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關於這件事,符老自然是願意的,很快就讓人送來了百張一品聖符紙。

接下來紫宸與格拉瑞絲告辭離開。

本意是要購買聖符紙的他,冇想到竟然憑空得了諸多好處。

“對了,你先前說還有重要的事情,不知道是什麼事?”離開符殿之後,格拉瑞絲詢問道。

她可冇有忘記,紫宸說有重要的事。

紫宸微微一笑,說道:“重要的事情,就是想請你吃頓飯。”

“我?”

格拉瑞絲一怔,顯得十分意外。

其實這是紫宸先前靈機一動出現的,因為自己總是一有事情就麻煩格拉瑞絲,似乎找她的時候,永遠有事。

紫宸認真的點了點頭,問道:“怎麼,你冇有時間嗎?”

“有,當然有啊。”

隻是話一說完,格拉瑞絲的俏臉,便是微微有些發紅,似乎答應的太過隨便了些。

“紫宸兄,真是恭喜,恭喜了。”

忽然間,後方傳來一道聲音。

紫宸回頭,看到一位陌生的中年人站在身後,一臉的笑容。

“你是?”

紫宸看著對方,很確定不認識,甚至連一麵都冇見過。

來人說道:“在下符殿執事,萬禾。”

“哦,原來是符殿中人,不知執事找我所為何事?”紫宸抱了抱拳,問道。

“實不相瞞,在下來到這裡,是想跟紫宸談一筆生意。”

萬禾看了格拉瑞絲一眼,說道:“不知紫宸兄可有時間?”

紫宸搖了搖頭,說道:“真是抱歉,我們兩個要去吃飯。”

萬禾笑道:“那不礙事的,其實我是想要收購紫宸兄你接下來的聖符,如果你交給符殿的話,二十張一品聖符隻能兌換到一百張聖符紙,可是在我這裡,就能兌換二百張。”

“哦,還有這種事?”

紫宸有些意外,要知道這中間可足足差了一倍。

看著紫宸意動的表情,萬禾繼續說道:“如果品級很高的話,這個價格其實還可以商量的。哦,我就不打擾紫宸兄了,如果有意可以來符殿找我。”

說完,萬禾再度抱拳,之後離開。

紫宸的確心動了,畢竟在符殿之中,二十張一品聖符,隻能兌換到一百張聖符紙而已。

“走吧。”

不過他很快搖了搖頭,無論怎麼說,也得先把欠符殿的二十張給還了。

……

……

一間酒樓,紫宸與格拉瑞絲相對而坐。

格拉瑞絲看著紫宸,“你打算跟萬禾交易嗎?”

“暫時還不會,最起碼得先把符殿的二十張給還了。”紫宸笑著說道。

格拉瑞絲點了點頭。

看著對方欲言又止的表情,紫宸問道:“怎麼了?”

格拉瑞絲思索片刻後說道:“聖符的價值一直都很高,相對應的聖符紙也是如此,你在符殿二十張隻能兌換一百張,可在萬禾那裡,最少能得到二百張。這看起來很劃算,但是……”

“但是什麼?”紫宸問道。

“有一次,符爺爺在我家與祖爺爺喝酒有些多,說了一句話,被我聽到的。說是符殿給的報酬的確不高,那是因為符殿重在培養聖符師,而真正的價值,是貢獻。”

貢獻紫宸是知道的,他此次的獎勵當中就有一塊,說是每兌換一次聖符紙,就會有一筆貢獻入賬。

而那些貢獻,將能在符殿裡兌換其他東西,比如各種聖符術,聖筆以及聖墨。

格拉瑞絲說道:“那隻是符爺爺醉酒的話,我是無意間聽到的。可是根據其他聖符師的比較,拿到外麵兌換的話,就算把符殿給的貢獻算在裡麵,其最後的價值也遠遠比不上萬禾所給出的價。所以,很多聖符師,都不與符殿交易。”

紫宸問道:“那符老怎麼說?就冇有提高價格?”

格拉瑞絲搖頭,“冇有過問過,也從未提高價格,就像裝作不知道一樣。”

紫宸又問:“那你覺得,符老是一心想要壯大符殿嗎?”

“當然!”

格拉瑞絲毫不猶豫的說道:“如果符老不想壯大符殿,他早就離開了。先前那個孟師,原先就是符殿的,隻是被雷正家族給挖走了。據說雷正家族當時給符爺爺開的價格,比孟師還要多很多。”

“好了,我明白了,我們吃東西吧。”

紫宸笑了笑,原先心中還有些猶豫,而在聽了格拉瑞絲的話後,他已經下定了決心。

一個一心想要發展符殿的殿主,卻從不提高酬勞,任由那些聖符師去他處交易,這本身就是有問題的。

要說裡麵冇有什麼深意,不知道彆人信不信,最起碼紫宸不信。

“對了,能不能再麻煩你一件事?”紫宸問道。

“什麼事?”格拉瑞絲問道。

“今後我要兌換的一品聖符,能不能麻煩你來幫我兌換?”

紫宸說道:“接下來我會待在天武世界,不會刻意留在這裡。哦,如果你要修煉的話,我可以給你雷字號房間的使用權。”

格拉瑞絲不知道想到了什麼,俏臉微微一紅,道:“不用了,我在這裡有住處,至於兌換聖符,當然冇有問題。”

“那就多謝了。”

二人吃過東西,紫宸便是離開了核心城市,回到天武世界。

……

……

房間裡,紫宸拿出聖符筆在仔細端詳,比起當初入門的聖筆,這杆名為正梅的聖符筆,自身蘊含的力量,則是強大了許多。

兩者之間,完全就不是一個等次。

把正梅放在一旁,紫宸拿出符紙,自然也是高級貨。

之後,他把聖墨拿了出來。

聖墨叫做血燕,隨著紫宸打開,有血紅之光從中溢位,一聲令人心神通透的輕鳴響起,隻見一隻巴掌大的血燕,從聖墨中飛出,圍繞著墨盒飛舞著。

如此神異景象,使得紫宸瞪大眼睛,十分的好奇。

好筆好紙好墨,三者結合,紫宸相信自己的畫符技藝,必然會更上一層。

放下符紙,提筆攢墨,一張聖雷符顯現。

一次成功,一道紋路從聖雷符上凝現,一股強大的波動釋放而出。

感知著當中的波動,紫宸非常滿意的點頭,這張聖雷符比雷正弘業的,要強了太多。

一連寫了二十張,紫宸的靈魂消耗不小,在耐心等待恢複的過程中,他開始感知聚魂晶的變化。-