑意。

那是一種意外又開心的笑容,且是真誠的,發自內心的。

離開升靈技的商鋪,紫宸進了一家酒樓,然後直接走上二樓的位置。

在靠近窗戶的位置上,正有一人在喝酒。

紫宸看著那人,臉上的笑容,變得激動了起來。

那人回過頭來,看著紫宸淡淡一笑,說道:“你該不會要激動的流淚吧?”

紫宸立刻上前,說道:“我倒是想,不過咱倆的關係,貌似還冇到那一步吧?”

杯中酒一飲而儘,對方說道:“既然如此,為何要拿我當大旗?”

紫宸端起酒壺,給自己倒了一杯,道:“這是何意?”

對方說道:“我都來很久了,你說呢?”

紫宸立刻轉移了話題,說道:“你不是去魔獄了嗎?”

能讓紫宸如此興奮與激動,來人自然是熟人,而且還不是一般的熟人。

是生命之星真正的主人……雷天時!

雷天時說道:“那裡很無趣,所以就來聖靈界了,順便也過來看看你,有冇有後悔?”

紫宸當初隻拿走了一個天武大陸,來到聖靈界之後,便是接連破境,收穫極大。

而雷天時當初得到的,可比紫宸多了太多。

那麼雷天時來到這個世界,又得是什麼境界?

紫宸說道:“後悔是有一些的,不過更多的還是感激。”

雷天時笑了笑,說道:“聽說你在孟域受了一些委屈,要不要去找回場子來?”

紫宸看著雷天時,“人家孟域的聖靈,可是四星,你能對抗?”

雷天時說道:“這麼試探,可就冇有意思了。我可是真的好意,要是你現在不找回場子,到時候可冇機會了。”

紫宸不解的問道:“什麼意思?”

雷天時輕輕敲擊著桌麵,說道:“一旦等你突破到聖靈,聖影天的人一定會讓你去辦一件事情的,說不定還要離開聖靈界,你說你還有機會找孟域找回場子嗎?”

“聖影天是誰?”紫宸更加疑惑。

“一個自稱是聖靈界最有門道的宗派,存在了很多年,像是地底的老鼠一樣,以各種方法隱匿,見不得光。”

雷天時說道:“你先前來的地方,就是聖影天的一個駐地。”

紫宸微微皺眉。

雷天時又道:“知道為什麼叫聖影天嗎?聖是聖靈界的那個聖,影則是無處不在的意思,至於天,則是天地間的那個天。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他們自認在聖靈界無處不在,堪稱能比肩聖靈界的天!”

先前的老頭,並冇有告訴紫宸,要讓他乾什麼,於是紫宸問道:“你知道他們要讓我乾什麼?”

雷天時不禁嗤笑道:“要是換了彆人,我還真不清楚。不過……”

雷天時上下打量著紫宸,“不過換了你,我倒是能夠猜出來。”

“他們需要我去乾什麼?”紫宸追問。

“有極大的可能,是去封印一個魔族。”雷天時說道。

“封印魔族,為什麼?”

這一次雷天時倒是冇有立刻回答,他皺了皺眉頭,說道:“這是他們的秘密,我不清楚。但私下裡流傳著一條訊息,說與神魔有關。”

“神魔?”

紫宸一怔,說道:“神族與魔族嗎?”

雷天時搖頭,“不,就是神魔!一種奇特的強大存在,據說是神族與魔族的結合體。”

紫宸說道:“神族與魔族的結合體,也就是說可以動用神魔之力?”

雷天時點了點頭,道:“聖影天的門路的確多,掌握著許許多多的訊息,而且也做著諸多的實驗,其中就有一種,據說想要融合神魔靈三種力量。”

紫宸的臉色微微一變。

雷天時不禁嗤笑道:“不過這簡直是癡人說夢,如果神魔靈三種力量能夠相融,還用得著他們研究?簡直是可笑!”

紫宸想到了自己當初得到的那個三色光球,說道:“那可未必!’

雷天時看著紫宸,道:“你有不同意見?”

還不等紫宸迴應,酒樓之中忽然變得安靜起來。

一股強大的壓力,席捲了這裡,在這股壓力之下,不管是食客還是那些服務人員,臉色都是隨之大變。

在這股壓力出現之時,雷天時看了紫宸一眼,說道:“你有機緣上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